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三章 天降巨财,北齐国都 (2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柳茹是懂沈未白的。
  当年那种情况,要让‘尹千梧’完美的诈死脱身,就无法把如莲如碧都带在身边。
  甚至,最好的是连如莲都不要带上。
  如果有人发现了如莲如碧还活着,就等于是让人知晓‘尹千梧’还活着。
  带上如莲已经是例外。
  因为,她用自己的能力,向沈未白证明了可以留下来。
  而如碧……虽然一样忠心耿耿,但是却一直懵懵懂懂。
  与其留在沈未白身边,增加风险,又让她过得忐忐忑忑,还不如留下。
  “我给她准备了足够一生所用的银子,她若愿意离开安亭伯府,可以为自己赎身。找一处喜欢之地,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即便留在安亭伯府,也不会因为吃穿受了委屈。”沈未白淡淡的道。
  柳茹点了点头,“你的安排,对如碧来说,已是最好。不过,她既然选择留在安亭伯府,看来心中还是难以忘怀你。”
  “她如今在伺候尹千雪。”沈未白却突然道。
  柳茹一时不明。
  在这样的宅院里,原先伺候的主子没了,换一个主子伺候是理所应当的事。
  “也许,她也有自己的际遇。”沈未白却高深莫测的笑了。
  ……
  两人没有在如碧身上聊多久。
  她们面前的方桌上,铺着一张泛着墨香的地图。
  “等你来的这段时间,我们也没闲着。这张地图,是我们每日出去勘测绘制的。”柳茹说着,看了看窗外月光,“月鹿估计明日才会回来,公输诚倒是该回来了。”
  沈未白点了点头。
  今日她到达这里,并未见到公输诚和朱雀宿星主张月鹿,就是因为他们分头去勘测了。
  “若是以我们向三国购买的荒山为界,这么一圈下来,的确能媲美一个中等城池。可是,未白你考虑清楚了吗?建个山庄没什么,但若是要建城,恐怕三国都容不下我们。”柳茹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犹豫说了出来。
  沈未白看向她,深幽的眸中一片平静。
  柳茹比她更了解这个时代的规则,她恣意却不无端狂妄。
  “山庄里,就不能有市集,有贸易吗?”她反问了柳茹一句。
  柳茹一怔,与少女的对视中,她似乎明悟了。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主公!”
  这时,门外传来了公输诚欣喜的声音。
  沈未白收敛神情,对门外的男子道:“进来。”
  大门打开,公输诚一脸激动的迈入,手中还拎着一个小袋子。
  在他进入后,守在门外的如莲贴心的关上了门。
  “辛苦了,坐。”沈未白亲自给公输诚倒了一杯茶。
  四年时间,让当初的病弱青年,变成了如今沉着稳重的男子。
  连下巴也留起了一撮短须。
  “多谢主公。”公输诚坐下后,双手捧起沈未白倒的茶,一滴不落的全部喝下。
  “刚回来,怎地不去换身衣服,再来见主公?”柳茹见公输诚满身尘土,不由得提醒。
  公输诚忙道:“知晓主公到了,我一时情急便疏忽了。另外,我还有一事想要禀报主公。”
  说着,他将手中一直拎着的小布袋子打开,从中掏出几块碎裂的白色晶体,放在桌上。“主公,柳先生你们看。”
  “这是何物?”柳茹好奇的捡起一块端详。
  沈未白双眸眯了眯,也捡起一块,却不像柳茹那般打量,而是自己放到唇边。“盐。”
  “盐!”柳茹惊讶极了。
  她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晶体,学着沈未白的样子放到嘴边一尝。
  “真的是盐!”她脸色微变。
  盐,这个东西,每家每户必不可少。
  却也是牢牢掌握在官府手中的宝贝。
  商人若拿不到官府开的盐引,贩卖押运盐,那都属于私盐,一旦抓到,便要受以酷刑,祸连全家。
  “你们碰到了偷运私盐的人?”这是柳茹所能想到的可能。
  但是,沈未白却否定了。“不是私盐,这盐块很纯,几乎等同精盐,不是外面贩卖的粗盐所能比的。”
  突然,沈未白眼底迸发出精光看向公输诚,“你遇到了盐湖!”
  “主公如何知道的?!”公输诚也是一惊。
  他这一惊,才让沈未白想起来。
  这个时空的盐,都来自于沿海一带的海盐,经过复杂的提炼才提取出来,晒成盐块。
  根本没有听说过盐湖的事。
  也因为如此,盐就成了金贵物,普通百姓换上一小块指甲大小的盐,得吃上大半年。
  ‘若是得到一个盐湖!’沈未白眸光极亮。
  仿佛,公输诚找到的不是盐湖,而是一个金矿!
  “此湖在何地?”沈未白一手拍在桌面地图上。
  公输诚在地图上找了找,手指落在其中一处。“就在这!”
  “好,明日带我去。”沈未白笑了。
  ……
  第二日,天一亮,一行人就由公输诚带路出发。
  张月鹿勘测未归,倒是错过了这一次出行。
  在山中走了小半日,众人终于来到一处四面环山的高地,而群山之中,一片如天空之境的湖泊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湖泊甚是奇怪,一般是咸水,一般是淡水。”公输诚指向湖中一条弧形的分界线对沈未白道。
  沈未白前世不是没有见过盐湖,但依然被眼前的美景震惊。
  “好美!”
  “这是仙境吗?”
  在她耳边,响起了柳茹、如莲,丹井、星鸾众女的惊叹之声。
  是,的确很美,远离了尘世喧嚣,如同被上苍遗落的宝石一般。
  尤其是,因为一边是淡水,一边是咸水的原因,湖面上呈现出不同的色泽,咸水这一面,岸上还留着许多自然蒸发后形成的碎盐还有晶块。
  他们此时站在山上,能一览神奇湖泊的全貌。
  “走,下去看看。”
  沈未白一声令下,众人纷纷朝山底而行。
  等到了山下,他们才能切身感受到,这片盐湖淡水有多大。
  “可惜没有盐引。”柳茹手中捏着细腻的盐,语气有些惋惜。
  沈未白却不担心,“有商品,有市场,就自然会有销售的渠道。”
  众人一怔,纷纷看向她。
  沈未白站在这片天空之境上,负手而立,傲然天地。“我建城,不是为了圈地自治,裂土分疆。而是要打造一个让天下商人都想要来的朝圣之地。”
  “朝圣!”
  众人被少女口中的豪言壮语震惊。
  柳茹问她,“朝圣?你可知这个词有多重?”
  “我知道。”沈未白转身面对众人。
  她的眸光坚定而从容,嘴角始终噙着清浅微笑。
  “种得梧桐树,自引凤凰来。这片盐湖,就是我们手中梧桐林的其中一棵梧桐。”
  说完这句,沈未白不再多做解释。
  她留下时间,让追随她的众人细细体会。
  ……
  当夜,张月鹿赶了回来,将她这几日所测绘的地区补上,沈未白终于看到了这片属于她的疆域全貌。
  也就是在这一夜,柳茹等人,从少女深幽的眼底,看到了她燃烧起来的野心。
  要建城,需要仔细部署。
  沈未白将柳茹、张月鹿、公输诚等干将继续留下,如莲也同样被留了下来。
  而她,则继续北上,开拓北线的商道。
  临走时,她带走了新测绘的舆图。
  从此地出发,再走一日,便能从阴岐山脉进入大齐。
  进入大齐后,商队的行程变得慢了起来。
  因为要开辟商路,所以每过一个城池,都要获得郡守的大印许可。
  沈未白没有继续耗着,她把这些与官府交涉的事,都交给了牛说,自己带着丹井和星鸾,直奔大齐皇都泰宁而去。
  只是与牛说约好,在他把凭证文书都拿到之后,他们在北灵关见。
  就在沈未白三人进入泰宁的时候,出使南卫的大齐使团,也踏入了大齐国土,朝着泰宁归来。
  浩浩荡荡的队伍正沿着官道而行。
  离驿站还有三里路时,驿站的驿官就带着人,站在官道边迎接。
  等尘沙扬起,马蹄声渐近时,他们纷纷跪在地上,高声喊道:“恭迎齐王——!”
  “恭迎齐王——!”
  “吁!”负责使团安保的将军,勒住马。
  派人上前去查明了迎接众人的身份后,才来到马车旁禀报。
  “殿下,是前方驿站的人,奉旨来此迎接殿下。”
  “不是传话回来,不必劳师动众吗?”马车里,传来风青暝的声音。
  此时,少年的声音没有了往日的清越,反而有些沙哑。
  将军不知该如何应答。
  副使此刻来到边上,替将军解围。“殿下,咱们一路舟车劳顿,驿站提前准备好热汤美食,也是好的。”
  马车里没了声音,副使和将军等了一会,才默默退开。
  走远后,副使吩咐将军:“告诉他们,到了驿站也不必参拜,更不许打扰殿下。”
  “是!”将军应诺。
  只是,他依旧不明。“大人,殿下这一路来都郁郁寡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再有,殿下不让陛下派军队相迎,可是以殿下在陛下心中的份量,陛下又岂会答应?”
  “不该你关心之事,就不要去多问。陛下如何做,殿下又如何回应,那是他们父子二人之事。至于殿下……许是因为百草谷之行不太顺利,所以才会忧心。”副使道。
  将军看向队伍中一辆简朴马车,“百草谷的神医不是请到了吗?”
  副使却冷笑了声,“百草谷里的神医,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将军一怔,“大人的意思是……”
  副使却意有所指的道:“这百草谷毕竟在南卫境内,离咱们大齐还是远了些。”
  将军沉默下来。
  当初天下三分,大齐铁骑本可以一统山河,只恨那北漠归胡的蛮人趁火打劫。
  若非如此,东南富饶之地,又岂会落入南卫之手?
  大齐一统天下,什么百草谷的神医,又岂会敷衍大齐皇子?
  将军心中越想越气,又想到那跟随来的神医弟子,一路上多次想要接近齐王殿下,心中的怒火就‘蹭蹭蹭’往上冒。
  “你想干什么?”在他杀气溢出的时候,副使警告一句。
  将军被震醒,就对上了副使锐利的眼神。
  “不要生事。”副使又警告一句。
  “是!”将军压制住心中怒火,拱手抱拳。
  队伍继续前行,前方是驿站的人领路。
  到了驿站后,风青暝从马车上下来,驿站的官员立即带他去了最安静的院子。
  他刚走,从那简朴马车上又跳下一个灵动少女。
  她似乎想要去追风青暝,却被马车里的一声咳嗽止住。
  少女不情不愿的打消了念头,将车中的白须老人扶下来,“师父。”
  白须老人淡淡看了她一眼,提醒一句:“如今已进入齐国境内,你莫要惹事。否则,为师恐也救不了你。”
  “知道了。”少女嘟了嘟嘴。
  ……
  驿站清幽院子里,入口由亲卫把守,里面只剩风青暝一人。
  “阿姐,你到底在哪?你不愿见阿炎吗?你不要我了吗?”孤寂少年,站在窗前,远眺晴空,口中呢喃。
  他还很年轻,但此刻,心中想着那人,胸口处竟然隐隐传来钝痛。
  突然,外面传来的喧闹,惹得少年绝世无双的脸上,生出一层阴霾。
  “何人喧哗?”一道黑影乍现,挡在了想要闯入的灵动少女面前。
  薛姗姗被吓了一跳,却毫无畏惧的道:“你们怎么那么不识好歹?我是看你们主子一路上都不舒服,特意送来我百草谷中的补药,你们居然敢……”
  “千杀,扔出去。”少年冷漠的话飘出。
  黑影不给薛姗姗半点反应的机会,直接出手。
  薛姗姗只觉眼前一晃,整个人被抓起抛入空中,再接着,便是落地撞击的剧痛。
  “嘶!”
  好疼!
  薛姗姗疼得小脸一白,差点没昏过去。
  然而,不等她上前说理,小院的门就‘砰’的一关,将她隔绝在外。
  “你不理我,我偏就要让你看到我!”小姑娘不服输的哼了一声。
  千杀下手是有分寸的,知晓薛姗姗是神医的弟子,此次神医又是主子从百草谷请来给娘娘看病,所以看似凶狠的一扔,实际上也只是让薛姗姗受些皮肉之苦,根本伤不到筋骨。
  薛姗姗坐在地上缓了一下,便爬了起来。
  把没送出去的药瓶塞回自己身上,她返回了与师父居住的小院。
  只是,刚一进门,她就撞上了自己师父。
  “师父。”薛姗姗躲开师父审视的眼神,低下头。
  白须老人将她身上的脏污看得一清二楚,“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他。他是皇子,这里是大齐,他想杀你,也就杀了。”
  “我知道。”薛姗姗嘟囔一声。
  白须老人哼道:“既然知道,为何还要犯?”
  “我就是看他不理我……”薛姗姗嘟着嘴抱怨。旋即,又靠向自己师父,娇嗔道:“他可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我想和他做朋友!”
  白须老人无奈摇头,“他贵为皇族,又岂会与你做朋友?姗姗莫要再胡闹,我观此子是天性凉薄之人,你招惹他,终究伤的只会是自己。”
  “师父您看走眼了吧?”薛姗姗根本不信白须老人的劝说,“他若是凉薄之人,又岂会千里为母求医?”
  “被他放在心上之人,他自然待之不同。而你……这一路走来,他恐怕连你的样貌,姓名都不记得。”白须老人对徒儿的执迷不悟很是不解。
  薛姗姗却固执的道:“那我就想办法成为他心上的人就好了!”
  “痴儿!”白须老人见劝不了她,只能无奈摇头。
  ……
  “主公,我们到泰宁了。”丹井仰头看向巍峨城门上刻写的字。
  “这齐国都城,还真是与瑶城不一样,光是城墙就高多了,也厚多了。士兵的气势也更锐一些。”星鸾也道。
  在她们中间,站着的是腰间挂着酒壶的白衣少女。
  沈未白看着如雄狮匍匐的城门,对二女道:“进城。”
  三人凭着路引,顺利进了泰宁。
  城中街道比起瑶城来,更宽更大,百姓衣衫颜色以黑色居多。
  建筑没有瑶城精致,却带着一种粗犷雄浑之风。
  三人找了一处客栈住下。
  沈未白的手,暂时还未伸到这里,不过,她相信,一旦商道建好,玄黄商号的旌旗插在这里,是迟早的事。
  天字一号房中,星鸾和丹井把房间又收拾了一遍,按照沈未白的习惯重新布置。
  “主公,咱们这么早就来泰宁作甚?”星鸾好奇问了句。
  沈未白勾唇一笑,“我不是说过,医仙子不日将会到大齐游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