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府因为嫁妆给闹的鸡犬不宁,钱管家又是请大夫又是让丫鬟安抚住夏婉然,整个人忙的团团转。

夏万昌因为脚踝崴着,所以冷汗直流,他养尊处优多年,何时受过这种折磨,他面色铁青着,浑身颤抖,也不知道被气的还是被疼的,反正极为狼狈。但最让他恼火的还是夏婉然的态度,他这个亲爹都被摔得站不稳脚,这个女儿连动都不动,只会傻愣着看着那些嫁妆。

夏万昌取下扳指,径直砸向夏婉然,他咬牙切齿,愤愤道:“你这个孽女,没有用的东西1

事到如今,夏万昌若是还没有发现自己被当成猴耍了,那还不如一头撞死,省得丢人现眼。

他看着那碍眼的箱子,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方湄华自作聪明倒腾了这么一堆破烂玩意儿,自己也不会在闻人翎那里落了下风,以至于为了搭上章家的关系,自己这个官老爷还得去讨好他!

真是风水轮流转,之前还瞧不起人家寒酸,结果一转眼,人家就搭上了京城大官还做上了生意。反观自己,就算娶了方家的庶女又如何?还不是没有个屁用!

夏婉然的丫鬟眼疾手快,拉着她躲开了砸来的扳指。

那清脆的落地声,唤醒了夏婉然。

她呆愣愣的看着这连外面乞讨的乞丐都不用的东西,火冒三丈,夏婉然二话不说,转头就走,打算去找夏妙然去算帐。

她欺负了夏妙然十六年,如今出嫁了,翅膀也硬了,连她都敢骗,不知死活的贱人!

夏万昌看她神情不对,就知这没出息的女儿要做什么事情,他太阳穴发痛,指着丫鬟道:“给我拦住她。”

夏婉然满心欢喜盼着自己的嫁妆,却得到了这么些破烂,更别说戏弄她的人还是夏婉然一向瞧不起的夏妙然,这种羞辱让她恨不得当场晕过去。

夏万昌阴冷着眼神,这个亏,他不仅得吃下,还不能明着面上的反抗,因为这嫁妆从始至终都是夏家缺德。

他忍着痛意,招来钱管家,附耳低语,叮嘱着他。

钱管家下意识望了他一眼,很快收回视线,应了一声。

这真是不把二姑娘压榨到最后一滴,誓不罢休埃

夏府的鸡飞狗跳,远在钱角巷的夏妙然自是不知,她亦不知道那个亲生父亲正在算计着她。

秋雨绵绵,天气冷了,蒋氏的老毛病就犯了,双腿一到夜里就发酸发痛,难受的很,夏妙然特地给她缝制了护膝,虽然无济于事,但总归是孝心一片,蒋氏很是喜欢这对护膝。

不过,蒋氏腿脚不便,就让夏妙然多了些忙碌。

因为书院的掌厨有了事,所以近来学子都是家中送饭菜。

“姑娘,咱们真的要去书院呀?”

夏妙然把乐乐放回窝里,斜睨着,抿嘴笑了笑。

【我不去书院,难不成还要劳烦娘啊?】

榴红干笑几声,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奴婢这是有些怕了。”

夏妙然用肩膀撞了撞榴红,不同前些日子的惶恐,她摇头晃脑地说道。

【你家姑娘我现在也识字啦!可厉害了呢,闻人翎还说我聪颖呢,不过就是一群读书人嘛,怕什么!被夫子罚骂的时候,其实也惨兮兮的很呢。】

榴红夸张地吹捧着她。

夏妙然傲娇地轻哼一声,小手背在身后。

“姑娘,你去哪?”

【去拿食盒,送饭呗。】

不得不说,这辆马车买的很合适,去个什么地方也都方便。

夏妙然没去过白马书院,但车夫去过多次,不用她操心路程。

能上的起书院大都是家境富裕之人,马车自然也不会缺少,所以这条路就堵了起来。

夏妙然慢悠悠地掀开车帘子,不经意间和一双漂亮的眼眸对视着,她下意识缩了缩,但察觉到对方的善意,夏妙然回之一笑。

她小嘴翘起,乖巧怡人,那是个容颜姣好的姑娘呢,长得可真美。

不过这路一直堵着也不是个法子,她担心闻人翎会等急,所以就让榴红去给车夫知会一声,将马车停在一旁,她们两个步行前去。

榴红拿起油纸伞,伺候着她下了马车。

夏妙然拎着食盒,发现旁人也都下了车,水盈盈的杏眸弯起,对榴红无声说道:走吧。

她俩步伐缓慢,避开浅浅的水坑,裙袂荡漾,湘妃色的裙儿衬出她的温婉俏色,夏妙然面容出色,为这暗鸦鸦的天气增添了几分艳色。

“你是不是有个同窗叫闻人翎?他不是娶了县令的女儿么?还来咱们这白马书院做甚?去府城多好,直接就能吃了软饭呢。”

一个身形消瘦的书生说着,他身边站着的是他好友,长得勉强清秀。

“嗐,要我说闻人翎也挺倒霉的,娶了个哑巴女当妻,就算是个县令之女又如何?反正咱们这位闻人兄相貌堂堂,待以后高中了,吃其他官家的软饭未尝不可呀。”

“听说那位哑巴妻,是个无盐女,所以常年不出府门,真是替闻人兄惋惜埃”

“这说明什么?软饭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吃上的。”

二人相视一笑,随后大笑出声,满满的嘲弄,让人听着直皱眉头。

夏妙然离他们只有几步远,听的清清楚楚。

夏妙然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她一向带笑的眼眸此时暗淡无光,紧握着食盒的手指攥的发青白色,夏妙然不自觉就垂下了头。

她虽然怨恨夏婉然,但从没有因为她的哑疾而谩骂过,人生下来不可能无病无灾,所以夏妙然对待夏婉然的时候,是以一种看待常人的眼光去接触她。

没想到,如今她倒成了一个哑巴,不仅被人瞧不起,还连累了闻人翎。

夏妙然想起闻人翎对自己的种种照顾与体贴,她为闻人翎感到不甘,他分明是个出色优异之人,只是娶了县令的女儿,凭什么就要因为这一点,就能毁掉他从前的所有勤劳与努力?

夏妙然面无表情,静静地望着那两个碎嘴的书生。

她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榴红下意识地拽住夏妙然的手腕,不想让她闹出什么风波。

夏妙然挣开她的手,眼神平静无波,但榴红却看出了一种固执。

一阵风忽然吹来,榴红的油纸伞差点儿没能拿稳,风吹的极大,裙摆随风晃动,夏妙然眯起了眼睛,首先护住那食盒。

因为这风,夏妙然头顶的油纸伞偏移,水珠倾洒落下,一滴雨水落在她的眼角处,好似美人垂泪,楚楚动人。

当油纸伞再次遮住那雨的时候,夏妙然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她抬眸仰望,惊喜装满了她的心房。

闻人翎擦了擦她的眼角,声音低柔,“怎么哭了?”

夏妙然笑着摇头,解释着这是雨珠不是泪珠。

闻人翎身形高大,一袭书生衣衫,气质高雅,俊秀的人总是能让人留意到。

所以他的出现,成功的让刚才那两个说闲话的人笑容僵硬。其中一个书生扯了扯对方,努努嘴,让他看夏妙然的手语。

另外的书生眼神由鄙夷变为惊艳,他干笑着抿嘴,有些惋惜,美人不能言,始终是个缺憾,再美又如何?

闻人翎抬了抬伞面,望向他们,他的眉宇夹杂寒霜,眼神凌厉无情,他薄唇微勾起,骇人的气势让他看起来难以接近。

“背后说人闲话,不是君子所为之事,若是有胆,大可与我当面对峙,何必背后嚼人舌根?”

“软饭又如何?我乐在其中,只要我妻子不嫌弃,轮得着你们这群妖魔鬼怪来对我们指指点点?”

“乙班的唐荃,甲班温之故,两个连秀才都中不了的人,有何资格来对我评判?”

“等你们何时超过我,再言吧。”

闻人翎在书院门口等了些时间,未见到夏妙然,所以就往外寻了寻。人群中那么多人,他一眼就找到了夏妙然。闻人翎自然也听见了他们的非议,但千不该万不该,带上了夏妙然。

不论那颗水珠是雨水还是泪水,妙妙是因为他的牵连而受到了委屈。

闻人翎接过食盒,以绝对占有的姿态挡住那两个的视线,他刚才的漠然转瞬即逝,因为他只会对夏妙然一人温柔。

“提了这么久,手累么?”

夏妙然眨眨眼睛,摇摇头。

闻人翎笑了笑,“走吧。”

不过他们刚走几步,闻人翎就回了眸,眼神满是恶意,薄唇轻启,无情的无声吐字。

——废物。

跟在身后的榴红瞬间寒毛直竖,实在是他的神情太过可怖。

连榴红都如此,就别提那另外两个人了。

夏妙然偷偷地瞧着他,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一个浅浅水坑,溅的绣花鞋都有些湿漉漉。

闻人翎无奈失笑,将伞递给她,他则弯下腰用帕子擦了鞋面,神情虔诚温柔,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夏妙然垂眸看着他的黑发,心里就像是揣着了一只小兔子,活蹦乱跳。

她舔了舔唇瓣,单手动了起来,向他说了句话。

【天气好冷,我可以抱抱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