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意难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道士看着上身只剩一件肚兜的少女,心里想着比刘寡妇好看多了,高高耸起的酥胸,白白嫩嫩的皮肤,要是能摸一下就在好不过了,刘寡妇那次压根都没看到什么,就被发现了,被追着打,这次白白看这么多,真是帝君显灵保佑啊!

  洪石龙看着小道士,仔细的打量一下,心想这小道士是寻自己开心,但看他的样子似乎是真的不懂。

  周教头一群人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心中想到这小道士真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子啊!

  少女则是满脸羞红,她毕竟是跟着爹爹经营客栈,天南海北的客人,不时都能听到客人扯的浑腔,一开始不懂,后来慢慢的就知道一些浑腔的意思了。

  洪石龙走到小道士旁边,一手搭上小道士的肩上,这让小道士有些不舒服,他不喜欢这样,一个不熟悉的人和他靠的这么近,让他有些不自在,但又没让洪石龙把手拿开,等着洪石龙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洪石龙指着少女说到:“小道士,你看这。”

  洪石龙指着少女下面说道,小道士的目光顺着洪石龙看了过去,瞬间明白了洪石龙说的是什么意思。

  小道士不急不火的说道:“公子,能把你手从我身上拿开吗?这样很不舒服。”

  洪石龙虽然心里有些不悦,但是还是从小道士身边走开。

  小道士转身对着洪石龙作揖道:“公子所言,小道不能做,还望公子高抬贵手,让小道把她带走。”

  小道士心里想着,这是不可以做的,因为师兄说了,房中术要女子愿意才可以在一起修炼,如果不愿意强迫女子一起修炼的,那样的人该死,但是虽然不能一起修炼,但是看看想想是可以的。

  洪石龙顿时气的指着小道士怒道:“你这臭道士,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本公子今天开心,给你点面子,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小道士一脚被洪石龙踢到在地,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我还以为你敢走进我洪府,还有几分本事,原来你这是想空手套白狼,就凭你说几句话从本少爷这把人带走。”

  洪石龙本以为小道士敢一个人来洪府,有几分本事在身才敢这样,没想到只是一个愣头青。

  小道士趴在地上,捂着被洪石龙一脚踢到的肚子,疼的额头冒出冷汗。

  小道士在问店小二洪府在哪的时候就想到这样的后果了,但是他觉得还是要来,有些道理讲不通,他觉得很奇怪,在看着周教头那群人带着少女走的时候,他很不开心,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他就来了。

  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把少女带走,还免不了被毒打一顿,但是仍然没有觉得自己来洪府是不对的。

  小道士咬着牙站了起来,对着洪石龙说到:“公子,请让我把她带走。”

  洪石龙听到小道士的话,越发的愤怒,对着周围人喝到:“给我往死了打,气死本少爷了,臭道士。”

  周围人听到小道士的话,也是不明就里,这道士脑子坏掉了吗?怎么一个劲的死倔,反正与他们无关,听洪公子的话才是对他们来说才是在洪府能继续混下去的保障。

  就连架着少女的两个人都围了过来,把少女一把摔到在地上。

  少女紧紧的蜷缩在一旁,眼中含着泪水看着小道士,她不明白为什么小道士要来这里,明明就这是见过一面,值得这样做吗?

  几个人围着小道士你一拳,我一脚,小道士被打的鼻青脸肿,嘴角都流出了血丝,整个人东倒西歪,但就是没倒下去。

  因为被打肿的脸含糊不清,眯着眼,指着少女。

  洪石龙看到,气的直接冲了过去,一拳打在小道士面门上。

  小道士整个人被打后仰过去,倒了下去。

  “你们这群人没吃饭吗?一个臭道士而已,还是个毛孩,怎么了,一个毛孩都打不了吗?”

  洪石龙看着几人围着小道士打了半天,小道士这是出自自己本能的护住自己,但是几个人就是没能把该死的臭道士打趴下。

  小道士在问自己后悔吗?不后悔,就算今天被打死在这,也不会后悔。

  因为师父说了,意难平,唯有自解也。

  小道士的解,就是洪府,就是少女,唯有来找少女,把少女带走才能意平。

  小道士摇摇晃晃的又站了起来,定了定神。

  对着洪石龙笑了出来。

  洪石龙看到小道士又站了起来,气的牙痒痒,瞪眼对着几人道:“给我打死他,打不死他,你们就死吧。”

  几人一开始有些忌惮老道士,因为老道士的底一点也不清楚,尤其是周教头,那一瞬间的感觉,到现在还能清楚的回想起,都没敢下死手。

  但是现在洪公子真的发怒了,虽说不可能真的要他们死,但是不死也要脱层皮,跟着洪公子不少年了,洪公子什么样的人,他们最清楚不过,仗着自己爹为非作歹的事做的还少,就是杀得人也有一手之数了。

  “小道士啊!你乖乖躺下不就好了。”

  一人一脚将小道士踢了过去,小道士整个人飞了起来,面容扭曲。

  另一人脚尖用力,跃起,一脚踩在小道士的肚子上,小道士整个人又朝下坠去,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一人又一脚踢在小道士腰上,小道士整个人又倒飞出去,面色狰狞,已无一点血色。

  少女看到小道士奄奄一息的样子,哭着想洪石龙求道:“洪公子,你不是要我吗?我会伺候你的,求求你放过他吧!”

  洪石龙背着双手冷笑道:“晚了,本少爷我就是要臭道士死在这。”

  洪石龙走到武器架上拿了一把刀,耍了两下,对着几人喝到:“起开,本少爷今天要把这臭道士宰了。”

  几人连忙让开,地上趴在奄奄一息的小道士,尚有一丝清醒,听到洪石龙的话,小道士心中想着,自己要死了吗?不会的,师父会来的。

  小道士对着天空露出笑容,因为他看到师父了,每次出了大问题的时候,连师兄也不会解决不了的,师父一定会出来的。

  洪石龙提着刀向小道士砍去,突然被一股气流吹的倒飞的出去,其余几人也都是一样,胸口仿佛被大锤捶到一样,一口血喷了出来,摔倒在地。

  唯独小道士和少女没受到一点影响。

  小道士艰难的露出一丝笑容,咳嗽了两声,笑道:“师父,你来了。”

  老道士气的浮尘在手上甩来甩去,如果不是小道士已经被打的够惨了,非得再动手打小道士几下。

  老道士从怀中摸出几枚丹药,一股脑塞进小道士嘴里,气道:“你这孽徒怎么只会给师父惹事啊!你打不过人家,还来跟人家打,你不会吓唬人家说你自己有个很厉害的师兄,还有个更厉害的师父吗?”

  小道士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笑道:“师父,其实我想说的,但是还没等我说,我就被人打趴下了。”

  老道士看着小道士笑了笑,眼中尽是慈爱之意,自己果然没收错徒弟,如果连不平事都可以视而不见,那样的人不配做自己徒弟,但是也不能一个劲的犯傻啊!被打成这样,做师父的心疼啊!

  小道士不知道如果自己不来洪府,那么他这趟行程就到头了,老道士会带他回去,在道观上待上两年。

  老道士看着周围躺着的人,和那个少女,少女不敢和老道士对视,就连刚才想上前看看小道士怎么样了,但是都没敢上前去,是因为她,小道士才会被打成这样的,如果不是自己向老道士求救,就不会有下面这些事。

  洪石龙感觉全身上下都被震散了一样,只能勉强转过头来,看到老道士的身影,怒喊道:“老道士,你是找死。”

  其余几人都像洪石龙一样感觉自己全身被震散了一样,只有周教头能感觉到不同,不同于其他几人,修为入了三品,能感受到经脉中的内力,如今全身的经脉都被那股气流震断了,内力全无,从此就是一个废人,恐怕以后连站的起来都是奢望。

  周教头心中不甘自己才入三品啊!真正的荣华富贵才刚开始,就是因为洪石龙想抢那个少女惹来这么多事,害得自己现在就是个废人了,面色惨白的望向天空。

  其他几人却跟着洪石龙对着老道士一阵谩骂。

  老道士对此毫不在意,只是等着小道士把吃下去的药力化了。

  小道士躺了一会,感觉全身没有之前那么痛了,双手用力的撑起身体,但是每动一下,都是一阵疼痛,再勉强站了起来,小道士也早就是额头布满了冷汗。

  小道士一瘸一拐的走到少女身旁,把自己的道袍脱了下来,自己穿着抱腹,递给少女,笑着说道:“跟我走吧。”

  少女看着眼前的小道士,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哭着接过小道士的道袍穿了下去,站在小道士身旁。

  “师父,我们走吧。”

  老道士,小道士,少女对洪石龙那些人的谩骂威胁都感觉毫不在意一样,从他们身边走过。

  少女扯了扯小道士的袖子,有些怯生生的问道:“那些人怎么样了。”

  小道士想了想,笑道:“按照师父的脾气,他们应该不会好到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