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章 师兄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年轻道士没入黑夜之中,小道士转头看到师兄没有追来,看着前面就是道观,放慢了脚步,心里渐渐有些不安,今夜刘府的事对他的刺激不可说不大,只是一直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害怕,但是马上就要知道真相,有些激动又有些害怕,那刘夫人和刘公子是活生生的死在自己面前啊。

  小道士踌躇着走进大殿,抬头看到供奉的真武大帝披散着头发,金锁甲胄,脚下踏着五色灵龟,按剑而立,眼如电光,身边服立着龟蛇二将及记录着三界功过善恶的金童玉女。

  心中有点发怵,拿起放在案前的香点燃插在香炉中,不停的拜到:“帝君,小道我没做过错事,你不要惩罚我,师兄他杀人,不对他杀是的黄鼠狼,是降妖除魔也不能惩罚师兄的,师兄是好人,还有师父那就是天大的好人了,虽然有时坑我和师兄,但师父还是好人,帝君一定要保佑我师父,师兄,还有我,以后一定更好的侍奉帝君你。”

  还没说完,一个苍老洪亮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你还该快过来,不要拜了。”

  小道士吓了一跳,以为真武大帝显灵了,这下拜的很快了,后来觉得不对,声音有些熟悉,才想到是老道士在叫自己。

  连忙跑到大殿后面,站在老道士的房门前,虽是深夜老道士的房间依旧亮着灯,小道士轻轻敲了敲房门,喊到:“师父。”

  “吱呀”

  房门打开了,而老道士端坐在蒲台之上,浮尘摆在胸前,双眼闭着,小道士看着眼前的老道士觉得似乎和平时的师父有什么不同,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同,就是给他的感觉和平时的师父是两个人。

  老道士浮尘一甩,指了指旁边的蒲台说到:“坐下,为师有话要和你讲。”

  小道士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等着老道士讲些什么,但是等了好久老道士仍是坐在蒲台上一言不发,

  小道士几次都忍不住想要问老道士刘家的事,但都忍了下去,不停地对自己说“师父会说的,你不要着急。”

  老道士过了许久之后,缓缓的睁开双眼,小道士看着老道士感觉老道士又变了一个人似的,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有说不出来哪里不同。

  “你师兄杀了几个。”

  “杀了两个,刘夫人和刘公子,但是刘员外也被师兄打的半死不活。”

  “你可曾害怕。”

  “师兄也这样问过我,但是师父你说过心里越害怕,表面越要镇定,但是心里还是特别害怕的。”

  “那你可知你师兄为什么杀他们。”

  “师兄说了,他们作恶,师兄才杀了他们。”

  “你觉得你师兄做错了吗?”

  “额,我感觉师兄做的有点错吧。”

  “哪里错了,应该更加直接一点,不和他们说那么多废话。”

  老道士微微一笑道:“你这孽徒,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孽徒怎么如此残忍呢。”

  小道士一听便急了,反驳到:“师父,你这话说的不对啊!他们作恶,死有余辜,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但更有神鬼之罚呢!”

  老道士拿起浮尘敲了小道士头一下,小道士有些吃痛,抱着头摸着微微隆起的小包不满的看着老道士。

  老道士将浮尘摆在胸前说到:“道祖说,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於天下矣。”

  “我没有觉得师兄杀人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我只是觉得杀该杀之人应该更加果断一些。”

  老道士笑了笑,浮尘一甩,小道士以为又要敲自己的头,连忙抬起手把头护起来,老道士只是浮尘一甩又放回胸前,看到老道士把浮尘放下去,才把自己手跟着放下去,但还是小心翼翼的看着老道士,害怕自己头上不知何时又起一个包。

  老道士也不管小道士就开始自顾自的说起:“那刘府,刘员外,还有他夫人儿子都是黄鼠狼变化成的。”

  小道士听到老道士这样说到,心中也并无多少惊讶,毕竟最后刘家人都变成黄鼠狼了。

  “你从未接触过修行之事,所以对修行之事未知一二,天下九州,王朝不计其数,更有数不胜数的修行门派,都想着证道得长生。”

  小道士有些疑惑,师父为什么要跟自己讲这些,难道师父是仙人,要教自己仙术吗?

  想到这,小道士两眼放光的看着老道士,老道士不管小道士的目光继续说道:“世人皆想得长生,但岂知长生是如此好得的吗?山精鬼魅,苦练苦修也为此道,那刘员外和他夫人,儿子本是离此东乌国的一窝成了精黄鼠狼,滋扰附近村庄,后云游的道士到此,不忍村民苦苦哀求,就顺手灭了他们,不小心遗留一枚丹药被逃掉的刘员外三人分而食之,故而化为人形,来到这小镇,到此之后倒也安分,但其夫人儿子却任恶性难改,可悲。”

  小道士越听越有些迷糊了,原来世上真的有妖怪的啊!他原本不是不知道,但是从未见过,但是现在老道士似乎给小道士知道但从未接触过得世界打开了,里面山精鬼魅,妖怪神仙都有,一下子小道士有些不知所措,继续听着老道士讲着。

  老道士就在这时,突然闭口不言,小道士有些不解,免不了浮想联翩难道师父也是妖怪,不会的师父仙风道骨那里像一点妖怪。

  “明日离开此地,随师父远游。”

  小道士顿时懵在原地,“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道观不待了,去远游,那远游去哪。”

  小道士看着老道士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心中想到:“师父虽然还是那个师父,但是现在的师父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了。”

  说完老道士起身离开,留下小道士一人呆坐在原地,小道士感觉今夜实在有些难以接受了,师兄杀人,刘员外一家是黄鼠狼,原来真的有神仙妖怪的,师父似乎是个不一般的道士,那自己呢,有什么不同,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道士而已,长这么大从未到过道观的镇子之外。

  突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穿进门内,小道士跑到门外,看到是师兄回来了,没理会自己走到前面一脚踹开自己和他住的屋子的门,点上灯。

  小道士跑到门口,朝着年轻道士喊到:“师兄,你这是要做什么。”

  年轻道士也不理会小道士,趴在地上,从床底拿出一把剑来,小道士惊问到:“师兄,你什么时候藏了一把剑在床底,我都不知道,你要拿剑去做什么。”

  年轻道士依旧没有理会小道士,拿起剑就走,刚走到门口,老道士不知道从那冒了出来,看着年轻道士问到:“你要去做什么。”

  “杀人”

  “我明日就带妙清远游去了,这道观你要看好。”

  “会的,师父。”

  小道士在一旁不禁目瞪口呆,心中不断说到:“师父,师兄要去杀人,你不拦罢了,也不问原因,还有师兄,我和师父要走了,你也不留不问一下,今夜到底怎么了。”

  说完,年轻道士拿着剑就走了,老道士回到自己屋里熄灯睡觉,小道士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感觉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今夜真的是都变了。

  小道士走出道观,看着眼前生活了十五年的道观有些恍惚,似乎一夜都变了,小道士一步步走向山下来到一个小镇上。

  已是深夜,小镇上除了几户人家亮着灯,其他早就熄灯休息了,小道士沿着再熟悉不过的路,走到一户人家门前。

  年轻道士拿着剑也来到小镇一户人家门前,这户人家原本住的宅院都变成别人的了,如今只能父女俩挤在这一间下雨天都到处漏水的破屋里。

  年轻道士轻轻敲了敲房门,里面很快亮起了等,一个女子将房门打开,看到来的是年轻道士,两腮微红,女子本就是中上之姿,只是略显消瘦,穿着粗布麻衣,但仍然看起来十分漂亮。

  女子有些羞涩又有些生气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年轻道士说到:“我再不来,你明日真的就要嫁给那刘三的流氓儿子?”

  还没等女子说什么,里面一个男人声音穿过来“我女儿嫁给谁,老子决定,你一个道士不在山上烧香拜神,来这凑什么热闹,荣儿,把门关上。”

  女子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年轻道人直接一步跨进了房门,里面的男人明显吓了一跳,从床上跳了下来,大声嚷道:“怎么了,道士要抢人喽。”

  年轻道士看着眼前瘦的只剩皮包骨头的男人,不由有些气愤,身后的剑一点点拔了出来,男人一看嚷的更凶了。

  “不得了了,道士要杀人了。”

  年轻道士直接将剑架在男人脖子上,说道:“我本来就是来杀人的,不介意多杀一个。”

  男人感觉到脖子上的冰凉,咽了咽口水,不敢再说什么,眯着眼笑着问到:“道长,你来干什么,荣儿明日就要嫁人了是喜事,宁拆三座庙,不毁一桩婚,你说是不是,道长。”

  年轻道士转头看着受到惊吓的女子说到:“我不许。”

  女子因为惊吓变得苍白的脸一下子变得红了起来,眼睛慢慢开始泛红,眼泪止不住的留了下来。

  她拉住小道士讲话不就是为了这个,她希望他去而复返,也不是就为了这个吗?

  最后女子失声痛哭了起来。

  小道士在那户小女孩人家门口几次想要敲门都没敢敲下去,最后一屁股坐在那户人家的抠门台阶上。

  一个人独自说到:“以后你不一定能喊我小道长了,你也从不喊我小道长,就喊我小道士,我以后是要做道长的道士,那年除夕不是我失约不去找你玩,师父他非要我抄写道藏,一个除夕寸步不离的看着我,我没法开溜,还有你问我要当一辈子道士吗?我原来是这样想的,但是今夜之后,我觉得我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一直当道士了,更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见到你了。”

  小道士说完站起身来,说道:“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