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我看中的人,势必要拿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未白可不知如莲对她产生了盲目的崇拜,她只是因为猜到了小韩氏的用心,而觉得好笑。
  ‘恐怕,这小韩氏的如意算盘是打不响了。’沈未白在心中叹道。
  如果她真的是尹千梧,刚好又在这么一个特殊的时期,说不定,还真的会被小韩氏收买成功。
  今世,到了她这里,只要不给自己找麻烦,沈未白也并不想去改变什么。小韩氏有心想要‘修复关系’那就任由她去吧。
  心思一转,沈未白就决定了如何处理这件事。
  她将书放下,缓缓起身,“与我去内室更衣。”沈未白对如莲道。
  回到雒栖院后,她求舒坦,便换了宽松的袍子,虽然不至于衣衫不整,但在外人面前,她是一个在乎形象的人!
  很快,沈未白就换好了衣裳出来,带着如莲去了花厅,去见她那位便宜弟弟。
  等她来到花厅的时候,尹重楼左右手里都抓着一块点心,尝了一口后,似乎有些嫌弃,便将其丢在桌上,换了另一手的试吃。
  “呸!这点心真难吃。”尹重楼将剩下那块点心也丢在桌上。
  在一旁陪着的俞嬷嬷和如碧脸色都有些难看。
  正好,沈未白就是这时踏入花厅,尹重楼看到后,直接从椅子上跳下来,迈着小短腿跑到她面前告状,“大姐姐,你这院子里的嬷嬷丫鬟可是偷了你的糖吃?这些点心一点也不甜!”
  俞嬷嬷、如碧她们看着小胖子告状的样子,真是又气又怒,偏又碍于他的身份不好说什么。
  沈未白笑了笑,不留痕迹的避开尹重楼满是点心渣子的双手,“这不怪她们,是我让她们把味道做得淡一些,太甜的话,我嫌腻。二弟弟若是吃不惯,就别吃了。你即已见过我,就回去吧。”
  尹重楼听到尹千梧要赶自己走,忙做出可怜的样子,“是楼儿惹大姐姐不开心了吗?”
  沈未白微笑摇头,将他的‘演技’看在眼底。“不是,只是我有些乏了,怕对二弟弟招待不周。”
  尹重楼本也就不想来这,若非母亲逼迫,他今日根本就不会走这一遭。
  眼看是大姐姐让他走的,尹重楼故作委屈了一下,便妥协了。“那好吧,大姐姐好好休息,改日我再来看大姐姐。”
  说完,就带着他的那一堆奴仆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雒栖院。
  沈未白看着尹重楼离开,眸光深远,让站在她身边的如莲如碧,都不懂这一刻,她在想什么。
  不过,她们早已经发现,自从小姐大病之后,她们是越发看不懂小姐了。
  其实,这一刻的沈未白什么都没想。
  ……
  又隔了三四日,沈未白假借去向柳茹讨教学问的说辞,再次悄悄摸出了伯爵府。
  这几日中,尹重楼来找了她三四次,被她都借口推掉后,他似乎也生气了,近一日都未再来。
  而因为她最近实在是太‘用功’,在菩提苑那边,俞嬷嬷去向万氏汇报的时候,都跟着受了褒奖。
  “老夫人,大小姐是个好样的,哪怕因病耽误了不少功课,她也很是勤奋,主动的去找柳先生讨教学问呢。”俞嬷嬷讨好的笑着。
  万氏满意的点头,嘴角含笑。“不愧是我尹家的嫡女。”
  俞嬷嬷又称赞了沈未白几句,然后提及了尹重楼最近经常来雒栖院的事。
  万氏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但是,这厌恶不是针对尹重楼,而是针对小韩氏。她冷哼一声,“还是不安份。”
  这话,俞嬷嬷可不敢接。
  好在,万氏也没有让她接话的意思,她收敛了眸中深意,对俞嬷嬷道:“你将雒栖院管得很好。”
  俞嬷嬷面露喜色,忙跪谢说,一切都是老夫人的福气。
  万氏赏了她一个荷包,便打发她离开了。
  走出了菩提苑,俞嬷嬷才偷偷捏了捏万氏赏赐的荷包,这里面的分量,让她笑得让老脸上的皱纹更深。
  ……
  出了府的沈未白,又变成了翩翩如玉的小公子,跟着老鬼去了裘老的家。
  今日出府,要做的事,就只有一件,让裘老履行承诺,然后搬到庄子里去,给她效力。
  “你可有把握说服他?这老家伙的脾气还是很犟的,哪怕你和他之间还有一个承诺,他也不一定会真心诚服。”老鬼提醒沈未白。
  沈未白挑眉道:“你是担心他,就算碍于承诺跟我走了,也不会真心助我?”
  老鬼笑道:“你心里有数就好。”
  “所谓承诺,不过只是一块敲门砖。”沈未白道。
  “嗯?”老鬼没懂她的意思。
  沈未白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大方的解释了。“你之前说过,他是因为那所谓的风水先生说他打造的是凶器,沾染了杀业,才会导致妻女早逝。所以,他这才金盆洗手,不再碰打造武器这一块。我故意激他,拿到一个承诺,其实是给他找了一个重出江湖的借口。接下来,只要我再告诉他妻女之死与他无关,他就心结尽去了。”
  “就算如同你所说,那他依旧心灰意冷,不愿对你效忠呢?”老鬼好奇的追问。
  沈未白胸有成竹的道:“即便是这样,我也还有绝顶妙招,让他点头!”
  她这自信的模样,让老鬼心中越发期待起来,恨不得提起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裘家!
  ……
  一老一少登门的时候,裘老正坐在廊下制作金银器的模具。
  见两人来,也只是抬了一下眼皮,理都不曾理会。
  沈未白也不在意,抬手行了礼,算是和主人家打了招呼后,便直接走向安置那病汉的偏房。
  说起来,她这位主治医师也很不负责了,一直到了病人术后七天,才第一次过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