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娘娘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撒在这个小村庄的时候,小道士站在院子里按照老道士给他的《山拳》里的站桩方式,两脚开步同肩宽,两膝微曲,两臂曲抱于腹前,双手相离半尺,十指相对,眼视前方略低一点,两耳听正后方略高一点,百会虚虚向上领起,从头顶始,逐一放松周身,直至双膝、双脚踝,而双脚稳稳地踩在地上。

小道士只是按照上面的方式站了小半个时辰,就有些坚持不住,双臂胀痛,双腿难以支撑,哪里能放松周身,至于领会虚领顶劲、沉肩坠肘、含胸拔背、松腰敛臀……立身中正、心静体松的感觉更是无从谈起。

到了最后,小道士站的摇摇晃晃,额头上都布满了汗珠,牛二从田里回来,推门看见小道士摇摇晃晃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走到小道士身旁。

拍着小道士的背说到:“小道士,你这是干啥呢。”

这一拍,小道士终于坚持不住了,一下子载到在地上,这可把一旁的牛二吓到了,牛二心里想到:“原来听说那些武林高手在修炼武功的时候,最怕被人打扰,一下子就会走火入魔,不是死了,就是疯了,这小道士也是一个武林高手?”

牛二连忙把小道士扶了起来,连忙问到:“小道士,你没事吧!”

小道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擦着额头上的汗,笑道:“没事。”

牛二看着小道士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其他什么都没有,不像别人说的那种走火入魔的那种,也舒了一口气。

笑道:“小道士,你一大早站在院子里摇来摇去的是在干什么啊!”

小道士则是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到:“师父叫我每天站一个时辰的桩,我站了小半个时辰就不行了,就成了刚才那个样子。”

牛二笑着拍了拍小道士说到:“你们道士不是待在道观里每天帮人看相解签的吗?”

小道士想解释什么,但想到似乎在刘员外那夜之前,那个小道观就是牛二口中的那样,师父帮人看相,有时师兄也会帮人解个签,自己就是帮忙打扫,清理道观。

牛二媳妇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快来吃饭了。”

小道士本想着今天一早便起身离去,着实觉得太过打扰牛二一家了,谁知道牛二一家非要留着他们,说着再如何,也要吃完了早饭再走。

走进房间内,苏婉把小道士的道袍换了下去,穿上老道士给苏婉买的衣裙,别有一番风味,和牛二媳妇忙进忙出,牛二和小道士却很随意的坐在桌子旁,牛二媳妇把一碗粥摆在牛二面前,苏婉也将一碗粥放在小道士面前,自己回去端自己那碗好似一位早就熟练家务的妻子。

小道士则觉得有些不合适,但又不好说些什么,牛二则端起碗开始吃了起来,还一边吆喝着小道士也吃,牛二媳妇一点一点的喂着婴儿,苏婉也坐在一旁帮着牛二媳妇,几人围在桌子旁,不急不躁,有说有笑的吃完早饭,不时传来几声犬吠,几声鸡鸣。

吃完饭小道士觉得实在不该再待下去了,想着等苏婉出来,就离开牛二一家。

等着苏婉出来的时候,牛二媳妇却拉着苏婉的手,身后背着婴儿和一个小包裹朝着门外走去。

还没等小道士叫住她们,牛二就开口说到:“你这婆娘,拉人家姑娘去哪的,还把宝儿带着。”

牛二媳妇看了看苏婉,苏婉则是低着头,便转身对着牛二说到:“去娘娘庙还愿去,过些天不就是宝儿满月了吗?”

牛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小道士身旁。

“小道士,今天我家宝儿满月,要去那娘娘庙还愿,一起去看看,那娘娘庙好灵的。”

小道士看着牛二那么诚恳的样子,心想自己本就叨扰了牛二一家,不好开口拒绝,转过头去,看了看苏婉,苏婉也是想要去娘娘庙看看的样子,也就顺势答应了牛二。

一路上,村庄上大多的人都起来吃过早饭,准备下地干活,看到牛二带着媳妇孩子,还有两个陌生人,都问到怎么回事。

牛二一一笑着回答,说带着满月的孩子去娘娘庙还愿,后面两个是隔壁村的表兄家的孩子。

出了村庄,沿着山路走了将近半个时辰左右,在山腰有一大片空地,孤零零的一座小庙立在其中。

小庙约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那么高,里面供奉着一个泥塑的女子,前面摆着一个小香炉,也没有庙名,庙前摆着一盘瓜果,一盘馒头。

牛二媳妇从小包裹里面拿出几炷香和打火石给牛二,牛二接过来,将香点着,齐齐的插着香炉里,又将牛二媳妇带来的瓜果,馒头添置在盘子上面。

两人齐齐跪在娘娘庙前,磕了几个头说道:“多谢娘娘赐福,才有了宝儿,以后我们一定多多来拜娘娘,希望娘娘能保佑我们家宝儿,无病无灾,身强力壮的。”

小道士则是在一旁看着,总是觉得那里有些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而苏婉则是看着牛二夫妇在拜娘娘庙,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牛二夫妇拜完娘娘庙,牛二走到小道士面前,笑着说道:“小道士,你不拜一拜吗?很灵的。”

小道士拜了拜手,说道:“师父说过,不可以乱拜神仙的。”

牛二媳妇则是跟苏婉笑着说道:“婉儿,娘娘庙很灵的,不如拜拜,说不定娘娘显灵真的就实现了,你看我家的宝儿就是娘娘显灵才有的。”

牛二媳妇身后的宝儿也咯咯的笑了起来,“你看,宝儿都知道娘娘很灵的。”

苏婉想了想,也跪在娘娘庙前,小声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磕了头起身来。

牛二媳妇笑着问到:“婉儿姑娘,说的是些什么啊!”

苏婉笑着回答道:“没说些什么。”

牛二媳妇还想要说些什么,一把剑从牛二媳妇胸口贯穿而出,牛二媳妇“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而且连带身后的孩子都一起被人一剑杀死,而那把剑直直的撞向娘娘庙,将矮小的娘娘庙轰的四分五裂,剑也摔在了娘娘庙上面。

小道士,苏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而牛二则是看着自己媳妇和刚满月的孩子在自己眼前,刚在还有说有笑的,孩子也在咯咯的笑,怎么一下子人就这样没了呢。

牛二整个人脑袋就如炸了一般,抱着自己媳妇和孩子的尸体大哭了出来,“媳妇,你醒醒,不要吓唬俺,俺不禁你逗,你起来啊,媳妇。”

小道士看着牛二的样子也不由的感觉心里一阵难受,苏婉在一旁劝着牛二,也跟着牛二哭了起来。

本将娘娘庙撞得四分五裂的那把剑,突然倒飞了起来,“噗通”一声,牛二也被剑贯穿了胸口,牛二对着怀里抱着的媳妇孩子深情地笑着说道:“媳妇,孩子,爹来陪你们了。”

苏婉则吓得大哭了起来,不知所措,小道士更是心中燃起一团怒火,而身后则流了一身冷汗,一把剑自己就飞起来了连杀了三人,明显是有人操控的吗?师父原来无意间跟自己说过,飞剑杀人这样的事,无缘无故就将牛二一家杀死,这到底是谁干的。

在小道士面前缓缓走过来两人,都身穿道袍,前面一人较为年长,捻着胡须,看似一副得道的样子,后面一人较为年轻,背着一个包裹。

中年道人走到小道士面前,看了看牛二一家,捻着胡须说道:“信奉这女鬼,怕是早被这女鬼迷了心窍,贫道也是帮他们解脱了。”

小道士听到中年道人说完,质问道:“敢问道长,为何要杀他们。”

中年道人看了看小道士,没回答他的问题,问道:“你是那的道士。”

“不知名的小观。”

“那你师父叫什么。”

小道士走了一步,继续问道:“道长为何要杀他们。”

中年道人有些不耐烦,将小道士一把推开,取回剑说道:“愚昧之人,被女鬼迷了心窍,贫道这是为他们好。”

小道士看着中年道人,很明显中年道人只是在敷衍他而已,

“那道长是如何看的出他们是被迷了心窍的呢。”

中年道人直接不去理会小道士,心中想到如果不是他穿着道袍,不知是那门那派的那活着的姑娘应该和他有些关系,早就将他们一起杀了,省的留下让自己心烦。

年轻道人走到小道士面前,摆了摆手势,也是示意小道士不要说了,自己师父是脾气自己知道,着实不想小道士在被自己师父杀了。

苏婉也是看着情形不对,将小道士拉到一边。示意小道士不要说话啦,这些年她也学会了不少察言观色的功夫,她知道这个中年男人是那种一言不合就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事,生怕小道士出了事。

“你这明明就是滥杀无辜。”小道士一把推开苏婉,大声对着中年男人吼道。

“竖子,找死。”中年男人一掌向着妙清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