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九章 讨个公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道士带着小道士还有少女来到之前的客栈,掌柜的和小二看到一瘸一拐的小道士和穿着道袍的少女,眼中满是惊愕。

  心想到:“这对师徒到底哪路神仙,真的把少女从洪府救了出来,还敢大摇大摆的回到客栈。”

  掌柜的心里哀叹一声,“这下可完了,洪府一定会来找这对师徒的,到时候打起来,自己这客栈还不得给拆了。”

  可是掌柜的有不敢上前去赶老道士几人走,那样去做不就是找死吗?

  小二没有像掌柜的想那么多,小二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三人上楼的背影,心想“这老道士什么时候下楼的,自己一直待在楼下也没看到老道士下来啊!”

  小二一拍手,自顾自的说道:“老道士是神仙啊!难怪我给他酒葫芦打酒倒了好几坛子酒才倒满。”

  老道士推开房门,小道士和少女跟在后面走进房间内,小道士有些踌躇,而少女更是有些不安。

  老道士坐下来,拿起桌上酒葫芦仰头狠狠地喝了一口,眯着眼回味,道:“这酒到是不错,妙清你喝不喝。”

  小道士对着老道士递过来的酒葫芦连忙摆了摆手,想到自己在刘府那次就喝了一杯酒就倒下去,再也不敢喝酒了。

  老道士笑了笑,也没强求小道士喝,自己一个人一口接着一口喝着酒葫芦。

  旁边站着的小道士和少女却是有些不知所措,小道士不知道师父到底卖的什么关子,而少女父亲已死,有家难回,不知以后如何生活。

  想到这,少女忍不住的在一旁哭出声来,还没等小道士说话,老道士便说道:“你这女娃,命苦,幼年丧母,少年丧父,到现在也算否极泰来了,遇见了老道我,又被我那个孽徒掺和到你的事里,老道我就不会不管你的。”

  老道士在看到少女时,就推演了少女身世,对少女的一切一清二楚,推到最后发现少女与小道士有冥冥中的一段缘分,但就是这段缘分他也算不出来,是好是坏,颇为惊奇,但是老道士不会告诉小道士这件事,告诉小道士无疑弄巧成拙。

  少女听到老道士的话,心中安定了几分,忙用道袖擦拭泪水,微微弓腰,对老道长施了个万福。

  “多谢道长相助,小女子无以回报,以后定当伺候道长。”

  “这就不必了,过些天,把你送走,老道我可不想带个女娃子赶路。”

  小道士站在一旁,很是无聊,对着被老道士说的再不敢出声的少女问到:“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名叫苏婉。”

  苏婉对面前的小道士心中十分感激,如果没有小道士的出现,自己也许现在早就被洪石龙侮辱了,又有些羞愧,如果不是自己小道士也不会现在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的。

  小道士心中却是毫不在意,转向老道士一脸虔诚的笑着,“师父,晚上一间房怎么睡啊!”

  老道士看着小道士那一脸虔诚的笑,以为小道士有想出什么幺蛾子,没想到问这个,一口酒喷了出来,被呛得满脸涨红。

  而少女则是在一旁羞的脸蛋红扑扑的,不免胡思乱想起来,如果那时候小道士答应洪石龙,自己就得和小道士,少女越想越羞,脸红的发烫,低着头摆弄着衣角。

  老道士咳嗽了两声,气的拿起浮尘就朝着小道士头敲了一下,

  “你这孽徒,整天都在想什么?”

  小道士觉得有些冤枉,“自己没说错什么啊!记得师父就出了一间房钱,但是现在有三个人,还有一个是女的,明显不合适。”

  小道士摸了摸被老道士敲得吃痛的头,仰起头看着老道士,有些生气的说道:“师父,我没说错啊!难道苏婉和我们一起睡吗?”

  老道士被小道士气的又要拿起浮尘去敲小道士的头,小道士早就料到老道士会这样做,说完就朝着门外跑去。

  就在小道士准备开门的时候,从门口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小道士停下了脚步,定了定心,打开房门,准备下楼。

  老道士起身拦住小道士,看着小道士说道:“回去,这件事师父来摆平,不准下楼。”

  小道士打了个稽首,笑道:“果然还是师父最厉害。”

  老道士从房中出来下到楼下,门口聚了不少人,中间的中年男子穿着红色官袍,体型臃肿,本来修长的官袍被撑着的快炸开了,还有有一条腰带束着,旁边站着一位鹤发鸡皮的老者,另一边就是被救治好的洪石龙。

  在老道士走后,洪县令回到家中,在假山旁看到洪石龙一群人躺在地上,一开始还以为洪石龙有玩什么新花样,洪县令对于这个儿子,只要不惹到天大的篓子无论干什么都随他。

  后来还是听到洪石龙的求救声才知道出了事,请来方先生就是站在洪县令身旁的老者,才把洪石龙的经脉接上,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给些银两,叫人抬回自己家去。

  洪石龙被治好后,第一件事就是叫嚣着报仇,鼓动洪县令来找小道士师徒俩的麻烦,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洪石龙看到老道士,恨得牙痒痒,指着老道士厉声道:“爹,就是这个臭道士害得孩儿以后就是个废人了。”

  洪石龙在被方先生救治的时候,说了一句:“就算经脉接上,以后也是废人了。”

  洪石龙气的眼前一昏,倒了过去,醒来就想着一定要杀了臭道士师徒还有苏婉。

  掌柜的看到洪县令一群人来,早就吓得躲在后堂不出来了,留下小二一个人,小二站在门口看着一群人很是无奈,索性就当看热闹吧。

  洪县令一把推开站在门口,走进客栈里看着老道士,心中也是有些拿捏不准,“听龙儿说,这老道士是有几分道行的。”

  朗声道:“敢问道长那座仙府的。”

  老道士浮尘一甩,答到:“无名小观,说出来居士也不一定知道。”

  洪县令转头看了看方先生,看到方先生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得定了神,心想:“就算你是过江龙,但是这座城里我说了算。”

  转而怒道:“你个道士,教徒无方,纵你徒弟大闹我洪府,你又打伤我龙儿,该当如算。”

  老道士看着一群人笑出声来,笑道:“老道我一大把年纪了,人老了就不想说话了,你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洪石龙看到老道士还在笑,不由得怒火中烧,对着洪县令喊到:“爹,你还在和他磨蹭什么,请方先生出手把他们师徒宰了,为我报仇啊!爹。”

  洪石龙想着等方先生把这对师徒杀了,剩下的苏婉儿,一定要好好折磨她,最后在杀了她,以泄心头之恨。

  洪县令也觉得老道士就这些道行,没什么出奇的地方,转身对着方先生拱手道:“烦劳方先生出手帮小儿讨个公道。”

  被称为方先生的老者同样对着洪县令拱手道:“洪县令,严重了,我辈修行人,路见不平相助,有何劳烦。”

  老道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你们要公道,老道也要公道,你们打伤我徒儿正好算账。”

  老道士眨眼间消失在原地,一记浮尘甩在老者身上。

  老者被抽的朝后撞去,把后面几个人都撞得倒飞起来,最后倒在地上,已是没有一口气了。

  老道士朝着老者倒了的地方呸了一口,“你配说你是修行人,也不羞人。”

  洪县令,洪石龙则是吓得呆了过去,这老道士一招就把方先生打死了。

  等回过神来,洪县令对着老道士跪了下来,洪石龙也紧跟着跪了下来,说道:“仙师,是小人有眼无珠,还望仙师不要和小人一般见识,是小人教子无方,回去一定严惩这逆子。”

  洪石龙则是哆嗦的大气都不敢出,他很后悔为什么会招惹上老道士,都怪苏婉,如果不是她,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洪石龙心里发狂一样的喊着“一定杀了她,杀了苏婉。”

  老道士站在两人身后,沉声道:“贫道说过,要讨一个说法。”

  洪县令,洪石龙心里暗呼不妙,都在后悔惹上老道士,更加卖命的求饶。

  老道士从两人身旁,没有做出什么动作,两人只是感觉一阵清风拂过。

  走到柜台旁掏出一份房钱放在柜台上,对着小二说到:“再开一间房。”

  小二连忙跑过来,可不敢在怠慢老道士,看着刚才那一幕,小二更加确定老道士是神仙了,来惩治洪县令父子的,笑着带着老道士上楼。

  洪县令父子看到老道士似乎放过他们了,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突然间感觉被人掐住了脖子,挣扎着向着老道士的身影伸出手去,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洪石龙满脸涨成青紫色抬头看去,小道士站在二楼看着他们。

  小道士看着两人最后挣扎着无声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