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道俗世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章 小道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日有些燥热,正值晌午,山道上的只有寥寥无几香客,几乎都被热汗浸透了,一手扇着风,一边埋怨着这热死人的天气。

也有坐轿来的,一两个月不一定有一个罢了,就算再信神,也不想在这种热死人的天气出来上香的。

山上有个道观不算大也不算小,供奉的却是真武大帝,还很灵,所以周围有不少人前来烧香祈愿。

山道旁的溪水边,身着淡蓝道童袍的小道士,赤着两只脚在水里荡来荡去,旁边穿着粉群的小姑娘也是同样赤着脚在水里荡来荡去。

“臭小道,你要当这道士一辈子吗?”小姑娘看也不看小道士问到,伸出脚去把游过来的鱼驱散开去,溅起一阵小小的水花。

“要当一辈子,师父说,有的人读一辈子道藏都悟不出道来,悟出道才能当道长,我这么笨,要想悟出道来,肯定要跟努力的。还有叫我小道长。”

小姑娘用脚猛的一下溅了小道士一身,小道士有些生气,也有些不解,呆呆的望到小姑娘“你这是干嘛?”

小姑娘气鼓鼓把脚从水里拿出来,穿上鞋子,背着手就从小道士身旁走了,理都没理小道士一句。

小道士在这炎夏好不容易在有的一丝凉意突然都没了,还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本来游过来的两条小鱼,似乎察觉到什么,又游走了。

“山下的女人真是不懂,算了,回去了,该吃饭了。”

小道士光着脚踩在路上,本来被他放在一旁的鞋子,受到了无妄之灾,被小姑娘一脚踢到了好远,只能光着脚去捡。

小道士弯下腰要去捡鞋时,突然感觉到一阵阴凉,身上不知何时一个人的影子,抬起头看到一个人挡在他面前。

是一个女人,还是长得特别漂亮的那种女子,白衣白裙,好像道经上描述的玄女一样漂亮,可惜冷着一张脸,身后还背着一把剑,要是笑一笑肯定会更漂亮,还会让人喜欢,以后师父允许了,一定要和这位姐姐一起修炼,因为师兄们说了,房中术是最接近大道的,一定要和很多漂亮的姑娘一起练,但是看着这样冷着一张脸小道士顿时把这个念头打消了。

小道士就这样弯着腰,抬着头直愣愣的看着女子这样想着。

女子低头看着小道士,有些恍惚,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又不知道从那出来的,当然了,她不知道小道士怎么想的,如果知道的话,估计小道士不死也成了残废道士了。

“你是这道观的道士?”

小道士点点头,心中想到声音还很好听啊!

“那你在这干什么?”

小道士指了指被女子踩在脚下的鞋子,女子微微皱眉,侧退一步,小道士把鞋子捡起来拍了拍,一只脚穿了上去,一只脚还光着然后一跳一跳的把旁边的那只鞋捡了,坐在草地上,拍了拍脚底板,拍了拍鞋子,把上面的枯草,灰尘弄干净才穿上。

女子似乎被小道士这样弄得有些不耐烦。

“观主在哪?”

“你找师父啊!师父去刘员外家了,刘员外家大鱼大肉的,我求师父带我去,师父怎么也不愿意带我去,自己一个人吃独食。留我和师兄喝清汤”

说着似乎有些气那个吃独食的师父,起身用力跺了跺脚。

“那你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说不准,有可能明天才回来,有可能后天才回来。你要做法事,还是家宅进凶物了,还是看人面相,可以找我和师兄的,我本事且不说了,我师兄本事真的不小的,价格也比我师父收的低,我师父啊!就会满天要价,不知多少香客被我师父坑了不少钱,但是我师父又不知道把钱花到什么地方了,我和师兄还是天天喝清汤。”

说着,又跺了跺脚,似乎鞋子有些不舒服,这两下舒服了,又笑了起来。

“为什么?”女子似乎有些微怒,实在受不了这小道士的呱噪了。

“我师父喜欢喝酒啊!他一喝酒就喜欢喝醉,一喝醉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哎施主,你不要走。”

女子实在有些不耐烦了,转身就离开了。

小道士有些失望,一是漂亮的姑娘没有了,二是想去吃顿好的估计要落空了,看着女子的装扮,家中必是富贵,自己和师兄一定能去吃顿好的,否则和她废怎么多口水。

小道士哀叹一声,朝着道观便跑大喊道:“师兄,饭做好了没有啊!”

女子刚没走出两步,一个老道士醉醺醺的挡在女子面前。

女子看着面前的老道士问到:“你是这道观的观主。”

老道士摇摇晃晃的,打了个稽首道“贫道清一,不知施主有何事要找贫道。”

小道士似乎听到老道士的声音,停下脚步跑了回来,跑到两人身旁看到老道士醉醺醺的样子,怒道:“师父,你吃大鱼大肉又不带上我和师兄。”

老道士敲了小道士头一下,

“道祖说,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师父我是修道呢,小孩子不懂,快去吃饭吧,不然一会你师兄都吃完了,你可连饭都吃不上了。”

小道士似乎觉得不妙,一阵风似的跑向观里。

女子也不管小道士,看着老道士问道:“十五年前,是否捡到一名弃婴。”

老道士闭着眼摇着头,似乎很努力的想着:“捡到如何,没捡到又如何。”

“请道长回答我的问题。”

“贫道要知道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啊!”

“我寻了公子十年。”

老道士顿时气势一边,毫无半点酒意,两袖无风自起,似乎如仙人般,“痴子,国早就亡了,又何必呢,你又不知道他是否愿意。”

“我只是负责找到公子,之后的事随公子之意。”

老道士笑了笑:“痴子啊!”

女子问道“敢问道长与龙虎山有何关系。”

老道士恢复了醉醺醺的样子,打个酒嗝笑道:“贫道我只是一个破观的老道士而已,正如施主你所见一样,不敢和龙虎山的天使们扯上关系。”

女子拱手道:“听道长所言,似乎知晓我家公子在于何处,还望道长明示,我家公子到底在何处。”

老道士笑了笑,指了指道观。

女子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刚才那个小道士看他的模样,他的年龄就应在十五左右,他与湘妃有几分相似之处。

女子想要走向道观,刚走两步被老道士拦了下来。

“施主,你要是上香祈福,贫道不拦你,你要是想拐走贫道的小徒弟,贫道可不答应。”

女子伸手缓缓将背后的剑抽出,老道士仍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无形中女子拔出的剑到一半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了,无奈女子将抽到一半的剑又插了回去。

“道长既然告我公子去处,又不让我带公子走,是何道理?”

“你连贫道都打不过,贫道为什么要让你带走我的徒弟啊!”

“我若以命相搏。”

“你若以命相搏,只能伤贫道,贫道静养一月半旬既好,而施主你却要命丧于此了,你家的公子你也看不到了,更不要说带走他。”

女子伸出手去,把背后的剑慢慢的一点点拔了出来,洁白额头上渗出汗珠,紧咬着嘴唇,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我名剑一,我剑道如我名,任何人我都要递上一剑,道长,请赐教。”

老道士有些头疼,这女娃怎么这么倔呢,这一剑下去,就算老道我站在那任你劈,你受到的伤害不死也得半条命啊!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数谁教你的,要让老道我知道,非得一掌拍死他,这种漂亮的女娃子练这种刚烈招式。

老道士无奈苦笑道“施主啊,你听贫道我跟你说啊!你先把剑放下来,现在不让你带走他,又不是永远不让你带走他,对吧,你急什么,十年都过去了,还急这一时,他啊!贫道我到现在什么也没教,除了叫他读了点道藏,刚才你也看到了他,普通人啊!如果跟你走了一点自保能力也没有,贫道我不放心啊!过四年,过四年你再来,你不带走他,贫道也得赶他走。”

女子的剑势不减,仍在攀升,老道士竖起两个手指:“两年,就两年,你再不答应,贫道也没办法了,只能得罪姑娘了,还望姑娘多多考虑一下”

女子剑势慢慢减了下去,把剑插回剑鞘里,拱手道:“得罪道长了,两年后我再来。”

女子背剑而走,一口逆血从喉头涌起,被强硬咽了下去,面色苍白,把全力递出的一剑收回,过程极其凶险,非常人可想像,一直小心翼翼,但震伤到自己。

老道士叹了口气道:“该来的,总归要来啊!”

老道士原本在刘员外家喝着酒,帮他家中看他儿子面相,算上一挂,正喝的尽兴时,感觉到道观旁来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气息。

也不管一桌子人的反应,直接抽身出席,几息的时间来到这儿,但是当时是飞回来的啊!

自己当时没在意周围有人,估计这下自己要搞出什么老神仙的名头了,想想看就一阵头麻。

“妙清啊!师父有事要拜托你啊!”老道士朝着观内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