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花神图 (2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主公,成了!”牛说一见到沈未白,就满脸激动。
  沈未白给他倒了杯茶,“坐下喝杯茶,慢慢说。”
  在她面前的桌上,还摆放着牛说带回来的一些东西。
  有切割完整的上好狐皮,也有生长在大草原里的珍贵草药,还有就是一些还未打磨过的天然宝石矿,甚至,还有一小块铁矿。
  商道的开拓,不仅是要道路上的畅通安全,更是要有稳定的货源供应。
  简单来说,将来马帮运送的货物,其他商号的不管,玄黄商号的货物,沈未白不可能让马帮运来之后,摆个摊子零售,采购归胡物品时,也不可能去市集上采买。
  要想节约中间成本,在每一笔交易里获取最大利益,就是要直找源头,达成供应、收购的贸易链。
  甚至,她还需要在归胡、火罗、西夜都建立‘办事处’。
  让她的商队无论去到哪里,都有一个安全落脚的地方。
  同时,在她的商队到达前,这些‘办事处’也要提前与供应方沟通好,把控商品的品质和数量。
  中原的货物一到,‘办事处’的人就要按照之前的订单交货,并准备好送往中原的货物。
  这样一来,就可以大大的缩短马帮在外的时间,提高货物流转的效率。
  除此之外,这些‘办事处’也是无极阁的情报中转站,既可以以此为中心,把情报网散出去,也可以作为情报的交易点。
  “这些,都是那些马贼团伙给的回礼。”牛说解释了一句。
  沈未白没说话,依旧在仔细的评估货物。
  脑海里飞转的,则是‘办事处’的设立。
  “没想到,那些马贼还挺客气,知道回礼。”牛说笑道。
  沈未白放下手中矿石,“那是因为你们谈得不错。”
  牛说不好意思的笑了。
  沈未白也笑了,对他挑了挑眉,“说说看吧,这一个月你都有了哪些收获。”
  牛说立即挺直腰杆,把这一个月来的事,事无巨细的都告诉了沈未白。
  “我去了才知道,这些马贼团伙里,也是有结盟的……”
  按照牛说的说法,马贼虽然机动性很强,来去无踪,但是为了不产生内部矛盾,也会划分好各自行动的区域。
  而草原那么大,归胡部族足有上百个,马贼的联盟也会按照地域分为不同的方向。
  比如抢掠波伊部族的马贼,以及这一次牛说去见的那些马贼,都是属于南域马贼。
  因为,他们从地理位置上看,属于大草原的南方,与大齐北方相接。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们的团伙里,有少量的齐人。
  “他们南域的马贼,经常受到战乱之苦,所以各方面都不似其他地方的马贼那么稳定。人员多杂,也变动极快,如果能安稳过日子,他们也不愿意去冒险。所以,我告诉他们,只要我们达成协议,我们每次进入北漠,都会给他们带一些货物,以成本价卖给他们,他们若需要什么特殊货物,我们也可以帮忙采购。”
  “如果他们愿意协助护送我们的商队到达大草原的其他地方,我们也会按照规矩给一定的报酬。”
  牛说在说到这时,还特意解释了一下。“主公,属下是想,草原实在是太大,我们也不可能和每一方的马贼势力都交好,所以才想了这个折中的办法。同时,也可以让他们成为我们在马贼中的耳目。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只有自身实力强了,他们才不敢轻易冒犯。”
  “你做得不错。”沈未白点了点头,嘴角微扬。
  牛说的做法,俨然超出了她之前对他的预期。
  “主公,属下与他们达成协议之后,便请了其中几人为向导。一来,是我们对北漠不是很熟悉,有当地人在队伍里,会方便许多。二来,我们还要前往王庭,据说从这里进入王庭,还会路过东域和西域马贼的范围,有他们在,可以避免一些冲突,也方便我们更加了解草原势力的分布。三来就是,咱们此行,除了要打通商道,也是要找一些固定的货源,他们对草原部族的了解会更深,知晓哪个部族的什么东西是最好的。”
  一个月的历练,让牛说成长很多。
  沈未白表示很欣慰,牛说的进步,让她能放心的把马帮交给他。
  “主公,属下可有擅作主张?”牛说说完后,有些不安的等待着沈未白的反应。
  沈未白脸上笑容加深,毫不吝啬的夸奖。“你的决定没有错。兵书上有一句话叫,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你要记住,像这种情况,你才是最直接的感受者,怎么做对我们才是最好,你是最清楚的,不必事事都需要我来拍板决定。”
  “属下,属下就是怕做出错误的决定。”牛说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沈未白道:“错是正常的,不必担心决策失误后带来的损失。只要你的心在这个团体上,就算是错了,你也会在发现问题时,及时止损,想方设法的去牛转钱坤,转亏为盈。就算最后,你尽力了依然是满盘皆输,那也没关系,我们家大业大输得起。所以,不要畏手畏脚。”
  “是,主公!”少女的一番话,说得牛说心如擂鼓,士气大振。
  连带着,连回答的声音都变大了许多。
  “还有一件事……”牛说突然想起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幅叠在一起的绢画。
  沈未白有些好奇,视线落在那绢画上。
  牛说向前一步,单膝跪地,将绢画小心翼翼的铺在沈未白面前。“这是其中一个马贼首领给我的。据他所说,是在几十年前,他的祖辈从一群逃亡北漠的中原人身上劫来的。”
  从逃亡北漠的中原人身上劫来?
  沈未白带着心中疑惑,仔细的打量缓缓在她眼前展开的画卷。
  如果只是一幅普通的画,沈未白相信,牛说不会那么郑重其事的对自己说。
  “主公您看。”将画绢平整展开后,牛说就退了回去。
  “这幅画对他们来说,不能吃也不能用,还换不了钱。所以,就一直被压箱底了。送给我,属下想……他是觉得别的马贼都回礼了,他也不好空手,所以才把这没用的画给了我。但我观,这画的画工细腻,所用绘制的画绢,也是上等的丝绸,带着前朝宫廷之风,而且还是……被割开的……”
  牛说的话,让沈未白注意到了画卷的边缘。
  的确,这幅画不是全貌,左右边缘都留下了切割的痕迹,应该只是一整幅画中的其中一部分。
  画上,是一个身姿窈窕,容貌绝美的女子,衣袂飘飘,花枝缠绕。
  “花开仲冬时,殷红半边枝……”
  画绢上,还提了诗,沈未白将上面的诗句缓缓年初。
  当最后一个字出口时,她突然双眸一缩,沉声道:“这说的是茶花!
  得出这个结论后,她又仔细分辨了缠绕在曼妙女子身上的花,确认道:“就是山茶花。”
  “茶花?”牛说听得莫名。
  沈未白的眸光,在画卷上细细搜索,没有放过每一道画笔游走的痕迹。
  “这是花神图。”沈未白突然道。
  牛说皱了皱眉。
  花神图只是一个统称,并非是绝世名画的名字。
  可以说,只要是以神话中的花神为内容的画,都可以被称为《花神图》。
  “看来,被分割的是其他十一个花神。”沈未白指腹缓缓在边缘扫过。
  “那这幅画到底值不值钱?”牛说忍不住问。
  沈未白嘴角轻扬起来,抖了抖手中画卷,“自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以花神为题?恐怕……”
  她眯了眯眼,饱含深意的道:“这画卷的价值不在于本身,而在于它背后隐藏的东西。”
  “背后隐藏的东西?”牛说更糊涂了。
  沈未白道:“我们不妨大胆假设一下……”她手里拿着画卷轻搓了一下,“你也说了,这画绢的质地好似前朝御用,画工也很像宫廷画师。但是,却无文献记载,前朝宫廷中有哪位画师画出了让人惊叹的花神图。”
  “而且,你也亲眼所见这图了,虽然画得惟妙惟肖,但也称不上惊世名作。那马贼告诉你,这是几十年前中原人逃亡进北漠,被他祖上掠夺的。几十年前?岂不就是前秦初灭,三国初分之际?”
  “在那个特殊的时期,是什么人会带着这样一幅宫中的画逃到北漠?”
  “既然这不是什么惊世之作,又为何将其切割?”
  一句句,将牛说说得连连点头,也认真思索起来。
  “所以,综上所述,撇开画绢本身的原因之后,只剩下一个可能,能解释清楚以上的疑问,那就是,这画绢背后或许隐藏着什么秘密。”沈未白说完,也将画绢重新叠好。
  “会是何秘密?”牛说脱口而出。
  沈未白失笑,“那可能,就要等到找齐画绢丢失的其他部分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