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杀人还是救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沈未白所需之物。
  大多都是些瓶瓶罐罐,还有就是那套新鲜出炉的刀具,以及用来针灸的银针。
  消瘦青年躺在白布铺好的长桌上,神情有些紧张。
  或许是房内过于安静,让他的感官放大,他闻到了一股烈酒的气味,还看到那位白衣小公子点燃了蜡烛。
  “大白天的,你点什么蜡烛?”站在门口观望的裘老替他说出了心底的疑惑。
  沈未白却只是淡淡一笑,不多做解释,“裘师傅一会便知。”
  裘老冷着脸,唇角紧绷,不再说话。
  气氛过于安静,青年心中的忐忑越发深,可是却不后悔。
  “怕吗?”
  在他神志有些混乱的时候,突然听到小公子问他。青年一转眸,就对上了那双宛若幽潭,清冷幽深的眼睛。
  青年缓缓摇了摇头。
  沈未白淡淡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去,拿出一件好似屠夫杀猪宰羊时穿的褂子穿在了自己身上,唯一不同的只是她身上的褂子是白色的。
  青年咽了咽口水。他猛然发现,那些刀具,还有这一身衣服,让他有一种如猪羊般待宰的感觉。
  “放松心情,不用紧张。等你睡一觉醒来,一切都结束了。”背对着他的小公子大发善心的安慰了一句。
  但是,青年却觉得自己并没有被安慰到,反而更怕了。
  只不过,这些怕,还不足以超越他对生的渴望!
  这时,老鬼捂着鼻子,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走了进来,一脸嫌弃的递给沈未白。他发现,自己真的变成这丫头的老仆了,他不过就是凑个热闹而已,为何要干着干那?
  沈未白接过碗,凑在鼻尖轻嗅了一下。
  “都是按照你的方子抓的药。”老鬼不满的道。
  沈未白神情浅淡的‘嗯’了一声,将碗递给了青年,“喝了它。”
  青年没有犹豫,十分配合的喝下了碗中的药。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沈未白默默的给所需的用具用烈酒消毒,再用烛火烤。一边还要留意青年的变化。那碗药是她根据麻服散改良的,效果会更好一些。但是,草药麻醉和前世的麻醉剂毕竟不一样,沈未白第一次用在这个时代的人身上,用量的把握可能会有一点偏差。
  老鬼给她的医经里,也有提到炼制一种可以麻醉痛觉的香,但那是无差别效用,即便提前吃了解药,也会多少受到麻醉的影响,对于外科手术中主刀的人来说,十分不利,所以沈未白没有去折腾这东西。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也会在对方被麻醉睡着后,用银针封穴降低痛感,辅助麻醉效果,还能起到一部分止血的作用。
  不得不说,沈未白的医术因为得到了《医经》和《毒经》,在这段日子里,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不然,她也不敢这么大胆的在这种环境下进行外科手术。
  青年男子服下药后不久,眼皮就感到沉重,昏昏欲睡的感觉让他撑不住,直接睡了过去。
  而此时,沈未白点燃了艾条,放入铜盆,安置在角落。
  这样做可以给房间杀菌消毒。
  没有条件达到无菌病房的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法。
  一切准备就绪,沈未白解开了青年的衣衫。老鬼也按照她事先的吩咐,洗净双手,用烈酒消毒后,穿上了白褂站在她身边帮忙。而裘老,同样按照要求,做了基础的清洁杀菌,换上了同款白褂,站在一边神情冷漠的看着。
  将衣衫除去,青年腹部的隆起更加明显。
  他身上几乎已经没有肉,肋骨看得分明,腹部鼓鼓的,如同怀孕五月的妇人般,那腹中之物将他的皮撑得很薄。
  皮肤也是长期缺乏营养的暗黄色,透着将死的灰白。
  看到这一幕,饶是杀人不眨眼的老鬼,都忍不住皱眉。他看向沈未白,可没有忘记这穿着男装的小公子,是实打实的丫头。
  但是,看到她淡定如常的样子,老鬼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好吧,这段时间一来,他应该早就适应了这鬼丫头的与众不同。
  沈未白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把了脉,然后双手在男子腹部摸了摸,心中有数后,才拿起一把刀,在裘老犀利的眼神中,淡定的在男子的手背上划了一下,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流出。
  而沈未白却在裘老皱眉时,淡定的拿起旁边早就准备好的白布往伤口一抹,又涂上了金疮药。
  从头至尾,躺在桌上的男子毫无知觉。
  裘老忍不住皱眉问,“他如何了?”语气中,透着冷意。
  沈未白依旧淡定,“还活着。”
  裘老沉默下来,只是脸色有些难看。这小少年真是胆大妄为!
  可是,少年的淡定,那种胸有成竹,却让他耐下性子,在一旁观望。
  他不再打造兵器,是为了不想再增杀孽,想为妻女积阴德,并不代表他见不得血。
  曾几何时,他在江湖中也是看惯了杀戮的。
  麻醉已经起了效果,沈未白不再耽搁,手中再次拿起熟悉的手术刀,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收敛心神,她用兑好的烈酒在男子腹部一抹,手中的刀稳准的落下,切开了皮肉,红色的血液从伤口流出,顺着染红了男子身下的白布。
  当男子腹部被切开的时候,老鬼和裘老都不约而同的睁大了双眼!
  这肚子被人剖开,人还能活吗?
  ‘还说这不是杀人利器!’裘老看到自己打的刀轻易的剖开皮肉,恨得眼睛都红了,觉得是眼前这少年骗了他!
  这是救人?简直是荒谬!
  裘老目呲欲裂,痛恨这骗了他的少年。
  他正欲上前阻止,却感到自己身上某个穴位被隔空点中,浑身僵直无法动弹,只能抬眸恨恨的瞪向罪魁祸首。
  老鬼无辜的耸了耸肩,“免得你坏事,还是耐心看着吧。”
  虽然他也被沈未白的操作震惊,但是他却是比裘老更加相信沈未白不会乱来的。何况,他谨记着沈未白说过的话,整个治疗过程中,不能受到任何打扰。
  所以,在察觉裘老的动作时,他就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题外话------
  老白说:“杀人还是救人,就在我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