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妙妙,你身边那个秋月丫鬟,这两日怎么一直没见?”

蒋氏突然的问话,让夏妙然这才想起秋月自从跟着夏婉然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

夏妙然按了按额角,这么一大活人,自己竟然没留意到。不过秋月回不回来,对她而言都不重要,因为她是夏夫人方湄华的人,跟在自己身边就是为了看管自己罢了。

但面对蒋氏,她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

蒋氏给夏妙然夹了菜,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榴红她们跟了你多年,但是像那种懒丫头,能不留就别留了,你身边有个榴红其实挺好的了。”蒋氏又不是个会在背后嚼人舌根的性子,所以一直忍着没有对夏妙然说关于秋月的事情。

夏妙然弯了弯眼眸,透出几分暖意依赖,她能感受到蒋氏的良苦用心,她知道蒋氏是在为自己好。但秋月这个麻烦一时半会自己还真是没办法解决,毕竟自己这身上还有方湄华给自己下的毒。

想到此,夏妙然嘴角的笑容变得清浅。

榴红忍不住插嘴,说道:“老夫人,秋月她很可怜的,没爹又没娘,全家都病死了,就剩下她一个人。”

蒋氏哑然,道:“还是妙妙心善,换做旁人,早就把这个丫鬟给撵走了。”

榴红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反正秋月全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骂就骂了。

夏妙然低头一笑,这榴红真是个促狭鬼。

“对了妙妙,天凉了,夜里少用水,别着凉了,瞧你这好不容易养出来的圆润,别又清减了。”

她这么说还是因为周婆子在蒋氏耳朵边唠叨了一嘴,周婆子最近经常见榴红在厨房烧热水,还以为是夏妙然这个少夫人爱干净呢。

夏妙然一听,脸皮薄的瞬间红了起来,就连眼角眉梢都带了些娇羞,她慌忙地抬头冲着蒋氏窘迫地一笑。

蒋氏心道:坏了,自己刚才好像说错话了,都怪自己老糊涂了,怎么就忘了这对小夫妻正新婚燕尔呢。

蒋氏拍拍脑门,用一副过来人的神态笑了起来,随后就将此事掀了篇。

夏妙然咬了咬筷子,懊恼不已,在心里愤愤地骂了几句闻人翎。

都怪他这几日一直缠着自己,真真是个讨厌鬼,今儿就别想近自己的的身!不过嘛,自己睡觉的时候还是可以抱着他的,驱驱寒,谁让夜里凉呢。

因为这件事,夏妙然待在家里很是不自在,所以她叮嘱周婆子好好照顾蒋氏,她则带着榴红去了糕点铺。

夏妙然不是个愚钝的人,再加上有闻人翎这么一位严师的存在,她现在已经能简单认识些字,当然更让夏妙然运用自如的还是那手算盘活,短短时间内就学的熟稔,就连闻人翎都引以为傲。

“姑娘,慢着些。”

榴红瞧着现在越来越活泼的夏妙然,心里头也极为高兴。

夏妙然对着榴红使了个鬼脸,面上含笑,她提着裙袂下了马车,这一抬头就看见了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子。

夏妙然笑容收敛,她记得这是夏婉然身边的人,至于是谁,她并不清楚。

榴红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无奈地撇撇嘴,江州这么多糕点铺,这人怎么老是不巧的来这里买?

“夏姑娘。”

夏妙然轻蹙柳眉,她指了指自己的妇人发髻,她菱唇微抿,看起来没有什么耐性。

方芝涟眼神一暗,改了嘴,淡笑道:“没想到这么巧,又见面了。”

夏妙然歪了歪头,她有些困惑,为什么这个人的口吻听起来自己好似跟他相识,但自己从来就没见过外男,这人自己压根就不认识。

方芝涟神色失落,叹了叹气,自己已经来糕点铺多次,但都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这次终于相见,可她已经完全将自己忘了。

他垂眸看着手里的豌豆黄,往前递了递,说道:“你还记得么,豌豆黄,两年前的豌豆黄。”

夏妙然捏紧了自己的袖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被油纸包裹起来的豌豆黄。

那年,自己被夏婉然刁难,府上的后厨根本不给自己任何的食物,连榴红都没有办法出府,那日自己饿的快要昏过去,就想去找姨娘,让她帮一帮,但是半路却看见了一包遗落的糕点。那时候顾不得仪态,直接拿起它蹲在角落里吃了起来。当时,恍然间,好像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但很陌生,现在看来,因为就是他了。

夏妙然扯了扯嘴角,当初夏婉然为何对自己发难,好像是因为别人对自己无意夸赞了一句,反倒让自己造了这场灾。

夏妙然摇摇头,眼神漠然,第一次主动在外人面前打了手语。

【不认识。】

方芝涟表情一僵,后撤步。

夏妙然有些诧异,他竟然懂手语?那看来他跟夏婉然的关系应当很亲近,要不然不会为了她去学手语。

那这样,自己就更没什么话跟他说了。

【借过。】

她表现的很冷淡,这让方芝涟很是受伤,他以为像夏妙然会记得自己,就像他一样,记了夏妙然多年。

榴红厌恶地瞪了瞪方芝涟,小声说道:“瞧着仪表堂堂,原来是个登徒子。”

方芝涟的小厮“嘿”了一声,准备上前讲理。

但方芝涟拦住了他,默默看着夏妙然聘婷的背影,说道:“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不,准确的说,夏妙然的模样长得太合他的心意了,即纯然又娇美,就像是那洁白无瑕的栀子花,让方芝涟无法将她放下。

小厮可算是懂了近来他的异样是因何而来,他转了转眼珠子,小声地说道:“公子出身高贵,想要什么女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方芝涟呵斥了他,但心思却被小厮的话给说动。

方芝涟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手里的豌豆黄,道:“我就爱这口豌豆黄,如果不是吃腻味了,我是绝对不会换口味的。”

她不过就是嫁了一个书生而已。

“让方家的人,把这给盯死了。”

“好嘞,公子。”

方芝涟又问,“之前让人查的那个姑娘,可有消息?”

小厮跟在方芝涟的身后,说道:“公子,咱们的人一路跟着那位姑娘,眼见着她进了一座府邸,他在周围问了问,没想到会是京城的那位章家老太爷,同名同姓,且听闻是从京城而来,绝对是章老太爷无误。”

方芝涟大喜,道:“看来那姑娘正是长宁侯的女儿蔡紫絮了,既然章老太爷都在,想必那位三皇子亦在。”

这是一个意外之喜,本来只是送表妹夏婉然回江州而已,没想到会碰上章老太爷。

曾经的朝中的一品大臣,亲女进宫当了妃子,育有一子,名为楚嘉熙,行三。因为生性顽劣,得罪了丞相,随后被送去青山寺反省,但途中遇刺,虽救了回来但伤了根子,所以章老太爷辞官想要回老家休养,一并将楚嘉熙带走,京城人人都知,三皇子楚嘉熙已成了废棋,章家一脉,从此低调行事。

“那位如今在何处?”

小厮锁眉想了想,说道:“这个时辰应当是在书院。”

方芝涟哂笑,堂堂皇子竟然在这穷乡僻壤的书院进学,说出来岂不是笑掉人的大牙?

“那我们便等他们散学了再说,顺便见见我那位表妹夫。”

既然夏妙然现在是顶着夏婉然的名儿出嫁,闻人翎自然是他的妹夫无错。

天色一眨眼便暗了下来,夏妙然的马车行行晃晃到了白马书院,她掀开车帘,手里还拿着给闻人翎带的披风,唯恐他受了寒气。

她美目盼兮,小脸盈笑,迫不及待地朝他走了过去。

她裙摆随风微荡,发丝飞扬,夜色为她添了一层黑色的薄纱,多了几分美意。

【我来接你啦。】

章嘉熙见状,酸的不得了,捣了捣他,挤眉弄眼儿。

闻人翎快步,接过她的双手,暖着她,道:“天凉了,让车夫来接我便是。”

【不乐意让我接你呀?】

“不不不,我很乐意。”

夏妙然翘起唇角,饶了他这一次。

但一道男声,让二人的表情变了又变。

“表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