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谁也配不上 (二合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姐!”
  在沈未白收回脚的时候,房中的男人却倏然开口。
  “……”沈未白抬起的脚僵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轻放,眼神淡然的看着房中的人问,“你这是做什么?”
  “负荆请罪。”风青暝同样回答得坦坦荡荡。
  “……”沈未白嘴角微微一抽。
  房中,向她走来的男人,除去了上衣,背上绑着几根荆条。
  荆条上的刺,几乎都要刺入了他的皮肤中。
  然而,更让沈未白移不开眼的是阿炎完美的肌肉线条,以及身材比例。
  风青暝并不魁梧,以往穿着衣衫,只会觉得他颀长清瘦,却不单薄。
  如今,把衣服脱了,除去了遮挡之物,沈未白才猛然发现,这个家伙的身材简直就好得不得了!
  同时,沈未白也意识到一个问题——孩子,长大了啊!
  不再是当初那个七岁的孩童,也不再是她印象中的衿贵少年,而是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散发出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砰!
  沈未白觉得自己心脏的位置,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或许,是那一跳,让她身体里的血液得到了极致的释放,使得她血管里流淌过的血液,隐隐发烫,突然升起的温度,让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阿姐,我真的知错了。阿姐可否原谅我这一次?”风青暝来到沈未白面前,两人隔着一扇敞开的门相望。
  风青暝的视线毫无掩饰的落在沈未白身上,不愿错过她的任何一个情绪变化。
  这么直白的眼神,盯着自己,沈未白觉得自己口更干了。
  她清透而深幽的眼珠微动,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回去,把衣服穿好再来见我。”
  丢下一句话,沈未白转身大步离开。
  她能感受到身后那个人影一动未动,正在注视着她。
  这种感觉,让沈未白的步伐不由得加快,几乎在呼吸间,就离开了风青暝的视线。
  ……
  风青暝凝望着那人的远去,心中的忐忑渐渐沉下。
  到底有没有成功?
  他放在心尖尖上的那个人,有没有受到他的诱惑?
  沈未白的眸光太坦然了,让风青暝一时之间猜测不到她的心思。
  是的,他是故意的!
  借请罪之名,行引诱之实。
  风青暝其实并不打算做什么过分的事,只是希望让沈未白知晓,他早已经不再是那个处处需要保护的孩子了。
  他已经长大,不仅能够自保,也能保护她!
  然而,这就像心魔一样,一旦控制不住,让它掌控自己的思绪之后,贪念也就会越来越多!
  原本,风青暝只是想让沈未白正视自己长大的事实,改变她对自己的固有印象。
  可是,当沈未白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之后,风青暝又想要更多,他想要从沈未白的眼睛里看出惊艳,甚至痴迷,又或是窘迫和害羞……那些属于男女之间的正常情绪。
  可是,没有!
  他的阿姐一如既往的平静,那双深幽得探不到底的双眸,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在沈未白离开之后,风青暝不由得露出苦笑。
  他好像……在阿姐面前,永远就是一个不知所措的毛头小子?
  风青暝的心情很失落,但却没有忘记沈未白的话。
  他低头看向自己不着寸缕的上身,体内一震,绑在他身上的荆条瞬间化为粉齑,散落一地。
  在他的皮肤上,只留下一些白色的划痕,却无伤大雅。
  ……
  和风苑外,沈未白将体内的玄功运转了一圈,才驱散了体内的燥意。
  “呼!”沈未白双唇轻启,吐出一口浊气。
  内心渐渐平静下来。
  其实,她并不像风青暝想的那样无动于衷。只不过,两世的商海沉浮,运筹帷幄,玩弄人心,早已将她训练得喜怒不形于色。
  这种伪装是藏在骨子里的,别说是风青暝在她面前衣衫不整了,就算此刻天塌下来,她也依然能做到波澜不惊。
  四下无人,沈未白放纵了自己的情绪。
  她苦恼的抬手按了按自己太阳穴的位置,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
  风青暝已经不是孩子,她必须要和他保持距离!
  不可再如以往那般亲昵。
  沈未白本身并不在乎繁文缛节,男女之别。
  十七岁,十八岁的少年,在她前世那个年代,不过就是高中生的年纪。
  姐姐弟弟之间的亲近,也并无什么。
  但是,这里不同。
  她可以不在乎,却不能影响到风青暝。
  沈未白微微蹙眉,开始反思,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已经对风青暝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还好……这次重遇之后,风青暝并未暴露身份,还进行着伪装,所以就算两人的举止过分亲近,也影响不到‘风青暝’这个名字。
  突然,沈未白思维飘散,又想到一个问题,只是还未来得及深思,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
  不用回头,沈未白都能猜到来的人是谁。
  于是,她所幸不再自己想,转身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阿炎,你如今也到这个岁数了,你父母可有帮你议亲?”
  风青暝神情一僵,愣在原地。
  他努力的维持着内心的情绪,不让沈未白看出他眼中传来的惶惶不安,“阿姐为何突然这么问?”
  议亲?!
  多让人喜悦的词啊!
  但,对于风青暝来说,议亲带来的喜悦,前提是,与他议亲的人是眼前这个人!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你这个年纪的男子,少有未成亲的。动作快点的人,如今都能当爹了,你又身份尊贵,向来你的亲事,你父皇、母妃应该很慎重。”沈未白将自己心中所想,毫无保留的说出。
  可是,她这随意至极的话,却如同刚才那荆棘上的尖刺一样,一根根扎在风青暝的心中,血肉模糊!
  风青暝本可以直接告诉沈未白,自己并未议亲。
  他的父皇、母妃,也不会逼着他去娶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但,风青暝没有这么说,而是反问了沈未白一句,“阿姐呢?希望我议亲吗?又或是,觉得什么样的女子,可以嫁给我为妻?”
  沈未白愣住了。
  似乎,是因为风青暝的回答,超出了她的预料。
  沈未白向来都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的人,且事是了然于心,极少出现超出她掌控范围的事。
  偏偏,风青暝的回答,让她猝不及防的怔住。
  她……并未想过这些问题。
  此时此刻,风青暝这样问她,就好像有人把她一把拽到一直被她忽略的问题前,逼着她去正视,去回答,去解决。
  “这些,似乎并非我之事?”沈未白在微愣之后,斟酌了一下语气。
  若眼前换了一个人,沈未白才不会如此反应,只会毫不犹豫的说一句,‘关我屁事!’
  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人是风青暝,是她一手救回来,看着长大的弟弟。
  所以,她不得不顾及自己的语气和用词,免得让眼前的人伤心、难过。
  “若我希望阿姐回答呢?”风青暝又一次步步紧逼。
  之前被问到的惶惶不安,现在变成了孤注一掷!
  到现在,风青暝还是不敢确定,沈未白问出这个问题,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是终于不再把他当做弟弟,而是一个男人?还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而婉转的拒绝?
  若是前者,风青暝自然内心欢喜。
  若是后者,只会让风青暝肝肠寸断,黯然神伤。
  常人若是被卡在这一步,或许会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从而选择避让,装着听不懂,或是不留痕迹的转移话题,事后再迂回挽救。
  然而,风青暝不是常人!
  事到如今,如悬崖边行走。
  这样的绝境中,风青暝在慌乱之余,察觉到了一线生机。
  沈未白的性子如何,风青暝再清楚不过。
  阿姐待他极好,他借以这种好,可以肆意亲近阿姐,但,这种好也是一把双刃剑,让他肆意亲近之时,也只能仅守在‘阿弟’的身份上。
  所以,他要亲手破掉这个身份。
  他要行一步险棋,若失败,便是万丈深渊,若成功……那他将有可能得偿所愿!
  ……
  两人分别之前,沈未白最终也没有给出回答。
  风青暝目送她离开的时候,既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
  沈未白回到摇光居,这一夜注定难眠。
  她虽然未给出风青暝答案,却有认真的在心中思考他的问题。
  ‘阿炎该不该议亲?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阿炎?’
  摇光居里,点了灯,四下寂静,无人打扰。
  沈未白坐在灯下,苦思冥想。
  阿炎该不该议亲?
  自然是该的!
  只不过,沈未白内心中是不接受什么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她更希望阿炎找到的另一半是自由恋爱。
  虽然说,阿炎的年纪还小,但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可以议亲成婚了!
  那……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阿炎呢?
  这个问题,让沈未白眉头紧皱。
  她将脑海记忆中的适龄女子,统统过了一遍,又想到了曾对阿炎产生过爱慕的那位百草谷女弟子,甚至包括了焚野宫后面出来的那位长老孙女……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些女子没有一个配得上阿炎!
  在排除了遇见过的人后,沈未白不自觉的在心中描绘,‘阿炎长相俊美,还是混血,能匹配他的女子相貌,起码也要是举世无双……性情上,也要大方得体,善解人意,与阿炎心意相通,一心一意爱慕阿炎……身世,阿炎身份特殊,恐怕以后难免会卷入一些权谋纷争,与他相配的女子,不求别的,起码别给他拖后腿……’
  ‘???’
  沈未白突然清醒过来——自己不是去和风苑找风青暝算账的吗?怎么跳到了他的感情问题上?
  醒悟之后,沈未白猛地甩了甩头,眼底透出惊恐的眼神。
  她是疯了么???
  居然在想这些!!!
  真是被那兔崽子带到坑里去了!
  沈未白被自己气笑。
  然而,笑过之后,沈未白心底却泛起了一丝很淡,却又无法忽视的酸楚。
  她想到了阿炎总有娶妻生子的那一天,一想到那夫妻琴瑟和鸣的画面,沈未白就觉得自己心口发闷,一种很不爽的感觉升起,让她忍不住抬起手在心口位置揉了揉。
  这代表着什么?
  沈未白眸光晦暗。
  她心中有猜测,却又惊于这种猜测,最后,她就这种让她自己震惊的猜测死死的压在了心底。
  ……
  这一夜,沈未白过得很难熬。
  尤其是,那个猜测出现后,更是让她侧夜难寐。
  以至于,在天色渐亮的时候,她就开始头疼起来。
  不想用玄功消除疲惫,沈未白给自己点了安神香,才沉沉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接近晌午了。
  “小姐,您醒了?”房中刚传来动静,一直守在外面的如莲就走了进来。
  只要沈未白在水月山庄中,她身边的一些贴身事务,都是如莲亲自打理。
  “嗯。”沈未白应了声,从帐中站起。
  如莲忙把她的衣裳拿了过来,给她穿上。
  穿衣时,沈未白视线落在如莲身上,突然问道:“如莲,你的婚期不远了吧?”
  去年,如莲在天幕城中,找到了两情相悦之人,在她的主持下,算是订了亲。
  男方本是一个商户之子,家中还算有些财产。
  这位三少爷,自幼不喜读书,只喜欢走南闯北的经商。
  有一次来到天幕城,喜欢上了这里,便在城中开起了自家商行的分号。后面,因缘巧合下,与如莲认识,互生爱慕,亲自上门求娶如莲,且为了如莲,决定在天幕城中安家。
  这样一来,即便是成了亲,只要如莲愿意,也依旧可以留在沈未白身边伺候。
  突然听到小姐提及自己的婚事,如莲脸颊红了红,小声的应了声,“嗯。还有一月。”
  沈未白惊讶,“竟然只有一月了?那这一月,你可要好好准备,缺什么你直接跟我说,或是向月鹿说。山庄会给你准备一份嫁妆,我也会为你准备一份。”
  “多谢小姐!”如莲欢欢喜喜的应下。
  欢喜之余,更多的是感激。
  如果当年,她没有随着小姐离开,那如今是不是还在安亭伯府?长大之后,也会被随意的配给哪个小厮,护卫?
  哪有如今,可以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机会?
  思及此,如莲再次庆幸当初自己的选择。同时,也不由得想到了留在安亭伯府中的如碧。
  不过,如碧早已经随着三小姐嫁去了辰王府,不在安亭伯府中了。
  如莲替沈未白梳洗好后,就去取了膳食。
  沈未白独自坐在桌前,看着如莲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等如莲回来的时候,她身后还跟着张月鹿。
  见到张月鹿,沈未白收敛了心绪,视线落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