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蔚蓝之约(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布洛克不由得眯起眼睛,打量起这个看起来很懂行的小姑娘。

  这身装束,还有火系的神之眼....最重要的是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调料气味,虽然很轻,但是鼻子一向灵敏的布洛克瞬间就闻出来了,这小丫头,绝对是一个厨师!

  “没想到小妹妹的嗅觉这么灵敏啊,没错,这就是我们镇子里的猪肉。”

  稍微打开了一下盖子后,布洛克便重新把锅盖上了。

  毕竟还在炖煮,长时间把食材露在外面会影响成菜的口感。

  身为清泉镇的一名普通农家妇女,布洛克除了地里的农活之外,她在饮食上还有着更高的追求。

  也正是这份追求,使得她渐渐地成为了着乡里乡外最知名的厨师。

  “香菱,怪不得你想要清泉镇的猪肉,这个味道果然很吸引人呢。”

  飞在一边的派蒙听着锅内的咕嘟声,情不自禁地留下了口水。

  “香菱?”

  听到从派蒙口中说出的名字,布洛克心神一动,耳朵也翘了起来。

  她打量着面前穿着有些暴露的少女,喃喃自语。

  “你就是璃月万民堂的香菱?”

  那个服饰,那个名字,再加上其在料理上的水准。

  如果布洛克再猜不出来面前的人是谁的话,那她就真的是有些反应过慢了。

  正忙着和派蒙一起通过气味辨别锅中其他食材的香菱听到布洛克的话后一愣。

  “啊?没想到这里也有人知道我们家的万民堂啊。”

  虽然少女没有正面回答布洛克,但是话语中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

  香菱那有些谦逊的回答,在布洛克看来反而是在挑衅自己。

  怎么,是认为清泉镇这种穷乡僻壤不配知晓美食之都璃月港的消息吗?

  呵,正好她也早就想讨教一番璃月美食的水准了,这个机会正好。

  “既然这样,那不妨听听我的意见怎么样?”

  下定决心后的布洛克大手一挥,越过锅子,站在众人面前。

  “意见?”

  “没错。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香菱小姐是想要清泉镇的猪肉对吧,如果是想要新鲜的,那肯定是要现宰的才好,但是很不巧的,最近镇子里的猎人都在折腾泉水的事,想要找他们帮这个忙还真腾不出手。”

  那就我们自己来....

  本来香菱是想这么说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她发现这种事还是要人家许可才行,所以只能默默地听着布洛克继续往下说。

  “不过呢....我倒是有个法子,我家后院附近经常有野猪过来捣乱,本来我打算抽个时间去赶走它们,但几位既然想要新鲜的清泉猪的话,那不妨直接取走它们就好。”

  说着说着,布洛克的眼神就变得飘忽了起来。

  其实根本就没什么来她家后院捣乱的野猪,她说的是镇子里按人头分配的野猪份额,正好身为厨子的她手里还有那么一点剩余,拿出来作为彩头再合适不过了。

  “但除此外我还有个请求,我想向这位香菱小姐请教一下璃月的饮食文化,怎么样?”

  此前谈论猪肉的时候,布洛克就如同随处可见的农家妇女一样,和蔼可亲。但一涉及到了厨艺,那她整个人就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宝剑,锋芒毕露。

  这股摄人的气势,站在布洛克对面的香菱自然也感觉到了,她收起了往日里一直挂在脸上那明晃晃的笑容,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也就是说只要在料理对决上赢过你,那我们就能拿到清泉猪肉喽?”

  “当然不是。”

  或许是自己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布洛克重新组织了下语言。

  “只要香菱小姐答应与我比试,那几头猪无论输赢都是你们的,只是嘛....如果我侥幸赢了小姐,那我还有一事想请小姐替我办了。”

  闻言,香菱挑了下那略显可爱的豆豆眉,跟一边发呆的锅巴有几分相似。

  “哦?说来听听,如果超出我能力范围的肯定不行。”

  “哈哈哈,那自然不是。如果我赢了,那就请在万民堂的菜单上加上一道以我‘布洛克’为作者的菜,这个条件怎么样。”

  说到这里,布洛克颇有自信地擂了擂自己的胸膛。

  香菱闭上眼睛听着对方的要求,稍微盘算了一下之后,觉得自己应下来好像也没什么问题,横竖都不亏。

  “好啊,时间,地点,要求。”

  望着开始与布洛克商讨料理对决的香菱,白启云默默地走到了一旁,跟荧与派蒙站在一起。

  他才没有兴趣掺和到这两个家伙的料理对决里。

  “香菱....真是一位好厨师呢。”

  即便是伶牙俐齿的派蒙,面对此情此景也没办法找出什么更好的形容词来。

  她有些为难地在两位厨师之间不断变换着视线。

  “嗯,能感觉到她对料理的热情。”

  金发少女转过目光,把视线放在了一边无所事事的白启云身上。

  被她这么盯着看,白启云总感觉有些不自在。

  他摸了摸自己好像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

  “怎么了?”

  视线划过少年的脸颊,荧的表情毫无波动。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好像跟香菱不太一样。”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一个男生一个女生,怎么可能一样。”

  倚着栏杆,白启云有些懒散的躺在了上面。

  原本被香菱驱散的睡意,此刻再次卷土重来。

  “不,我说的不是那个。”

  如同好友闲聊一般,荧放眼望向远方,一起跟着白启云靠在栏杆上。

  微风卷过发梢,说的她耳边两侧蓄起来的金发在少年眼前乱晃。

  “是在追求方面,总感觉你好像没有她那么热情。”

  “热情?”

  听不懂香菱和布洛克之间那繁琐的交涉,派蒙灰溜溜地飞了过来,刚过来就听到了什么好像很有意思的事。

  白启云提起眼皮,瞅了了身边的荧和派蒙一眼,没有言语。

  他抬起头,把后脑勺抵在木头上,望着高高的天空,怔怔出神,像是在回忆什么。

  良久,少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世界上分为两种人,一种是身负才能却不自知,一心只放在研究上,在别人眼里闪闪夺目的人,第二种则是没有天赋,却依然削了脑尖往里钻,却被名为‘才能’的高墙挡在门外的人。”

  “毫无疑问,香菱是前者。”

  ——而我是后者。

  合上眼皮,少年的眼前再次陷入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