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借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道士三人出了城门没多久,老道士便要小道士带着苏婉朝着另一条路走,最后在泉陵等着他们。

  小道士有些无奈,看着老道士给他的地图,自己现在处于连县,要翻过好几座大山,再走上一千多里的路才能到泉陵,这样算来,他要走上几个月才能到泉陵。

  老道士临走前留给了小道士一本《守一》一本《山拳》,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修炼书籍,《守一》几乎每个道家弟子都学过,《山拳》,就如其名一样,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拳谱,在任何地方,花上十几文钱就可以买的到了。

  还有就给了小道士一些银两,和一些在野外用的着的东西,最后一掌拍在小道士背上,小道士感觉有些痛疼,有些不解的看着老道士,老道士只是笑着说,要是遇到危险,一定到最后再喊“寒子”

  最后老道士临走前交代小道士每天要站桩一个时辰,打坐一个时辰,莫要懈怠,别和小道士苏婉分道而走。

  小道士带着苏婉按照老道士给的地图一路向前走去,小道士一路上看着地图心事重重,他觉得师父不可能无故抛下自己,绝对是师父出了什么事,才会这样做,到底是什么事呢,小道士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苏婉看着小道士一路上都皱着眉头,几次想上前询问发生了什么,但是最后又收回手来,怕打扰到小道士。

  时止中午,一路走来,莫说客栈,就连一个村子都没有,辛亏苏婉早上做了饭菜,这才走到中午两人觉得有些饥饿但还是能坚持的下去。

  小道士停下脚步,转身问道苏婉:“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人家吗?”

  苏婉被问的有些不好意思,她虽然家住卞下城里,但是十六年来,一直生活在卞下城里,跟小道士十五年来一直生活在道观里一样,从未出去过多远的地方。

  低着头,缓声说道:“抱歉,小仙长,小女子不知。”

  小道士被苏婉一句“小仙长”叫的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连忙摆手道:“姑娘说笑了,小道就是普通的一个小道士,姑娘叫小道小道士就好了,法号妙清也可。”

  苏婉看着小道士有些慌乱的样子,掩嘴笑了起来,心想“小道士只是个少年而已,看样子比自己还要小上不少。”

  微笑道:“那小女子以后就叫你妙清道长了。”

  小道士听着有些不舒服,挠着头说道:“不可,叫小道妙清即可,苏姑娘也不要过分自谦。”

  苏婉微笑道:“那你叫我婉儿,不要叫我苏婉姑娘了。”

  小道士试着叫了一声婉儿,苏婉微笑着应了一声。

  小道士顿时感觉有些不妥,说道:“我还是叫苏婉姑娘吧。”

  苏婉有些生气,担任微笑道:“你不叫我婉儿姑娘,那我还是叫你妙清道长。”

  小道士有些头疼,不明白苏婉为什么生气,想起师兄的一句话来:“姑娘的脸,就像四月的天说变就变。”

  这也怪不得小道士,小道士从小便一直生活在道观里,哪里懂得那些女孩子的心思呢。

  时近傍晚,才在山脚下寻得一处村庄,远远望去,可见片片炊烟,正好是村庄家家做晚饭的时候。

  小道士,苏婉二人走到一户人家门口,站在院子外,朝着屋内喊道:“有人吗?”

  过了一会,屋内一个男人走了出来,看着门外的小道士和穿着小道士道袍的苏婉,心想这是尼姑带着道士,还是道士带着尼姑,看着年纪都不大,估计是山上来山下办事的道士吧。

  走到院门口,看着站在苏婉前面的小道士,微笑道:“小道士,有什么事。”

  小道士打了个稽首,说道:“请问施主这哪里有客栈。”

  男人倚着院门笑了出来,笑道:“这荒山野岭哪来的客栈,这附近就我们这一个村子。”

  小道士这下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他一心想着赶路,却忘了在哪休息,所以害得苏婉跟着他中午到现在滴水未进,早就饿的不行了。

  小道士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男子说道:“那是否可以在施主这留宿一晚,放心,小道我会付房钱的。”

  男人笑意更浓,心想这分明是刚下山的小道士,什么都不懂。

  “这不过留宿一晚而已,没什么大事,要不得什么房钱,小道士你自己留着吧!”

  小道士打了个稽首,微笑道:“多谢施主。”

  男人转身走向屋内,小道士苏婉跟在后面。

  进到屋内,一个女人坐在桌旁,正在挑逗着怀中抱着抱着的婴儿,桌上放着刚做好的饭菜,还冒着热烟。

  女人在屋内就听见屋外男人和小道士的对话,见两人进来微笑道:“两位道长,还没吃饭的吧,坐下来,一起吃点。”

  说完,起身把怀中的婴儿抱给男人抱着走到厨房里拿来两双碗筷,男人小心翼翼的接过婴儿,抱在怀里轻轻的摇晃。

  婴儿似乎觉得男人抱着不舒服,开始放声大哭里起来,男人开始有些慌张,抱着婴儿一边摇晃一边微笑道:“宝儿不哭,宝儿不哭,爹爹抱,爹爹抱。”

  婴儿这下哭的更厉害,看的一旁的小道士和苏婉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女人从厨房中拿出碗筷出来,将碗筷放下,从男人怀里抱过婴儿,轻轻摇晃,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婴儿不一会就转哭为笑。

  男人看着婴儿笑了,也跟着笑了,对着小道士苏婉笑道:“这孩子亲他娘,不亲他爹,来坐下吃饭。”

  小道士和苏婉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自己的肚子却是有些不争气,饿的开始叫了出来。

  男人听到更加确定这一定是没下过山的道士,夹起菜放到小道士,苏婉碗里,笑道:“来,吃菜。”

  “谢谢施主。”

  “谢谢伯父。”

  “哪来这么多规矩,来吃饭,多吃点。”

  小道士饿的不行,虽然有些克制自己,但仍然是一副狼吐虎咽的样子,苏婉则矜持一些,不是的和女人拉些家常,有说有笑。

  “俺叫牛二,小道士你叫什么。”

  “小道妙清。”

  牛二问小道士第一次下山吗?小道士说不是,又问那怎么出远门之前先带好粮食,看好路线都不知道,小道士就把自己和老道士这次清楚后来师父有事走了,叫他带着苏婉走,当然,小道士把在卞下城里的那一段省下了。

  就吃饭的功夫,天色就黑了下来。

  苏婉陪着牛二媳妇将碗筷收拾好,拿去洗了,牛二则和小道士坐在屋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等苏婉和牛二媳妇收拾好,走回屋里,小道士看着苏婉突然想起了什么,将老道士给苏婉买的衣服从包裹中拿了出来。

  递给苏婉,说道:“穿着道袍不舒服吧,还是穿这个吧。”

  苏婉脸色有些微红的应了一声,接了过去。

  可是一旁的牛二,牛二媳妇却有些神色古怪的看着小道士和苏婉。

  之后,牛二跟小道士一间屋子睡,牛二媳妇带着婴儿和苏婉一间屋子睡。

  牛二走进屋子把灯点上,小道士看着屋子和自己在道观和师兄睡得房间很像,一张床,一个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想到这里小道士突然有些伤感,有些想念那个小道观了。

  牛二突然走到小道士背后,拍了小道士一下,把小道士吓了一跳。

  小道士转身问道:“施主,你这是干什么。”

  牛二看着小道士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小道士顿时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牛二在想什么。

  牛二笑道:“小道士,是不是拐了人家的闺女跑了,没来的急准备。”

  小道士有些没反应过来,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

  牛二大手一甩,直接说道:“就是你跟苏婉是不是私奔的。”之前吃饭的时候,都各自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苏婉也是直接说了出来,所以牛二能直接说出苏婉的名字。

  小道士有些头疼,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牛二怎么会这样想。

  此时另一间屋中苏婉却是满脸通红的低着头,摆弄着衣角,不愧是夫妻,牛二媳妇问了和牛二一样的问题。

  牛二媳妇将怀中的婴儿哄睡着了,坐在床上,看着满脸通红的苏婉,笑问道:“真的是私奔出来的啊!我看那小道士人不错,姐姐虽然觉得私奔这事不对,但姐姐知道妹妹你一看就是城里大户人家的,大户人家虽然吃的好,住得好,但规矩多啊,妹妹肯定受了不少气,才会跟小道士私奔的吧。”

  苏婉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牛二媳妇的话了。

  坐到一旁,红着脸笑着埋怨道:“姐姐,你不要胡说,我那能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更不是和妙清私奔的。”

  牛二媳妇笑道:“妹妹,你看你的脸,比我家孩子的脸还红。”

  小道士转身看着牛二,正色道:“我和苏婉姑娘不是施主你想的那样。”

  牛二笑道:“不是俺想的那样啊!”

  小道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一下子有的慌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脸无奈的说道:“真的不是施主你想的那样。”

  牛二看着小道士慌乱的样子,觉得好笑,也不在逗小道士玩了,走到小道士身旁,拍了拍小道士,微笑道:“俺懂,俺懂,睡觉,睡觉吧。”

  小道士躺在牛二旁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走了一天,早就累了,也不去多想什么,闭上眼,不一会儿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