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人翎和夏万昌闭口不提二人之间的交谈,也没有再说起闻人翎的那桩生意,好似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夏妙然的错觉。

夏妙然安静地坐在闻人翎的身边,小口吃着虾仁,她能感觉到夏夫人时不时扫来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恶意,使得夏妙然哂笑地勾起唇角,她看归看,不耽误自己吃喝就行。

她不是夏夫人肚子里的蛔虫,当然猜不出夏夫人因何而怨恨着她,反正夏妙然懒得多想,就算猜出了就如何?该有的怨一分也不会少。

突然,摆在她手边的小碟上多了刚剥好的虾,夏妙然一下子就看见了闻人翎那修长有力的手指,虽然白皙但看起来并不文弱,因为它骨节分明,透着几分男子的坚毅感。

夏妙然顺着他的手掌抬眸望向他,乖巧一笑,那漂亮的眼眸满是喜悦,然后投桃报李,用公筷夹了菜放进他的手旁小碟中。

闻人翎在朝堂上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也就愈发的珍惜像夏妙然这般纯善的性子,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感到无尽的厌烦,只有夏妙然会让他感到松懈的快感。

他用帕子擦了擦手,掩饰住想要揉她发的冲动,轻轻含笑,将夏万昌等人视若空气。

夏夫人吃的不如意,她本身就心里有气,现在更是堵在嗓子眼里,想要发泄出来,真不知道这闻人翎给老爷灌了迷魂药,让老爷都舍得下本钱拿出羊脂白玉来!也都怪自己太小看了这闻人翎,没能顺利的给夏二一个下马威不说,还让闻人翎给提起了嫁妆。

夏夫人将嫁妆的事情给藏的好好的,答应夏万昌会给夏妙然陪送几件好物件,说来也是他心虚,觉得对不起这个一向不得他重视的女儿,临了就想让夏夫人补偿一下。但夏万昌小瞧了夏夫人的小气,嫁妆都是破烂,就连嫁衣也极不合身,只不过夏妙然偷偷改了改,才让嫁衣看起来不那么的宽大。

这顿午膳,要属闻人翎和夏妙然吃的最安心,当他们二人坐上了回程的马车时,夏妙然刚钻进车厢,就打了个嗝,吓得她连忙捂住嘴,闹出了这个动静,可不止是耳朵发红,就连白皙的脖颈也微微泛出粉来。

她眼睛水灵灵的,遮住了唇,更显出她眉眼的精致,夏妙然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迎着闻人翎的目光,羞赧地捂住了脸。

实在是太丢人啦!吃的都打饱嗝了,会不会被他认为自己是个饭桶啊!

【我我没吃饱!刚才只是一个意外?

闻人翎看着她掩耳盗铃地解释,清隽的眉宇假装正经,握拳抵唇,拼命掩住笑意,别看他文质彬彬,实则是个蔫坏的人,心里头起了坏心思,问道:“没吃饱?不如我下车再给你买些糕点?”

夏妙然瞪圆眼睛,愤愤地抿起小嘴来。

坏胚子!明知道自己是吃饱了打得饱嗝儿,现在竟然还说给自己再买糕点!?

闻人翎见好就收,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髻,掀帘对榴红说道:“不远处有个卖零散的山楂糖,你去买上半斤。”

榴红收了碎钱,道:“好嘞!姑爷。”

“那家的山楂糖很不错,你肯定会喜欢的。”

夏妙然狐疑地看着他。

【不酸嘛?】

闻人翎摇头,“咱们隔壁住了个婶子,她有个小女儿,今年不过六岁,她说了,这山楂糖最适合姑娘家吃。”

夏妙然知道山楂开胃解腻,听了闻人翎的解释后对这个山楂糖更是满怀期待,一下子就把刚才闻人翎的坏给抛在了脑后。

闻人翎见她表情就知哄好了她,眼底笑意更浓。

那个小姑娘说这山楂糖最适合小孩子吃,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哄孩子的绝佳武器。

“妙妙。”

她猛地抬眸,眼里是前所未有的明亮。

闻人翎勾唇,道:“岳丈之前对我说,他打算多给你补贴些体己钱。”

夏妙然面颊抽了抽,她这爹一直是个虚伪的人,说话就跟放屁差不多,闻人翎该不会信了吧?

【这事儿以后再说吧。】

闻人翎笑了笑,看着她纠结的小脸,没有继续再多说什么。

他之前对夏万昌说的话,其实很简单。只是将自己买院子的方法告诉了他,让夏万昌认知到这钱来的有多快,能让夏万昌同意和自己合作不仅仅有银子在使力,更重要的是他和章家搭上了关系。

夏万昌在江州当县令已有多年,江州是个无法做出政绩的地方,又是江南的偏远之地,所以夏万昌升官之路让他盼了许久。他的存在又不值得远在京城的方家给他牵线搭桥,所以他日日夜夜都盼着升官。

而章家的老太爷便是从京城来的大官,致仕后回了老家江州,章嘉熙得了父母之命,陪着老太爷在江州过着悠闲日子。

只要夏万昌得到了章家老太爷的举荐,说不定就能升官有望。

闻人翎只是稍稍提了句章老太爷便爱羊脂玉,夏万昌就想到了那尊雕件,一步一步踏进了闻人翎埋好的坑。

闻人翎为何提起这雕件,还是因为夏婉然曾经拿着它来拜见闻人翎,口口声声说这是夏妙然的嫁妆,她想借着夏妙然的名头让闻人翎放她一条生路,所以闻人翎记得很清楚。

想起前尘往事,他不由得吐出一口郁气,这次,他要让妙然亲眼看着曾经欺负她的人,是如何在她面前俯首听命。

“瑾瑜,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闻人翎扶着夏妙然下了马车,问道:“是有人来找过我么。”

蒋氏一笑,“你还真猜对了,前不久你那个同窗找来了,就那个清清秀秀的跟个小姑娘似的。”

闻人翎颔首,“我晓得了。”

这时,刘婶子开了门,正好就见到了他们,热情地打着招呼,眼睛不由得多看几眼夏妙然,咂咂嘴,这县令的女儿长得就是漂亮,简直跟个天仙似的。

夏妙然对别人的目光向来很敏锐,感觉到刘婶子没有恶意,便温婉地露出笑来。

刘婶子笑得合不拢嘴,乖乖,县令的女儿冲着自己笑了!可真好看。

闻人翎拍拍她的头,“这位是刘婶子。”

“新媳妇真俊!蒋娘子啊,这儿媳与儿子真般配呢,以后有你享福的时候呢。”

“哎哟,借你吉言借你吉言1

“瑾瑜啊,带着你媳妇进家吧,我跟你刘婶子有些话要聊呢。”

闻人翎点头,牵着夏妙然的手走了进去。

刘婶子对蒋氏挤眉弄眼,逗得蒋氏忍俊不禁。

夏妙然咬了咬唇,快步跟上了他,倒也没有挣脱。

“这就羞上了?脸皮可真是保”

夏妙然在后翻了个白眼,哪家姑娘不都是面皮薄的?以为都跟你们这些臭男人似的?

这“臭男人”一词,还是从夏夫人嘴里学的,每每听见她都在心里盼着夏万昌和夏夫人打起来,可惜,她很失望。

“我等下要出门一趟,想吃什么?我回来给你捎一些。”

她摇摇头,没什么想吃的呢。

【你要去找你的那位同窗吗?】

闻人翎换了件外衫,说道:“嗯,我很快就回来。”说罢对着她一笑,便出了门。

这没有了闻人翎的存在,秋月终于敢说话了。

夏妙然面无表情,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正都是一些废话,就当解闷了。

闻人翎优雅地抻了抻袖口,清风霁月。

他是要去找章嘉熙,但主要还是去给章嘉熙挖坑,模样清俊斯文,量谁也看不出他芯子里是个蔫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