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七章 情报的重要性 (2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中原有落草为寇的山贼,这北漠上,也有行踪飘忽不定的马贼!
  如果说,沈未白这条北上商道,在中原腹地中,最难过的关卡,是阴岐山脉北线的话。
  那么,在北漠里,最让商人闻风丧胆的就是这些神出鬼没的马贼。
  越是深入草原,马贼的队伍就越凶悍。
  而且,这些马贼平常隐匿在人群之中,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盯上,什么时候会被这些马贼撕碎。
  “牛说,和我再去见见他们首领。”沈未白道。
  “是!”牛说立即跟上沈未白。
  马帮中的人,沈未白会要求他们学会归胡话,还有火罗语,西夜语,以便于当地人交流。
  至于齐、卫、蓟三国,本就是从前秦分裂出来的,在语气腔调上会有区别,但大致都能听懂。
  “你们又来干什么?”
  刚走到部落入口,两个粗犷凶悍的归胡人,就拦住了他们。
  他们口中说着归胡语,牛说也同步翻译给了沈未白。
  沈未白道:“告诉他们,我们想见他们的首领。也许,我们留下,能够帮得上忙,避免他们的损失。”
  牛说点点头,立即把沈未白的原话翻译给了两个归胡人听。
  两人听后,彼此对视了一眼,再看过来时,眼神满是警惕。
  “我们来自中原,与那些马贼并不相干。”沈未白又道。
  两个归胡人在听到牛说的翻译后,脸色骤然变了。
  “&*…#@%”其中一个归胡人,丢下一句话后,就向后跑了。
  另一个则留在原地,依然保持警惕的看向他们。
  “他说,让我们等着。他去找他们狼主。”牛说在沈未白耳畔低声说。
  归胡人崇拜天狼神,几乎每个部落的图腾都是以狼为主要形象。
  所以,除了王庭的归胡王被称为汗王之外,其余各部族的首领,都被称为狼主。
  沈未白颔首。
  在等待的时间里,她突然觉得自己也要突击一下归胡语。
  不然,这种交流方式,实在是太费劲了。
  ……
  归胡人没有让他们等多久,很快,一个身挂兽皮装饰的锦袍老人,就出现在两人眼前。
  那位老人,辫发和胡须都是灰白色,头上戴着一个狼头做成的帽子。
  不用问,这个帽子已经表明了他的身份。
  看到这个人,沈未白心中的疑惑也才得到解答。
  归胡人民风彪悍,好战斗勇。
  而丹井的描述,却让人觉得,这个部族的归胡人放弃了抵抗。
  见到他们的首领,沈未白就明白了个中缘由。
  这个部族的战力一定低于即将出现的马贼团伙,且妇孺、老人占大多数。
  他们的狼主,为了避免人口的损伤,宁远舍去牛羊财产。
  “你们来自中原,是齐人?”狼主虽然年龄大了,但眼神依然十分锐利。
  他看向沈未白和牛说时,如同利刃刮过。
  “我们不是齐人,来自卫国。”牛说在回答时,也拿出了盖着卫国、大齐出关大印的商贸文书。
  “很少有卫国的商队,走到我们这里。我们见得最多的中原人,就是齐人。”狼主谨慎打量,再开口时,他已经说起了中原话,口音偏齐国。
  “原来狼主会说中原话。”沈未白笑着向前走了两步。
  “小姑娘?”狼主语气有些诧异。
  以沈未白此刻的年龄,的确很难想象会出现在这样一支队伍里。
  牛说主动说:“这位姓沈,是我们商队的管事。”
  “你们商队让一个小姑娘来管事?”狼主怀疑的眼神,不断在两人身上移动。
  沈未白笑道:“这不正好证明了我有能力,才会被东家委以重任吗?”
  狼主审视了她两眼,才渐渐收起眼神中的锐利。“你说得有道理。”
  “我会说中原话,是因为我去过边关商市,要学一些中原话,才好和你们中原商人交易。”直到这个时候,狼主才回答了刚才沈未白的话。
  而这个回答,也代表狼主暂时认可了他们的身份。
  “你们知道马贼,还说会帮我们避免损失?”狼主直接问。
  不过,他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习惯性的是看向人高马大的牛说。
  在牛说转眸看向沈未白时,他才反应过来,这支大胆的商队,似乎是这个少女做主。
  “知道,是。”沈未白嘴角噙着笑,神色轻松。
  狼主又一次打量了她。
  少女很高挑,也清瘦。穿着中原的衣服,却又和他之前遇到的中原人衣着有所不同。
  她的长相很美,像河里的珍珠,又像天上的明月。
  在腰间,还挂着一个精致的酒壶。
  一个……奇奇怪怪的少女,完全颠覆了狼主对中原女子的认知。
  “说说看。”狼主收回打量的眼神。
  沈未白很是随和的道:“既然要来北漠行商,对于最大的威胁,我们当然要了解。”
  “之前,我的属下来借宿,被拒绝了。”
  “她回去之后,将一些看到的情况告诉了我,再加上我自己看到的一些,以及与狼主您的交谈,我大致可以推测一下,部落里出了什么事。”
  狼主的脸紧绷着,却没有打断沈未白的话。
  为了让这些归胡人听懂,能理解,沈未白的话也说得极慢。
  “如果我没有推断错,贵部族应该被附近一伙实力极强的马贼盯上。他们威胁您,要献上牛羊物资,包括女人。否则,就会屠杀你们整个部族。”
  狼主脸色骤然一变。
  沈未白一直盯着他的脸,在看到他变脸的瞬间,她知道自己猜对了。
  “如果是以前,你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与这些马贼一战。但现在不行,因为你们部族刚刚从草原深处迁徙到这里,一路走过来,已经损失了不少人和物资。你们也不能被灭族,因为你们活着还有更重要的事……”
  沈未白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她看向眼神中开始出现慌乱的狼主,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
  牛说也被她的一番话给震惊了。
  主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所以,在权衡一番后,你不得不向马贼低头,答应他们的要求,献上牛羊马匹,还有其他他们想要的一切。当然,我相信如今的结果,是您在试探他们底线之后,不得不割舍出的。”
  “甚至,您为了避免那些马贼出尔反尔,还偷偷的把部族里的女人,孩子送走。嗯……您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应该还挑选了一批精锐的队伍保护着他们。”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狼主震惊不已。
  他身边的两个归胡男人,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沈未白。
  这个,如同妖孽般的中原少女!
  沈未白露出无害的笑容。“现在,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能成为这支商队的主事人了吧。”
  “……”狼主神色变幻莫测。
  牛说简直要佩服死自家主子了!
  这……这简直就是神机妙算啊!
  同时,他也在反思自己。
  大家看到的,听到的,都一样,为什么他家主子能推测出那么多东西,而他不能?
  “狼主,现在我们能借宿一晚了吗?”沈未白微微笑道。
  狼主渐渐从震惊中平静,他眸光幽深的看着沈未白说,“如果你们不害怕马贼,不担心被牵连,那就进来吧。”
  同时,他吩咐左右两个男子,“给他们准备几顶帐篷。”
  ……
  撇开战争的因素不谈,归胡人对待客人是很热情的。
  眼下这种情况,在波伊狼主决定接纳他们后,依然吩咐下去,宰杀了五头羊,搬出了珍藏的酒。
  而这段时间,通过与波伊狼主的交谈,沈未白也更清楚了这支部族的来历。
  她猜得没错,波伊部族的确是从草原深处迁出的。
  严格的说,他们是从王庭附近迁过来的。
  为什么会迁到草原边缘地带,与大齐的北灵关做‘邻居’?
  因为,他们是政变的失败者。
  归胡人信奉天狼神,采取的是优胜劣汰的机制。
  王庭的汗王并非世袭,而是如狼群里的狼王一样,靠绝对力量震慑群狼。
  即便是汗王的儿子,想要登上汗王宝座,也需要拿出实力来,让各大部族臣服,愿意接受他的领导。
  波伊部族在归胡人中,算是中上等级的部族,之前依附的是前汗王。
  但是,在半年前,王庭的右狼王发动了政变,杀掉了前汗王,成为了现任汗王。
  他们这些曾经附庸前汗王的部族,就遭到了清洗。
  波伊部族被驱逐出了王庭,想要重回荣耀,返回王庭,只有两个可能。
  要么,他们在之后与齐国的战斗中,立下赫赫军功,重新得到汗王的认可。
  要么,就是暗中扶持可以争夺汗王之位的人,帮他夺取政权,成为新的汗王。
  当然,按照归胡的野蛮法则,他们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发展自身实力,自己去抢汗王那个位子。
  不过,这第三种可能,沈未白大致评估了一下波伊部族的实力,几乎完全没有这种可能。
  ‘半年前,归胡王庭竟然发生这么大的事,汗王之位易主?’在知晓这些内情后,让沈未白最惊讶的是这一点。
  大齐知不知道这件事,她不清楚。
  但她想,大齐与归胡斗了几百年,应该是知晓这件事的。
  但是,大卫,她敢肯定,朝廷绝对没有收到这个消息。
  根本不知道归胡王庭的变动。
  大卫朝廷警惕的重点对象是齐国,他们不会花太多精力来注意遥远北方的游牧民族归胡人。
  可沈未白却不会这么想,前世接受的教育,还有树立的世界观,让她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习惯着眼于全局。
  任何战争中,最关键的都是情报战。
  情报不及时,不对等,都可能导致一场战争的胜负。
  归胡看似远离卫国,对它没有威胁。但要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
  或许,在这片大草原上发生的某件事,都会引起整个天下的格局变动。
  反过来,也亦然。
  “如果你们是卫国谋士,想要谋取天下,会怎么做?”回到帐篷里,没有外人时,沈未白突然问了眼前三人这个问题。
  牛说、丹井、星鸾都是一愣。
  这个问题,太让人猝不及防了。
  不过,他们向来不会反驳沈未白。
  在沉默之后,牛说最先道:“要想一统天下,自然要先与三国中军力最强的齐国开战。西陲蓟国,与卫国之间又天险阻隔,且兵力不强。卫只需屯兵三万,借助天险之势,便能挡住蓟国。接下来,就要集中兵力,全力以赴的与齐国开战,拿下了这个强国,蓟国也就不足为据了。”
  这番分析,说得丹井和星鸾连连点头。
  沈未白没有说话。
  “可是,以卫国如今的力量,与齐国开战,就算能赢,恐怕也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丹井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牛说道:“战争就是这样,哪有不耗损的。”
  星鸾想了想道:“开战之前,卫国需要提前至少三年,囤积粮草军械,才能应对这样一场战争。”
  三人都说完后,纷纷看向沈未白。
  沈未白垂眸轻笑出声,“你们着眼之处太小了。”
  三人愣住。
  “你们是不是忘记了,六十多年前,齐国为什么没能一统天下?”沈未白提醒道。
  “是因为归胡人突然打了过来,齐国无暇分兵,错失了一统天下的良机。”牛说立即道。
  熟读史书,这也是他们的必修课。
  沈未白点头,“那为什么卫想要一统天下的时候,你们就忘记了归胡呢?”
  “这……归胡离卫如此之远。”星鸾疑惑不解。
  沈未白玩味的笑着,“如果我是卫国谋士,要助卫一统天下。那我首先要做的,不是与齐开战,而是通过商贸的合纵连横,对归胡进行商贸封锁,切断了他们的物资,逼得他们不得不向齐开战。归胡的彪悍狼骑,可是一把绝世神兵啊!”
  惊愕的神色,出现在三人脸上。
  “齐国与归胡长久作战,军需粮草的损耗那是一个天文数字。为了不影响战事,齐国只能向富饶肥沃的卫购入军资,这样一来,卫就掐住了齐的咽喉命脉。”
  “当然,这只是纸上谈兵,我跟你们说这些,只是想要让你们明白,商人、商贸在战争中所能起到的作用。还有就是,情报!”
  沈未白缓缓站了起来,看着三人道:“你们看吧,不出一年,无极阁的情报网将为我们带来巨大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