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捉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秋意渐渐袭来,昨日还挂着暖色,今个就多了凉爽。

今儿得回门,所以榴红仰着脖子往外面看了看,小声地说道:“也不知道姑爷买了什么回礼。”

夏妙然最了解自己身边的这个丫鬟,莞尔一笑。

【我昨天从他口中得知这院子是新买的,想来手里应该没有多少余银,我借着机会对他说不要太过破费,礼轻情意重。】

夏妙然不愿意做那种表面上和夏夫人关系亲近的样子,索性就顺着闻人翎的话说了下去,这样一来闻人翎也不会多疑自己的对回门的敷衍,反而还会觉得自己是个体贴人。

在夏夫人和夏万昌身上花银子,这简直让夏妙然觉得万分可惜,有这闲银子她宁愿去施粥也不愿给了夏家的人。

榴红讨巧说道:“姑娘真真是个聪慧的人1

夏妙然笑着挑了挑柳眉,但转念想到要去夏府,好心情一下子就跟泼了冷水似的,蔫了。

她趴在桌上,一脸沮丧,皱起八字眉来。

唉,为什么要有回门这个规矩呢?真是让人苦恼。

“妙妙。”

夏妙然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一下,猛地站了起来,她惊恐地望向榴红,二人皆是错愕的模样。

她刚才若是没有听错的话,那应该是闻人翎的声音吧?

他是在喊自己?

不对,他是绝对不知道自己叫夏妙然的。

夏妙然咽了咽口水,抓紧了自己的手,忐忑不安。

当闻人翎踏门而入时,就见到夏妙然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自己,或许就连她自己都未曾发现眼底的恐惧有多么的显而易见。闻人翎心口发闷,抑制住满腔的心疼,面上看着还是那个儒雅斯文的闻人翎。

“你之前不是说想养猫儿,瞧瞧,我给你带来个什么小玩意儿。”

闻人翎从袖口里露出他的手掌,一只巴掌大的纯白色奶猫就窝在他的掌心里,湿漉漉的眼瞳一下子就撞进了夏妙然的心里,这是一只面相极好的猫儿,最让人喜爱的还是那双鸳鸯眼,一蓝一黄,简直比夏妙然见过的所有宝石还要璀璨。

夏妙然情不自禁地捧住自己的脸,它真是太可爱了。

闻人翎轻轻一笑,将猫儿放在她的腿上,眼神温情地看着夏妙然的笑脸,解释道:“它叫喵喵,原先的主人家取得。”

随着他话音刚落,夏妙然松了口气,她没有暴露身份,还好还好。

可是,为什么自己还会有些难过沮丧呢?

夏妙然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猫儿的耳朵,嘴角不由得抿起。

连只小小的猫儿都有人唤它的名字,但是自己呢?从懂事以来,就从未听过旁人唤她的名字,即便是其他庶妹,还能被她们的生母喊一声亲昵的小名,唯有自己,像是只能活在阴暗角落里的青苔,被人践踏,还要挨骂一声说是弄脏了她们的绣鞋。

夏妙然屏息,维持着脸上的欢笑。

【可以换个名字吗?】

闻人翎自然不会反驳她,“可以。”

【那就喊它乐乐吧。】

简单明了的祝愿。

闻人翎眸色加深,观察着夏妙然的神情,他顺势道:“你在闺中可有小名儿?如今你我二人已成亲,喊你夫人有些生分,在外人面前自是可以这般行事,但在家中,我想与你更近一步。”

他从来不做无用之功,买来这只猫儿就是为了喊夏妙然一声“妙妙”,所以铺垫了这么久,也该道出他的真实想法。

他曾经是个含蓄的人,等到失去了夏妙然后,他才恍然发觉,他很后悔当初没有将自己的全部心意告诉夏妙然。

他语气真诚,甚至带了些许恳求的意味,这让夏妙然慌乱地挪开了视线,不敢和他继续对视下去。

【我没有小名儿】

闻人翎追问道:“家中未取么?”

夏妙然只觉得自己的侧脸要被闻人翎的眼神给烫出烟来,哪还顾得了想七想八,手上摸着猫儿的耳朵,点着头。

闻人翎展颜一笑,流露出少年郎的恣意风流,失了稳重。“既然如此,我来给你取个如何?”

夏妙然拢起柳眉,微微侧脸。

【取什么呀?】

“我很少见你独爱什么,唯独猫儿一物让你对我念叨许久,那便是妙字吧,即美好之意,日后,我唤你妙妙如何?还好你把这猫儿的名字给换了,要不然”他失笑着摇头,脸上满是温柔。

夏妙然怔住,她望着闻人翎,眼睛发涩,鼻尖发酸,笑容不自觉扩大。

十六年了,终于让她等到了被人呼唤的这一天。

闻人翎好似没有看见她的眼泪,他不会揭穿夏妙然这种笨拙的伪装,还不到时候,他的妙妙还没有完全的信任他,如果贸然的点破她的身份,这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

他托起夏妙然腿上的猫,抱于臂弯里,男子与白猫,笑容和熙,让夏妙然多年都无法忘却当初的那份温暖。

“来了么?”

夏夫人催着刘嬷嬷,眉心蹙起,显然耐心即将耗光。

“老爷夫人,姑娘和姑爷到了1

夏夫人斜睨着夏万昌,嘴里不饶人,道:“你这位岳丈还不快去迎迎你的好姑爷?”

夏万昌不为所动,只喝着茶。

夏夫人冷笑一声,“去把赵姨娘给我带来,我这脚上疼得很,让她来伺候我。”

她就是要让夏妙然亲眼看看,她的生母是如何在自己面前低三下四的。

夏万昌捻着茶盖子,碰了碰茶盏,淡淡道:“不要太过火。”

“你管我做甚?当初真是瞎了眼的看上了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

这话一出,下人全部低头,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夏万昌老脸一红,自然是火气惹得,他瞪了一眼夏夫人,又顾及着她背后的娘家,只能在心里骂她。

夏万昌掐着点,起身出门,正好就见到了夏妙然和闻人翎,一边的榴红和秋月还拎着礼,他这心里就泛起了嘀咕,这闻人翎何时发了大财?该不会走了什么歪门邪道吧。

“岳丈。”

“贤婿1

夏妙然对他行了礼,随后就垂下眼睛,不再和夏万昌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对他还是存了恨。

夏万昌不以为然,笑着问了夏妙然几句,但都是闻人翎替她回答,说的滴水不漏。

夏妙然这时终于见到了夏夫人,她腿边有个妇人跪着,低着头,让夏妙然看的并不真切。

直到夏夫人向夏妙然招了招手,想要拉着她说些话。

夏妙然这时看清了跪在她腿边的妇人,她咬了咬贝齿,有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心疼,差点就让夏妙然维持不了笑容。

闻人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敛住眼底嘲弄,这方湄华真不愧是方家人,一脉相传的龌龊。

“我不小心崴了脚,正好这刘姨娘懂得推拿之术,只能让她来伺候我了,瑾瑜别见怪。”

她这句解释,更是让夏妙然觉得难堪。

闻人翎眉宇间蕴着淡淡的笑意,“其实今日,我是有桩生意想要与岳丈详谈。我知晓岳丈清贤,但这赚钱之法,最好还是不流外人田。”

夏夫人来劲了,问道:“什么生意?”

闻人翎目光短暂的停留在刘姨娘身上,但笑不语。

夏万昌挥手,说道:“你下去。”

夏夫人没法反对,只能眼睁睁看着刘姨娘就这么离去。

如此一来,闻人翎不费吹灰之力就让夏夫人的刁难给解开。

闻人翎上前一步,附耳对他说了些话,只见夏万昌眼底精光掠过,捋着胡须,装模作样的沉吟了片刻,道:“可。”

闻人翎笑了笑,并不意外他的同意。

夏夫人和他同床共枕多年,一看他那模样,就知道闻人翎说了件大好事,她这心里愈发的瘙痒难耐。

“夫人,你那尊羊脂白玉的雕件还在库房吗?”

夏夫人想也不想,说道:“给女儿陪嫁了。”其实她早就藏起来,专门留给夏婉然,所以她才会在夏妙然的嫁妆上动了手脚。

夏万昌扬眉厉声道:“什么?”败家!

“夫人,你愿意为了完成岳丈的大计将雕件送回来么?”

夏妙然眨眨眼,什么羊不羊白不白的?

听不懂,那就点头了。

闻人翎欣慰一笑,“岳丈,你有个孝顺的女儿。”

夏万昌颔首,道:“是啊,所有女儿中,就她最孝顺。”

“那岳丈,明儿我就专门给您送来。”

夏夫人看着他们一唱一和就定了此事,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夏妙然的嫁妆里哪有什么羊脂白玉!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送来。

“好,我让管家在家中等着。”

“老爷,我那里还有别的雕件呢?别让女儿受了委屈。”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夏夫人咬紧牙关,无碍,等明日再偷天换日也不迟。都怪这闻人翎,究竟出了什么主意!

闻人翎抬手将妙然的簪子扶正,笑的清雅,看不出丝毫恶意。

夏万昌和夏夫人的反应皆在他的算计之中,这世上每个人都有弱点,捏准了,万事皆顺。

你欠了妙妙的嫁妆,就给我好好还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