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麻烦上门 (二合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客栈老板很是热情,足足给沈未白三人说了快两个时辰的迦南传说故事。
  但是,却没有沈未白想要的。
  第二日清早,客栈老板又给三人准备了很有特色的迦南美食。
  知晓她们要在镇上逛逛,还热心的说了好几个值得外地人游览的地方,也告诉了她们一些在迦南不能触碰的禁忌。
  比如,在迦南境内,无论是城镇,还是荒野,路边偶有一些被雕刻得面貌狰狞的石柱,石柱上或许会挂着彩色布条,也许会沾着带血迹的动物毛发,看上去十分怪异。若是见到这些石柱,是千万不能触碰的,否则就会犯了当地人的忌讳。
  若到了河边,溪流,看到有蹲坐的石像,也不能去坐,更不能触碰。
  沈未白三人将客栈老板的话一一记下后,便离了客栈。
  沧江虽然不大,但仔细逛着,却也破费时间。
  有了客栈老板的提醒,三人走在忽上忽下的青石板路上,果然看到了好几个石柱。
  那些石柱上雕刻的形象,看不出是什么,不像是中原的产物,很有迦南的风情,而且雕刻的线条十分粗犷,使得石柱都变得狰狞了几分,令人恐惧。
  “这些石柱看上去好邪门。”星鸾虽未靠近,但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了句。
  柳茹立即回眸,食指竖起在自己唇上比了比,眼神暗含警告。
  星鸾忙紧闭双唇。
  见无人注意后,柳茹才低声叮嘱,“迦南传承与中原不同,礼仪风俗更是差别甚大。或许,你心中无法理解的,却是他们所信仰的,以后要谨言慎行,不要为主公招惹麻烦。”
  “我知道了。”星鸾低下头。
  沈未白虽未说话,但站在原地也能将两人的低声耳语听得清清楚楚。
  待柳茹‘提醒’完了之后,她眸光才从石柱上收回,对二人道:“走吧。”
  她们今日还有正事,并非只是为了闲逛游览。
  昨夜,从客栈老板口中并未打探到有关于青帝衣冠冢的消息。但,沈未白并不确定,这是因为客栈老板也只是一个迁来的外户,所以不了解,还是说迦南真的没有这方面的传说。
  所以,今日的计划没有变动,他们还是要暗中打听一下有关于青帝衣冠冢的消息。
  沧江此地,外来人颇多,且很多都是中原来的商人。
  街上的迦南人,在看到沈未白三人中原服饰的打扮,也并未觉得多奇怪,但流连在她们身上的眸光还是很多,几乎都是被她们的容貌吸引。
  一个早上,走了小半个镇子,依然一无所获。
  随便找了家食肆,选了个清净的位子坐下后,她们打算下午再继续走走。
  “这里打听消息不太容易。”走了一早上,双腿发酸,柳茹发现了这一点。
  坐下后,她接着宽大的袖袍遮掩,暗暗揉着自己发酸的小腿,抿唇道:“最大的问题,还是语言不通。而且,这里的茶寮,酒肆,也不像中原那样容易打听消息。”
  “嗯。”沈未白点了点头,她眸色平静,倒也看不出是否失望。“你说的没错,最大的问题就是语言不通。”
  她们能在沧江镇行走,还是因为这里的人大多数都会中原话。
  但是,若要打听一些迦南的传说轶事,谁会无端的用中原话来交流?除非,她们刻意的去打听,然而这并不是沈未白想要的结果。
  青帝衣冠冢这件事,只适合低调而行,不适合广而告之。
  这种事,无论真假,若是有人刻意打听,很快就会传播出去,节外生枝,甚至找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星鸾给两人斟茶,又用身上带着的软帕,仔细的将桌面擦了一遍。
  这时,食肆中的跑堂过来,见她们中原穿着,便笑得露出整洁的白牙,殷勤的用不太流利的中原官话招待——
  “三位姑娘,请问想吃些什么?”
  当看清三女容貌的时候,他更是露出惊艳的呆相,半天回不过神来。
  星鸾看了沈未白一眼,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便道:“随便给我们上几个当地的特色菜吧。”
  说完,又想到了什么,让星鸾脸色一变,补了一句,“那些虫子做的菜除外!”
  跑堂一愣,总算是从眼前的美貌中清醒,了然的点头。
  不过,虽然星鸾表现得很抗拒,他还是劝了句,“这可是我们迦南美食最具代表的菜了,姑娘确定不尝试一下?其实,不用想太多,您只把它当做是一道特殊的菜肴,吃进嘴里是很美味的,我保证你只要尝试过,就会上瘾。”
  “不必了。”星鸾板着脸拒绝。
  沈未白见她脸色隐隐发白,心中觉得好笑,她还是第一次见星鸾如此。
  “嗯。”柳茹也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毫不遮掩的表现出自己的抗拒。
  “那……三叫要不要试一试?这也是我们当地的特色菜,我们家做得尤为正宗,我保证你们到了别家,绝对吃不上更好吃的三叫!”跑堂见她们是真的不喜欢,也没有再继续说服,转而推荐另一道菜。
  “什么三叫?”星鸾眼中很是茫然。
  什么菜名,奇奇怪怪的?
  柳茹也投来好奇的眸光。
  “咳咳。”在跑堂准备解释的时候,沈未白轻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的好奇。她对跑堂道:“不必了,你就按照正常些的上就可。”
  “好吧。”跑堂没有成功推销出当地名菜,显然有些失望。
  沈未白并不打算让他失望下去,她往桌上放了一两碎银,在跑堂眼神一亮时打听,“我们初到贵地,怕对当地习俗不太了解,而冒犯到。也对迦南一些传说故事很感兴趣,不知哪里可以帮我们?”
  早上逛了一圈之后,沈未白就发现了,这里并没有什么说书,书斋之类的地方。
  跑堂得了赏,脸上的笑容又真诚了几分,也不在意招牌菜推出去了几道,把桌上的银子偷偷藏在袖口里,才道:“几位小姐可找对人了!要说,咱们迦南的习俗确实多,而且村村寨寨不大相同,每一个部落都会有自己的规矩,稍不注意犯了忌讳,确实很麻烦。不过,大体的规矩都是差不多的,这一点您随便找个当地人询问,都能告诉您。但是,若想要知晓一些古老的传说故事,那恐怕要去找部落里的阿嗲了。”
  “阿嗲?”柳茹反问。
  跑堂点头,“就是部落里的长老,咱们迦南的传说故事,都是靠着每个部落里的长老口口相传,这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其他人,知道的也只是些皮毛。”
  “原来如此。”柳茹点了点头,对跑堂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这一笑,让跑堂脸上的表情都痴了痴,“你们都是年轻貌美的姑娘,最好还是不要去一些偏远的部落,就在沧江镇,还有附近几个镇子玩就好了,免得犯了忌讳。”
  谢过了跑堂后,等他离开,三人才小声交流。
  “长老的话,恐怕不容易找吧。”柳茹蹙眉道。
  星鸾倒是自信的说,“属下朝这方面去探一探。”
  沈未白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她的做法。
  “那……何为三叫?”星鸾还是忍不住好奇。
  柳茹也同样看向似乎知道内情的主子。
  沈未白垂眸抿了口茶,对好奇的二人微微一笑,充满善意的说:“这个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免得坏了胃口。”
  说话间,跑堂已经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还特意送了迦南的果酒。
  只是,还未等跑堂离开,她们连筷子都还未拿起来,就有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进了食肆。
  食肆里的客人不多,但看到这群人进来后,脸色纷纷一变,丢下筷子就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顷刻间,整间食肆就只剩下沈未白她们这一桌。
  跑堂的人见到这群人,尤其是为首那个穿着迦南服饰,脖子上挂着银饰,兽牙的男子时,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沈未白不悦的皱了皱眉。
  尤其是,当她看到这群人明显朝着她们走过来的时候,幽深眸底更是寒芒涌现。
  “扬……扬少爷……”
  “闪开!”
  跑堂刚刚开口,就被那为首男子身边的人一把推到了另一边,撞翻了桌子。
  沈未白眸色更冷。
  星鸾也冷峭着脸站起来,握紧了手中的剑。
  “美人,我总算是找到你了!没想到,你身边还跟着两个各有风情的小美人啊!今天,本少爷还真是艳福不浅!”跑堂口中的扬少爷无视了其他,那双吊梢眼直勾勾的盯着沈未白,心中所想的龌蹉心思,简直就差刻在脑门上了。
  沈未白双眸缓缓眯了起来。呵,这是什么恶霸强抢民女的狗血剧情?
  穿越至今,沈未白还是头一次遭遇这样的事!
  以前,在安亭伯府里,她装作病秧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不会碰到这类败类。
  离开安亭伯府后,她哪怕出行,也都被各地的属下安排得妥妥当当,更没有机会如此了。
  如今,遇上这样的事,她除了恶心之外,就是有一点点新鲜感。
  “星鸾,把他们丢出去。”沈未白垂下眼眸,神态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语气却比刚才要冷了许多。
  “是!”
  星鸾早就忍不住了,就等着主子这句话。
  没有丝毫犹豫,星鸾就拔剑扫向那位扬少爷。
  恐怕,这位扬少爷也想不到这看着娇滴滴的美人说出手就出手,当剑光扫过的时候,他吓得都忘了后退。
  幸好身边的人反应及时,拉了他一把,才将他从星鸾剑下救出。
  侥幸没受伤的扬少爷后怕之余,脸上的阴戾也不再掩藏,直接吩咐手下,“把她们三个都给我抓回府!”
  迟迟而来的食肆老板根本控制不住这个场面,只好吩咐跑堂赶紧去找人。
  跑堂从后面离开,前面的大堂却已经打成了一团。
  食肆外面,围着不少人,却都没有靠近。
  认识‘扬少爷’的人,在目睹这一幕后,都向沈未白三人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而不认识的人,在看到一群男人都打不过一个女人,被丢出食肆外,都忍不住拍手叫好。
  “哎哟!”扬少爷是被星鸾一脚踹中胸口,飞出客栈落在了他那群狗腿身上。
  星鸾站在食肆门口,眸光冷冷的看着他们:“你们应该庆幸,我接到的命令是把你们丢出来,而不是取尔等狗命!滚!”
  “你、你……”
  噌——!
  星鸾刚刚收回去的剑,再次出鞘。凌厉的眼神里,满是冰冷,震慑众人。
  似乎,扬少爷这群人再多说一句废话,就会立马丧命!
  来自死亡的恐惧骤然江临,扬少爷眼底的阴戾未消,却也多了几分畏惧。
  他被仆人扶起来,捂住胸口被踹的地方,只放了一句狠话,就带着人狼狈离开。
  “你们给我等着!”
  “哼!”星鸾看着他们狼狈离开的背影,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扬少爷虽离开了,但围在食肆门外的人依旧不少。
  星鸾眸光冷冷的扫过来,众人惊醒纷纷散去。
  眼前恢复平静后,星鸾才转身大步回去。
  原先的座位,是食肆里唯一没有被影响到的地方。
  沈未白和柳茹还在悠然的喝茶,对刚才发生的事,仿佛丝毫不在意。
  倒是那食肆老板,躬身在她们面前,不知在劝说什么,不停的抬手擦汗。
  星鸾眸光一凛,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站在沈未白身后。
  沈未白抬眸看了她一眼,才将手中的竹筒茶杯轻放在桌上起身。
  柳茹也随后站起,同时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对食肆老板道:“坏了店里不少东西,这些全党赔偿。若是那位扬少爷找来,你大可把我们落脚的地方告诉他。”
  “这……”食肆老板神情惶惶,有些犹豫。
  沈未白抬手落在自己腰间的酒壶上,对二女道:“走吧。”
  说完,也不等那食肆老板再说什么,带着星鸾和柳茹便离开了食肆。
  这个插曲,让三人午膳没吃成,兴致也坏了,索性返回客栈,看看那位扬少爷会做些什么。
  “主公,柳先生,刚才那老板说了什么?”走远后,星鸾才好奇的问。
  柳茹神情淡定如常:“也没什么,就是大致和我们说了下这位扬少爷家族在沧江镇的势力。”
  星鸾听了,毫不在意的道:“那又如何?哼,敢欺辱主公,不杀他已经是我们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