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传说中的前朝地宫 (划重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次出府,沈未白的新鲜感少了些。
  但是,望着外面的海阔天空,她血管里的血液,再一次的灼热起来。
  换装成为清雅少年的沈未白,站在街面上,昂首望天,心中喟叹,“天地之间,才是我的战场!而不是小小的安亭伯府!”
  “丫头,按照你的要求,人我找到了东西也备齐了,你现在总能告诉我原因了吧?”老鬼走在沈未白身边,一脸好奇。
  几天前,小丫头又使唤他去找这找那,弄得他气得牙痒痒,又不得不去做。
  最重要的是,小丫头嘴很紧,死活都套不出话来。
  “莫急莫急。”沈未白双手背在身后,走姿潇洒写意,真是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老鬼只能干瞪着眼。
  还有,老鬼神情古怪的打量了她,嘴里嘀咕,“怎么换了身衣服,连神态姿势都改了?”
  如果不是他认识沈未白那张脸,恐怕都不会认为眼前的俊俏小少年,是女子假扮的。
  ……
  沈未白只有这一天时间,时间紧任务重。
  她提出,先去郊外的庄子验收。
  主要是这一来一回,路上耽误太久,若是最后再出城,恐怕时间耽搁一点,就会误了回城的时辰,保险起见,还是先去庄子的好。
  一路上紧赶慢赶,终于来到了修葺好的庄子里。
  庄子外没有挂牌,依旧是那荒芜的样子,连外面的杂草都没有拔掉。
  可是,推开门后,里面却是焕然一新。
  那些贫瘠的地,都被推平,并铺上了砂石,光秃秃的。
  老鬼看了一眼,嫌弃的撇了撇嘴。小丫头真是钱多了烧的,买个庄子,结果把地都推平了。
  可是,再看小丫头,却是一副满意的模样。
  被推平了的地很空,在这空空旷旷的地上,却堆了一些古里古怪的东西。这些稀奇玩意,全是老鬼找了木匠和铁匠,按照沈未白给的图纸打出来的。
  连经验丰富的木匠和铁匠都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老鬼就更看不出了。
  但是,看小丫头这个样子,似乎也不打算主动解释。
  老鬼砸吧砸吧嘴,最终还是忍住了好奇的心思。
  反正,就算他问出口了,小丫头肯定也不会老实回答。
  沈未白没有在意老鬼的心思,而是径直走到了那些器械面前,仔细的检查质量。
  确定无误之后,才又跟着老鬼去了庄子内的房子。
  这庄子,外面是用墙围起来的。
  房子是在最里面,背靠着大山。
  沈未白对房子的其他房间,只是大致扫了一眼,然后就去了最关注的药房仔细看了老鬼囤积的药材。
  “丫头,这些药材没问题吧?”老鬼问。
  沈未白将手中的药材放下后,才点了点头,“还不错。不过,还要继续收。”
  老鬼惊愕,“还要?”他目视一周,这房中的药材,几乎都等于外面好几个药铺的存量了。
  “嗯,还要。”沈未白肯定的点了点头。
  “……”老鬼愕然的盯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庄子修葺得不错,的确是严格按照自己图纸上的要求来的,而且在细节上,处理得更加巧妙。这让沈未白不得不佩服这个时代的工匠,心中念头一动,就问老鬼,“老鬼你听说过鲁班吗?”
  “什么鲁班?”老鬼一愣。
  他的表情,已经回答了一切,沈未白心中了然。没有解释谁是鲁班,只是问,“那……机关术呢?”
  “机关术?”老鬼诧异的问她,“你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沈未白弯了弯眼。
  老鬼也没有多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她,“两百多年前,江湖上的确有一批懂得机关术的能人,据说他们做出来的木牛能自己行走,还不用吃喝,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可是后来这些能人就消失了,机关术也从此失传。”
  沈未白眉梢一挑,抓住了关键词。“两百多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老鬼没隐瞒。“告诉你也没关系。两百多年前,正值前朝国力最鼎盛的时候,也不知道当时的前朝皇帝是怎么想的,要打造一座地宫,将一半的国库财富,都放入地宫之中……”
  一半的国库财富!
  沈未白被震惊了。
  “说是怕后世子孙不孝,让国家走上末路,留下些财宝,给后世子孙东山再起的机会。总之,就是因为这座地宫,那位前朝有名的皇帝,招募了天下的机关师,在地宫之中设下了重重机关,陷阱。地宫建成之后,这些参与的机关师也就消失了,江湖上都传闻,这是皇家为了保护地宫的消息不被传出去,而把人灭了口。渐渐的,机关师也就在江湖中成为了传说。”
  老鬼说完这一段前尘往事,还不屑的撇嘴道,“如今,江湖上那些自称为机关师的人,连当初那些能人的皮毛都不如。”
  沈未白听完之后,变得异常安静。
  一方面,她是在惋惜那些消失的机关师。一方面她又忍不住去想,那前朝地宫中的财富,到底有多少?
  只是,如今的她也只能想想罢了。
  集齐了当时天下最强的机关师,打造出来的地宫,可不是能轻易进入的。
  ……
  返程的路上,沈未白都在消化这个意外得到的消息。
  她不仅仅是贪图地宫中的财富,更是想要领教一下地宫中的机关。
  回到瑶城,马车径直去了那老头的家里。
  今日,沈未白要取刀!
  到了地方,沈未白和老鬼进了屋,屋外的院子里,躺着一个肤色蜡黄,瘦骨嶙峋,却大腹便便,衣衫褴褛的男子,他气若游丝的样子,总让人觉得已经命不久矣。
  而那位曾经的暗器大师,则冷着脸,站在门口,见两人进来,那冷冰冰的视线,直接扫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