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刘府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道士醉醺醺的走进道观里,绕过前面的供有真武大帝的大殿,朝着后面走去,殿后也只有三间小屋,一间厨房,两间卧房而已。

老道士走到厨房前,两个身着淡蓝色的道士围着桌子吃饭,一个小道士十五岁左右,一个大约也有二十多数岁左右了,吃的也着实寒酸,一碗青菜汤不见几朵油花,几片青菜也漂在上面,还有一盘炒的也是不知名的野菜,另外每人一碗白米饭。

老道士直接就走了进来,两个人没人在意老道士,只是一直低头吃饭,盯着盘中的菜,你来我往,下筷如风,不一会的事盘中的菜都没了,还剩哪一碗汤到是没人争抢了。

小道士倒一半的汤泡饭吃了,而年轻道士却是慢慢的把剩下的半碗饭吃完,再把剩下的半碗汤喝完。

老道士也不说什么,就站在门槛上晒着太阳,等到两人吃完饭后,年轻道士出门准备劈柴,打理都没打理老道士,小道士把碗筷收拾好拿去洗干净,也同样没打理老道士。

老道士站在门槛上一下子显得很尴尬,很多余,伸手把小道士叫住:“你是不是又和你师兄说什么了。”

小道士把拿起的碗筷放下,看着老道士:“我没说什么啊!我就说师父你和一个特别特别漂亮的姐姐在一起聊天,都赶我走呢,师兄问有多漂亮,我说比来上香最漂亮的李家小姐还要漂亮很多倍,师兄不信,我说了好久他才信的,估计师兄现在在想那个姐姐,才不搭理师父你的。”

“那你呢。”

“一是你不让我看漂亮姐姐,二是你不带我去吃大鱼大肉,我很生气的。”

老道士眉头深锁,似乎在思考些什么,手上的浮尘被老道士甩来甩去,严肃的看着小道士说:“妙清啊!那下午你去刘员外家吧,师父我不去了,晚上的宴席你带师父去吧。”

小道士拿起碗筷就要往外走去,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去,每次师父你这个表情就是要坑人,师兄和我还有那些香客不知被你坑了多少次。”

老道士老脸一红,干咳了几声,沉声到:“妙清啊!哪有你这样说师父的。”

“师父,你自己什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吗?上天后山那事,你害师兄冒着大雨去摘那果子,说是送给李家小姐她一定会高兴,结果过两天你给吃了,说再不吃就坏了,是师父你想吃吧,还有上次你叫我去马家,结果被一群人追了几条街,辛亏我跑的快……”

老道士这下咳嗽的更厉害了,顺了顺嗓子,正色道:“胡说,师父岂是你说的那种人,这不过中间出了点问题罢了,这次刘员外说晚上要大宴师父我,各种山珍海味,师父心疼你,让你去,你不领师父一番好意罢了,还诋毁师父,师父我自己去便是。”

说完,大袖一甩就走开了,小道士把碗筷又重新放下,皱着眉头思考到底该不该去,想了一会,算了,打不了被人多追几条街,山珍海味小道我来了。

小道士一阵小跑到老道士身旁,:“我去,我去,是徒儿错了,不能辜负了师父一番好意。”

老道士也没说什么,就让小道士下山去,从这赶到刘员外家要画上一两个时辰呢,估计到了也就该吃饭了,屋里的碗筷一会叫你师兄来收拾。

小道士一蹦一跳的出了观门朝着山下跑去,老道士往凉亭下的竹椅上一趟,浮尘一甩,闭目养神,年轻道士走过来问到:“师父,你又准备怎么坑师弟啊!”

老道士闭着眼,悠悠的回答到:“你怎么和你师弟一样啊!师父我不会坑你们的,好了,去把房中的碗筷收拾一下,下午检验一下你的《玄心诀》练的怎么样了。”

年轻道人无奈的耸耸肩,走向房门里,把碗筷收拾好。

小道士一路上心情大好,马上就可以大吃大喝一顿了,上次开荤还是什么时候,还是上个月师兄打只兔子回来,最后还被师父抢去半只,说什么兔肉下酒最好了,剩下半只和师兄慢慢吃,现在想起那个味,小道士还忍不住咂咂嘴,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小道士一蹦一跳的跑到小镇上,刘员外家他原来跟师父来来过一次,好气派的,但是门口不想其他大户人家摆上两只石狮子,到显得有些奇怪。

小道士也不管这些,一路跑到刘员外家门口,看着门口牌匾上大大的两个字“刘府。”小道士走到大门前,有些踌躇,还是伸出手去敲门。

门内传来一个的声音:“谁啊!”

开门的的是一个老人,老人是刘家的管家,已经在刘家生活了几十年,原本只是一个刘家打杂的,后来慢慢的当上了管家。

小道士打了个稽首,说道:“小道妙清,是师父叫我来的。”

管家赶紧开门,说道:“是清一道长的高徒啊!我去通报老爷,小道长你在此稍等片刻就好。”

“多谢管家。”

说完管家就往这里面走去,小道士这才好好的看着刘府,原本随师父来只是拜个年而已,都没有好好看过一次,好气派啊!好多房子啊,不像自己那个观,自己还要和师兄挤在一屋睡觉,被师兄的呼噜声吵死了,面前就是一片荷花池,正值夏季,满堂的荷花开的正旺,微风一吹,碧浪涟漪起,红从绿中来。

正当小道士发呆的时候,管家一路小跑过来,气喘嘘嘘的说道:“小道长,对不住啊!老爷有请,老爷说已经准备好饭餐就等小道长入席了。”

小道士听的心里乐开了花,但还是向管家道:“多谢管家,烦请管家带下路,小道我第一次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小道长严重了,这是小人分内之事,小道长你跟我来就好了。”

小道士跟着管家就来到大厅,一桌子坐满了人,小道士看着那个肥头大耳,但面相和善的便是刘员外了,那次拜年时见过一面,还有坐在他旁边女的应该是他夫人,那个消瘦年轻人是他儿子,还有一个年轻女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却是不曾见过。

还没等小道士反应过来,刘员外就从座位上下来,小跑着到小道士身旁,拉着小道士的手说:“当初初看小道长你就感觉非凡,今日在一看,果然非同凡响,不愧是清一道长的高徒。”

说着指着那个年轻女子说到那是我新纳的一房小妾,小道长你未曾见过,那婴儿就是我新得的儿子,说着满脸慈爱之意,看来他真的很爱这个婴儿,刘夫人和刘大公子在刘员外说这个时,都是有丝愤色,不过被很好的掩盖下去,一闪而逝,那年轻女子却是满脸笑意,逗着怀中的婴儿。

小道士被搞得懵懵的,反正就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拉上了餐桌上,小道士也不管这么多了,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看,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刘员外看着小道士这么急的样子笑了出来,朗声到:“小道长,不要这么急吗?这满桌子的菜都是为小道长你准备的,不怕你吃完,就怕你不够吃,哈哈”

一桌子人都笑了出来,旁边站着的管家也跟着笑了出来,小道士也有点不好意思,停下筷子,看着刘员外说到:“实在好久没开荤了,太馋了。”

这样一说整个桌子的人,笑的更起劲了,小道士这样更有点不好意思了,低着头,刘员外首先停下,举起手中的酒杯。

“我看小道长你必定以后会是人中龙凤,第一次见到小道长就觉得小道长天资非常人也。”

小道士连忙摆手道:“没有的事,我师父都说我笨,还有我不会喝酒。”

“哎,男子汉大丈夫,哪有不会喝酒的。”

“那酒好喝吗?”

“世上没有比酒还有好喝的东西了。”

小道士一下把手旁早就倒好的酒杯举起来,说道:“多谢刘员外好意。”

说完一杯酒就直接喝了下去,这样一杯酒半杯都喷了出来。

冲红了双眼,眼泪都留了下来,“刘员外,你骗人,一点也不好,好,好喝。”

说着说着就到了下去。

管家在一旁有些不解,而刘员外却是挥了挥手说到:“小道长不胜酒力醉了,我扶他去客房休息,你先下去吧。”

管家虽然不解,但还是退了下去。

“你带着风儿回房休息吧!”刘员外指着年轻女子说到。

等到年轻女子抱着婴儿也走了,刘公子走上前来,看着小道士舔了舔嘴唇,“爹现在就吃了他吧!”

刘夫人也是同样这样说到。

刘员外却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说道:“先把他关在客房等他醒了再说。”

刘夫人和刘公子还有什么异议时,刘员外根本不听,背着小道士就朝着客房去,两人只能跟在后面。

刘员外把小道士放在床上,转头问向刘公子,:“我们这样做真的合适吗?”

“爹,今天你看到了,那老道士境界必定不低,降妖除魔不就是他们道士做的吗?你忘了奶奶是怎么死的了。”

“但是我们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啊!他要动手早就动手了。”

一旁的刘夫人凑上来说:“就算他和那群道士不一样,但是他今天在我们面前显露修为,一定会杀我们灭口的。”

刘员外呵斥到:“夫人之间,清一道长岂是如此小度之人。”

刘公子看到刘夫人被训斥,赶忙上来说,“清一道长虽然不是小气之人,但是爹你想啊!他一直不显露修为,一定有原因的,今日被我们看到,未免他有杀人灭口之心啊!我们把小道士吃了,修为更上一层,我和娘和爹你,不一定打不过那个道士。”

刘员外被儿子说的有些心动,中午看到老道士飞起那刻开始,一家人就开始慌张了,如果老道士只是一个平常的道士,会看点相,算个挂什么的就好了,可惜不是。

自古卫道降妖除魔是道士的本分,还有自己夫人说的,杀人灭口的可能也不是没有,本来这杯酒就是给老道士留的,只要他修为不是夸张的离谱,就能迷倒他,那时是杀是放要看自己心情了,但是没想到来的是他徒弟,他这个徒弟有微微的龙气,吃了境界大增,三人合力能打过老道士也不是不可能。

就在刘员外决定下不了的时候,小道士迷迷糊糊的醒来了,早过了大半夜,从傍晚到现在也过去的两三个时辰了。

小道士扶着还有些疼的头问到:“这是那啊!”

刘公子上前去,舔着嘴角笑着说道:“阎王殿,一会你就要被吃了。”

小道士被吓了一跳,指着刘公子有些急促说道:“你不是刘公子吗?你要吃我吗?这是什么地方。”

刘员外有些生气想要上前训斥刘公子,突然一个人影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