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大小姑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清晨,小道士早早就醒了,换了一身新的道袍,站在院子里,等着老道士出来,然后就离开这个地方了。

  想到这小道士有些伤感,真的就这样离开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心里有些不舍。

  “吱呀”

  小道士看着打开的房门,老道士从房门里出来,还是拿着那只浮尘,只不过另一只手上多出了一个包裹。

  老道士将包裹朝着小道士扔了过去,小道士一把将包裹接住,微微张开嘴问到:“师父,就这样走了吗?”

  老道士笑了笑,说道:“又不是不回来了,舍不得吗?”

  小道士点了点头,说道:“有些舍不得。”

  “走吧。”

  老道士走进大殿,将案上的香点燃插在香炉上,朝着真武大帝像拜了几拜,小道士跟着拜了几拜,嘴里说道:“帝君保佑,帝君保佑。”

  老道士浮尘一甩,敲在小道士头上。

  “人人都求帝君保佑,帝君哪保佑的过来,你跟师父出去还怕什么吗?”

  小道士噘着嘴说到:“多一分保佑,多一分平安,保佑师父平安有什么不对吗?”

  老道士笑了笑,也不在言语什么,大步走出道观,小道士跟在后面。

  “把门关上,你师兄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小道士将门关上,转头问到:“师父,没有锁啊!”

  老道士笑道:“破观一个,没贼会偷,把门关上,只是告诉那些来上香的人今日观里没人而已。”

  小道士哦了一声,想着在自己的记忆中道观的门十五年来都没有关过,不禁有些难受。

  “想哭,”

  “不是,就是心中有些难受。”

  老道士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小道士紧紧跟在后面。

  而山下的小镇没有因为师徒俩的离开有什么变化,反而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刘小虎穿着红色礼服骑在马上,身后的二三十人敲敲打打,十几人两两抬着聘礼,最后面两人抬着花娇跟在后面,小镇的人都站在自家的门前,看着刘小虎的迎亲队伍。

  “刘三平时作恶多端,他儿子也是,李家的姑娘嫁过去可是要吃苦喽,可惜了那李家的姑娘长得还挺漂亮的,刘家修的几世福才能娶到李家姑娘啊!”

  男人看着刘小虎的迎亲队伍从自己家门口经过,赶紧把自家婆娘的嘴捂住,呵斥道:“闭上你的嘴,一天到晚就知道嚼舌根,要是被刘小虎听到,以他的性格一定会来找麻烦的。”

  女人感觉自己说错了话,有些惊恐,转头看着骑在马上的刘小虎一脸的喜悦,似乎没听到自己说的话,挣开男人的手说到:“你真是没出息,老娘怎么瞎了眼跟了你。”

  “懒得和你吵。”说完男人转身走进家门,

  女人任看着刘小虎的迎亲队伍远去,“老娘当初嫁人的时候哪有这排场。”

  刘小虎的的迎亲队伍到了李家的门前,刘小虎看着李家破落的房子有些难受,实在不想在这多停留,拿出一把银子塞给媒婆,叫她上去喊门。

  媒婆一把接过刘小虎的银子塞进怀里,高高兴兴的走到李家门前,喊到。

  “新娘子,打扮好了没,新郎官到了,出来上轿了。”

  媒婆喊了半天,屋内一点动静没有,心中暗想“不是李家那小妮子不愿意,半夜跑了吧,不会的,那李老鬼受了自己银子了,说绑也把那小妮子绑上轿。”

  回头看到刘小虎有些不耐烦了,连忙笑道:“刘公子,估计新娘子有些羞涩,你再等一会,我再叫几声就开门了。”

  刘小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快些。”

  说完,媒婆不免有些担忧,刚想要再敲门的时候,李家的门打开了,不免有些心喜,转头对着刘小虎笑着说:“刘公子,你看门开了吧!”

  刚想要迈进李家的门里,一把剑指着媒婆的喉咙,媒婆吓得一把瘫倒在地,靠着门框不停的打哆嗦,看清了拿剑的人,是山上观中的道士,自己也有时去上香便认出来了,但仍开口大骂。

  “今天是刘公子的大婚之日,你这臭道士拿把剑躲在新娘子家里干什么,玩杂耍吗?该天打雷劈的,吓死我了。”

  年轻道士拿着剑走了出来,

  媒婆看着道士喊到:“你这臭道士想干嘛,拿着剑还想杀人不成,道士不烧香,该杀人了。”

  年轻道士剑朝着媒婆的头就挥了过去,削掉媒婆半边的头发,媒婆吓得大叫起来,直接昏了过去。

  年轻道士看都没看昏过去的媒婆,对着刘小虎说到:“你回去,今日你不用死,不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刘小虎骑在马上被年轻道士拿剑指着,气的七窍生烟,指着年轻道士骂到:“你这臭道士,敢在大爷婚礼上闹事,大爷今天非得弄死你来人啊!给我上。”

  说完,刘小虎身后冲出十几号人,气势汹汹的朝着年轻道士围了过去。

  其中一个人看着年轻道士恶狠狠的说道:“臭道士,今天别怪大爷我心狠,谁叫你来闹刘公子的婚礼。”

  说完,一个个都怕自己跑的不够快,不能在刘公子面前表现自己,想着这次表现好那拿到手的银子指定会不少的,都在心中为年轻道士来闹场发笑。

  年轻道士脚尖一点,挥起剑朝着十几人拍了过去。

  十几人完全没有反手之力,不一会就全被年轻道士用剑拍到在地,躺在地上哀嚎,有一人直接被拍飞到刘小虎身上。

  马受了惊,朝着人群就冲了过去,马背上的刘小虎一个不稳,直接就摔了下去,周围的几个人连忙将刘小虎扶了起来。

  刘小虎气的直接将身边的几个人推开,朝着其中一个人踹了过去,气冲冲的骂到:“没用的废物,平时不是都说自己很能打的吗?怎么十几人连一个臭道士都打不过。”

  几人都连忙退到一旁,不敢说些什么,以免被刘小虎的怒火波及到。

  刘小虎拍了拍身上的土灰,指着年轻道士说到:“你是不是喜欢李荣儿?”

  屋内的李荣儿听到刘小虎的话,内心不禁有些荡漾,在年轻道士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待在这,这是和他爹说了一声,你要是再说一句话,动一下,我就杀了你。

  就这样父女俩和年轻道士一直待到现在,就在刚刚媒婆叫门的时候,李荣儿有些不知所措,看了看年轻道士没什么反应就没说什么,而她爹却是急得走来走去,几次想说什么看到年轻道士就闭嘴不说了。

  李荣儿想知道年轻道士会怎么回答,等了好久,没听到年轻道士的声音,反而穿来的是刘小虎的声音。

  “你这臭道士,不回答是吧,我知道你喜欢李荣儿,告诉你,老子一点也不喜欢那李荣儿,老子就是看上她的脸蛋了,等老子一会解决了你,看老子把李荣儿娶回家怎么在床上鞭挞她,哈哈。”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被刘小虎的话激怒了,但是没有人敢说些什么,一个大汉站了出来,走到年轻道士身旁,沉声说到:“俺实在看不下去了,俺来帮你,今天载在这,俺也不后悔。”

  年轻道士转身朝着大汉拱手笑道:“多谢施主,今日小道一人足以,施主帮小道守住这个门就好了。”

  大汉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站住,大有一番你要从此过,要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的气势。

  年轻道士拿着剑就朝着刘小虎走了过去,刘小虎咬着牙笑道:“臭道士,你这么着急到阎王殿。”

  转头对着人群中喊到:“世叔,帮小侄一次,日后必有重谢。”

  人群中走出两个人来,一个文士,手拿着把扇子,身后跟着一个瘦子,用面纱把整个头都包裹了起来,全身也是裹得严严实实的。

  走到刘小虎身边笑道:“世侄哪里话,我有你父亲多年好友,你有难我这做师叔的还能袖手旁观吗?”

  刘小虎笑道:“是小侄失言了,还望世叔一会别忘了来府上喝小侄的喜酒。”

  刘小虎心中想到,来迎亲前父亲嘱咐自己遇到危难时朝人群中大喊世叔,自然有人出来相助,当时还觉得老头子瞎操心,没想到老头子做事还是很周到的。

  年轻道士看了看文士和身后的瘦子,讥笑到:“不伦不类,鬼物养成这样。”

  周围的人听到年轻道士的话,不免心中一惊,那文士是鬼物,还是那瘦子是鬼物,那瘦子看起来像鬼物跟多一点,都下意识都朝后退了退。

  文士听到年轻道士一言道出自己的秘密,仍笑着说道:“我这兄弟,天生聋哑人,不能见光,不能因为这样就被道长说成鬼物啊!”

  文士拍了拍瘦子的肩,指了指年轻道士,瘦子就朝着年轻道士走了过去。

  文士转头对着刘小虎说到:“世侄放心,今日一定会让你娶到新娘子的,当然,这道士也必须死。”

  文士心中想到“这道士是有几分修行的,但是死在自己养的这鬼物手里修行的人岂止一手之数。”

  年轻道士朝着瘦子只出了一剑,划向瘦子的脖子,瘦子仍超前走去。

  “噗通”

  瘦子重重的趴倒在地,脖子里不断往外冒着黑血,而头飞向一边。

  围观的人看到死人了,大喊着:“死人了。”

  都吓得开始四散而跑,文士看到瘦子被一剑就解决了,心中大惊,也连忙混着人群撒腿就跑,干不过,不跑留着等死啊!

  刘小虎也跟在文士后面跑了,年轻道士朝着两人就冲了过去,一剑挡在两人面前,封住两人的去路,说道:“刘小虎你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你饲养鬼物,看样子是杀了不少人。”

  两人连忙跪倒求饶,

  “道长,小人我不该饲养鬼物还望道长放小人一条生路。”

  “道长,我常去你观中上香的,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放我一条生路吧。”

  年轻道士手中剑对着文士挥了过去,文士怒的暴起扇子一收,一根尖刺凸了出来,刺向年轻道士心脏。

  年轻道士挥剑没有丝毫迟疑,文士瞪大了眼睛的头滚在一旁,死前也许在想为什么自己以命相博,还是未能伤到年轻道士一点啊!

  年轻道士对着刘小虎说到:“你走吧。”

  刘小虎在文士自己身旁被年轻道士一剑斩去头颅,吓得冷汗直流,不停的磕着头道:“多谢道长不杀之恩。”

  年轻道士转过身去,刘小虎嘴角流出一丝残忍的笑容,从袖口滑出一个匕首,猛的刺向年轻道士后背,年轻道士仍向前走去,没有回头。

  不过,只是地上多了一颗头颅罢了。

  走到李家门前,对着大汉说了声谢,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去山上道观找他。

  大汉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什么作用,都是年轻道士做的。

  大汉指了指脖子里还在往外冒着黑血的瘦子问到:“这真的是鬼物。”

  年轻道士点了点头,大汉笑道:“杀了这么多年猪,没想到道长你杀鬼比我杀猪还简单。”

  说完,笑着离开了。

  年轻道士对着扶着门框哭红了双眼的李荣儿问到:“你要跟我走吗?”

  李荣儿看着面前的道士,又低下头。

  “嗯,我们去哪?”

  “回道观去。”

  李荣儿跟在年轻道士身后离开李家,李老三在两人身后大喊到:“你杀了人,你要我和荣儿怎么办啊!”

  “放心,荣儿跟我在道观不会有任何事,你更不会有什么事,你就等着有人给你送钱过来的。”

  李老三直接瘫坐在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原本昏倒的媒婆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到瘦子的尸体,尖叫一声又昏了过去。

  李老三被媒婆的尖叫吓了一跳,对着昏倒的媒婆骂到:“鬼叫什么,吓老子一跳。”

  唐家的小姑娘从家里偷偷跑了出来,想着今天去找小道士玩,一定要好好的戏弄他一下。

  一路小跑到了山上,道观的门关上的,小姑娘敲了敲门,没人答应,又推门进去看了看道观里没人有些失落。

  很恨道:“小道士,本姑娘来找你,你居然不在,等你回来,本姑娘一定要好好的欺负你一番。”

  说完小姑娘,一步一步的走下山去,想着再走一步,小道士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或者从背后冒出来,一直到了自己家门口,小道士都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