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想死还是想活? (新书需要大家的关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将一个快死了的人,送到我家里,是想要给我添晦气?”
  沈未白刚踏入小院,冷冰冰的质问声就砸在她头上。
  “裘师傅稍安勿躁。”沈未白勾唇浅笑。
  在外人看来,她淡定得不像是一个孩子。
  “哼!”裘老冷哼一声,撇过头,不再看她。
  沈未白上前,走到那奄奄一息之人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因为光在她身后,那躺在地上的消瘦男子只能看到她藏在阴影中的脸,虽五官精致无比,却异常冷漠。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沈未白语气淡漠的问。
  那男子其实年纪不大,约摸二十出头的样子,许是命不久矣,所以眼神有些呆滞和浑浊。
  听到了沈未白的话,他眸中一亮,却又瞬间黯淡。语气虚弱的道:“医师说我腹中长了块烂肉,命不久矣,最多还能再活半月。”
  听了他这话,裘老脸色更加难看。
  沈未白的语气重了几分:“我是问你,想死还是想活。”
  就连在一旁看戏的老鬼,也觉察到从她小小的身子里迸发出来的气势。
  “想活!能活着谁想死?”虚弱的青年,似乎也被她吓住,急忙开口。说完这一句,便大口喘气,仿佛随时都会咽气一般。
  “想活便好。”沈未白语气突然变得缓和,仿佛刚才严词厉色的人不是她一般。“我这里有一法,或许能救你的命,但也有可能让你即刻死去。你敢不敢一试?”
  “我能救?!”青年惊诧之后,便是激动。“敢!我敢!我都快死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只要有一线生机,不,就算没有一线生机,我都敢试。”
  “我说了,若失败,你会立即死去。”沈未白再次提醒。
  青年却没有胆怯,“反正都难逃一死,即刻死去和半月后再死,又有什么区别?若是即刻死了,我也少受了半月的折磨。”
  “好。”沈未白点了点头,没有再对他说什么。
  青年却急切的道:“求小公子救我!”
  沈未白没有理他,而是转身走向脸色奇差的裘老面前,“裘师傅你也看见了,要救他,须得用我要的刀,还有一间干净的房间。”
  “你想干什么?”裘老皱起眉头,眼神有些冰冷。
  沈未白坦然的道:“自然是救人。”
  见裘老不言,她又笑道:“你不是想知道,我用刀怎么救人吗?”
  裘老眼中闪烁了一下,终于开口,“好,我就看看你怎么用凶器救人。”
  沈未白没有去纠正他言语中的不当,只是等着他返回屋里去取出打好的刀具。
  裘老去返很快,在他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套用皮革套子裹好的刀具。他递给了沈未白,后者伸手接过,直接在他面前打开。
  皮套一展开,泛着金属寒光的十几把造型特殊的刀具出现在沈未白眼前。
  在那一瞬间,她的记忆产生了融合。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前世用惯的那些手术刀。
  裘老的手很巧,每一把刀具都与她图纸中绘制的一模一样。
  在现代社会,外科手术刀的型号有很多。
  而在现在,条件不允许,所以沈未白只是打造了自己常用的那十几种刀片型号。
  前世的手术刀,都是刀柄和刀片分开,可以进行任意组合的。利用精密的孔槽拆卸和安装。一开始,沈未白担心这个时代的工艺达不到她的要求,所以才设计成固定的。
  但是,今日验货之后,沈未白在心中想,‘以后再打一套,倒是可以试试组合的了。’
  “如何?”裘老等她看完之后,淡淡的问。
  哪怕他发誓不再打造兵器,却也是对自己的手艺极为自信的。
  沈未白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很好,非常好!”
  “既满意了,那就速速证明。”裘老不耐烦的催促。
  实际上,沈未白也很赶时间。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对裘老道:“裘师傅,既然我们已经打了个赌,不妨再加一个赌注?”
  “什么赌注?”裘老皱起眉头。
  沈未白笑道:“若我真的证明了这刀具是用来救人,你便答应我一个承诺如何?”
  裘老冷笑起来,神情带着讥讽,“小子,你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再则说了,若你证明不了,又能输给我什么?”
  “我知道我的承诺裘老现在还看不上,那他的承诺如何?”沈未白直接指向在一旁看戏的老鬼。
  莫名被点名的老鬼一怔,心中怒骂,‘这死丫头倒是会送人情!简直就是奸诈!’这两人打赌与他何干?
  然而,还不等老鬼出声反驳。就听到裘老嫌弃的道:“我要他的承诺能做什么?”
  “!!!”顿时,老鬼就不乐意了。
  沈未白倒也未生气,仿佛早就料到他会拒绝一样,“既如此,若今日我不能证明,那这刀具便随你处置,我也将我的命赔给他。”
  她信誓旦旦的样子,让那虚弱青年眼中希望的光芒更甚。真是恨不得替裘老答应下来。
  而老鬼则是震惊的看向沈未白,忍不住上前拉了她一把,低声在她耳边说,“丫头你疯了!”
  “你才疯了。”沈未白斜了他一眼。
  “……”这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老鬼冷哼一声,松开她,又退回一边,摆出了‘老子不管了’的姿势。
  裘老也被沈未白话中的狠意给震惊,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小少年,居然让他看出了一种枭雄气势,就好像他曾经接触过的那些大人物一般。
  “好,既然你如此自信,我就拭目以待了。”裘老最终答应了下来。
  他问沈未白,是什么承诺。
  沈未白却故意卖着关子,说先赢了再说。若输了,也无说的必要了。
  两人商议完毕,才将早就等候已久的病患搬入了一间空置的房间中。
  沈未白除了让老鬼准备病人,还让他准备了一些需要的药物和物品。
  房间内,按照沈未白的要求,用放在笼屉里蒸煮过半个时辰,又用阳光晒过的白布铺在了长桌上,还在四周为了个圈,挡住了外面的窥视。
  消瘦男子被搬到了长桌上,沈未白背对着他,站在另一张桌子前,开始慢条斯理的将所需之物慢慢摆了出来。
  他看到了桌上刀具上的寒光,眼神中下意识的带上恐惧。
  但还是咬牙忍住了,没有临阵脱逃。
  ------题外话------
  沈氏大道理——
  ‘与其说一千道一万,不如亲眼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