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六章 一块牛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道士跟着老道士从早上一直走到了中午,小道士也不知道这是哪了,一路上老道士一言不发,小道士想问老道士去哪,但看老道士一言不发,只能把话憋在肚子里,低头跟着老道士走。

  “卞下”小道士抬着头望着城墙上念到,守门的兵士仔细打量着老道士师徒俩,朝着老道士问道:“道碟有吗?”

  所谓“道碟”是指道家给天下道士发的一个身份证明,行走俗世与官府之间也省下了许多麻烦,虽然那些大门派的仙师弄出了事,官府不敢得罪,但是那些无名的小门派的还是拿捏的起的。

  兵士看了看老道士的道碟说道

  “走吧。”

  老道士作揖道:“多谢施主,妙清走了。”

  小道士第一次看到的城池,不免看着城墙失神,被老道士喊了一声,这才醒过来跟着老道士想着城内走去。

  “城里就是城里,比镇子大多了,也繁华多了啊!”

  小道士看着道路上的小摊,还有两旁的店铺不免有些新奇,但是道路上人来人往,不时还有几人骑马扬起一阵尘土,几人抬着轿子而过,本来显得宽阔的路,显得拥挤起来,小道士只能少看几眼街边的东西,一步步跟在老道士后面。

  老道士带着小道士走进一间客栈,跑堂的小厮连忙迎了上来,搓着手笑问到:“仙师,你要打尖还是住店呢。”

  “来两碗素面就好,帮老道我把这个酒葫芦装满。”

  说着,把小道士背着的包裹拿了过来,从中拿出一个酒葫芦出来。

  小二接过酒葫芦指着旁边空着的桌子说到:“仙师稍等,素面一会就来。”

  老道士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浮尘放在一边,小道士也坐了下来,则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老道士则乐了,问到:“你这孽徒又怎么了。”

  小道士一路上都憋着的话,终于有机会说出来,对着老道士就是一阵吐沫横飞。

  “师父啊!这一路你也不说个话,害的我都不敢说话,你知道吗?我都在想你是不是要把我卖了,还有你好不容易,应该说第一次带我来客栈吃饭,不说大鱼大肉,好歹一碗牛肉面啊!记得那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吃的牛肉面,师父你不知道,那是真的好吃。”

  老道士笑道:“你就是馋了,老话说,出门在外,一分钱难到英雄好汉。”

  小道士耷拉着头问到:“师父,能不能吃一次牛肉面,就这一次好不好。”

  “就这一次。”

  小道士一听老道士答应了,没有高兴的跳了起来,害怕师父又反悔,站起来对着小二喊到:“一碗牛肉面。”

  把正在擦桌子的小二吓了一跳,心中暗骂到:“一碗面,小兔崽子喊这么大声,吓我一跳。”

  转头对着后堂喊到:“一碗素面,一碗牛肉面。”

  老道士笑了笑,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给小道士也到了一杯,说到:“坐下来,喝茶。”

  小道士哦一声,乖乖的坐了下来,但心中还是焦急,一想到原来吃的那碗牛肉面,咽了咽口水,一直盯着大堂的小门的布帘子后面,一口将碗里的茶喝完,又自己到了一杯。

  小道士水不知道喝了几杯,老道士只是将碗端起偶尔小喝两口。

  “面来喽,仙师你要的面。”

  小道士早就馋的不行,看着浮在面汤上的几块牛肉,嘴中口水不断溢了出来,刚叨起一块牛肉,看到老道士碗中只是浮着几片葱花和几朵油花。

  咽了咽口水,把叨起来的牛肉放回碗中,又把自己的碗超前推了推,将自己碗中的几片牛肉,大半都叨到了老道士碗里。

  笑着对着老道士说到:“师父,你吃。”

  老道士笑了笑,拿起筷子叨起一片牛肉放在嘴里,小道士看着老道士嚼着牛肉,狂咽口水,问到:“师父好吃吗?”

  老道士点头道:“好吃。”

  小道士看着自己碗中还剩下两块牛肉,叨起一块,放在嘴里,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唇,回味着牛肉的味道。

  还剩下的一块牛肉小道士把它拨撩道一边,等着自己把面都吃完再吃,一定要把好吃的放在最后再说,那才解馋。

  小道士一阵狼吐虎咽,一路走过来,早就饿了,这下终于可以吃饭了,那还不拿起筷子就使劲吃。

  不一会,一碗面就被小道士吃完了,又喝了几口面汤,小道士看着碗里的那块牛肉,有些不舍的吃。

  筷子慢慢的将那块牛肉叨起来。

  “噗通。”

  一个少女直接扑倒在小道士坐的桌子上,小道士也被撞飞了,而那块牛肉直接落在了地上。

  小道士看着牛肉落在了地上,心里好像就要滴出血一样,想着“不碍事的,不碍事,拿起来洗一下,还可以吃的。”

  刚想弯腰将落在地上的牛肉捡起来,几个人也跟在少女进入客栈,把小道士这桌围了起来。

  那块牛肉也被其中一个人踩在脚下,小道士欲哭无泪,这下就算真的捡起来也是不能吃了。

  站了起来对着少女和几人喊到:“你们赔我牛肉。”

  少女和几人都被小道士这一声喊搞得有点懵,但都没有理会小道士,少女转身对着老道士哭到:“道长,救我。”

  老道士不为所动,仍一口一口的吃着面。

  几人中的一个高壮男人看着老道士压根不理会少女,对着少女笑道:“你是逃不掉了,洪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别不知好歹。”

  转头对着老道长说到:“道长,你吃你的面,打扰你了,你们几个把她带走。”

  几个人朝着少女围了过去,任少女哭喊挣扎,拉着少女朝着门外走去,小道士对着几个人喊到:“赔我的牛肉。”

  高壮男子转头对着小道士笑道:“小道长说的是。”

  对着躲在柜台下面的老板说到:“小道长的面记在我的账上,在做两碗牛肉面给两位道长,算我送的。”

  掌柜的哆哆嗦嗦的从柜台里冒出一个头来,哆嗦着答应道:“好的,周教头慢走。”

  被称为周教头的高壮男子带着少女走了之后,掌柜的赶忙吩咐小二再做两碗牛肉面做给小道士师徒俩。

  刚走去客栈们,周教头身后的一个男子走到周教头身后问到:“教头,为什么对那老道士如此客气干嘛?”

  周教头笑到:“你没看老道士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围着,在那还能安心的继续吃着面,那份定力绝对不是装出来的,那老道士肯定不是一般人,他也没有和我们动手的欲望,所以卖他一个面子又如何。”

  身后的男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周教头还有一点没说,老道士其实看了他一眼,他有种被看透了的感觉,有可能也是自己的错觉,反正事情过去了,提他有些丢面子。

  不一会两碗牛肉面就被端了上了可是小道士却不知道为什么提不出来任何一点食欲,虽然这碗牛肉面比之前那碗闻起来还要香,牛肉也比之前那碗多,但是小道士一点也不想吃。

  老道士也是把之前点的素面吃完放下筷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喝。

  “你觉得师父这面钱要不要付。”

  “要付的。”

  老道士起身来到柜台前,问到掌柜的三万牛肉面,一碗素面多少钱。

  掌柜的哪敢收,连慢摆手道不要了,不要了,老道士笑着从怀中拿出四十文钱放在柜台上。

  小道士走到小二身边问到:“那群人是谁啊!”

  小二明显被吓得不轻,看了看门外,确定了那群人走远了才对小道士说到:“你是不知道啊!他是洪府的教头,洪老爷是此城的县令,做官我看啊做鬼,每天搜刮民脂民膏,每件案子都是看谁送的钱多谁就赢,他那个公子洪石龙又是无恶不作,每天带着一群地痞流氓调戏良家妇女,要是有看得上的,二话不说就抢回府去。”

  “照你所说,那刚才那位姑娘是从洪府逃出来的,那她又被抓回去,那后果会怎样。”

  小二笑道:“怎样,估计被洪石龙玩腻,扔在后山喂狗吧!”

  “那县令和县令公子无恶不作,为什么没人去告于刺史呢!再说还有巡查使。”

  小二看了看面前的小道士,心中暗想,果然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娃娃。

  笑道:“小道士,当官的那些道道你不懂,反正按你说的那样告了也没用,还少不了一顿官司,甚至惹上杀身之祸。”

  小道士作揖道:“多谢施主,能告诉我洪府在哪吗?”

  小二心里一阵冷笑,怎么,还想找上门去。

  笑道:“出了门一直南走,街头东走三十尺就是洪府了。”

  小道士听完转身对师父说到:“师父,我要去找他们赔我一块牛肉。”

  老道士对着掌柜的问道:“房间多少钱一晚。”

  “九十文。”

  老道士从怀中又拿出九十文放在桌子上。

  也不转身看到小道士说道:“早些回来。”

  “知道了,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