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蔚蓝之约(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整体黑褐色的上衣包裹着少女的胸前,一抹黄色覆盖于双肩之上,下半身则是毫无遮掩,光溜溜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之中,少女那美好的青春气息一览无余。

  一袭黑蓝色的长发编成辫子绑在脑后,豆豆眉下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活泼开朗。

  少女的身后的飘带还系着铃铛,走起路来一响一响的,当然除此之外最惹人眼球的还是她腰间的神之眼。

  火红色的神之眼如同这世间最为纯粹的宝石一样,在阳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

  一只小熊亦步亦趋地跟在少女的身后,时不时地还拿出一些蔬菜当做零食。

  走在通往清泉镇的路上,小熊好似感受到了什么,撒开腿向前冲去。

  “喂!锅巴,你要去哪?”

  别看名叫锅巴的小熊身材矮小,但是它一旦全力奔跑,就算是比它整整大上不知道多少圈的少女一时半会也追不上它。

  望着自己伙伴远去的背影,香菱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她只能盯紧了锅巴别让它跑丢了。

  只是,少女的视线越过锅巴,前方的身影怎么好像有些熟悉,璃月样式的服装,那是...

  “喂!”

  少女举起手臂,跟着锅巴在山坡上一齐跑了起来。

  “好像有人在叫你呢,做饭的。”

  飞在天上的派蒙一眼就看到了跑过来的少女,她回头看了看身边的白启云,却发现他一脸的无动于衷。

  “认错人了吧,又或许只是她们要找的人恰好在这边。”

  只是,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身体却很老实,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果断地,坚决地,快速地,把整个人背向了传来声音的方向。

  仿佛那道少女美妙的声音是什么从远古而来的魔咒一般,唯恐避之不及。

  原本被杜拉夫传染的睡意在此刻荡然无存,白启云从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么清醒。

  冷汗爬上了他的后背。

  看着突然用后背面对她们的白启云,派蒙和荧一头雾水。

  “喂!启云哥!”

  见到自己第一声呼喊没有成效,香菱垫着步子继续在道路上狂奔。

  过于朝气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广场,四周因霍普金斯而来的人面面相觑,好似是在分辨着谁究竟是那位少女呼唤着的人。

  见到了这一幕,白启云更加不遗余力地把身子往人群里挤了挤,只留出半个背影给派蒙。

  “人家在喊你‘启云哥’呢。”

  再次从少女身上收回视线,派蒙望向整个人如同挤进洞里的猫咪的白启云。

  “不认识,谁知道是哪家姑娘——”

  话还没说完,少年就感觉到了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抱住了他的腿。

  白启云有些僵硬地低下了头,视线顺着膝盖慢慢滑落。

  一直棕黄色的小熊抱住了他的腿,歪着头看他,憨态可掬。

  是锅巴。

  他忘了原来还有锅巴,只能认命地把小熊从地上抱了起来。

  “是锅巴啊。”

  一股敦实的感觉沿着手臂向上,让白启云感到少许吃力。

  有些日子不见,看来锅巴的体重又往上涨了。

  “启云哥,喊你怎么不回话啊。”

  趁着白启云抱着锅巴的功夫,香菱踏着步子,一股脑地跑到了众人的面前。

  少女扶着膝盖,气喘吁吁,可能是跑得有些急了。

  “启云哥?你们两个是认识吗,做饭的。”

  这个时候,我们的好向导,派蒙就派上用场了。

  她呼哧呼哧地在两人间飞来飞去,像是在确认些什么。

  “嘛....算认识吧。”

  白启云看着面前的女孩,有点尴尬。

  毕竟他被老爷子轰出来的原因就是她,别人家的学霸去刻苦学习了,自家不成器的孩子还在偷懒,那个暴脾气的老爷子当然会着急,一脚就把他给从家门口卷了出去。

  躺在白启云怀里的锅巴一脸享受,舒服到眼睛都眯了起来。

  “卢卢~”

  人都到自己眼前了,就算白启云想装成不认识那都不行了。

  而且因为这家伙大喊大叫的缘故,现在周围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他们几人的身上,再在这呆着就有点不合适了。

  “额,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香菱虽然不是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但是不代表她傻,周围的人群在一边用着莫名的眼神盯着她,这让她以为自己是不是打断了什么重要的仪式之类的。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

  放下怀中的锅巴之后,白启云煞有其事地拍了拍厨娘的肩膀。

  反正这边闹腾的原因已经知道了,再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意义,等一会霍普金斯醒了他们再过来就好。

  对着一边还在遥望着牧师的杜拉夫点头示意了一下之后,白启云就带着几人离开了这里。

  路边的小溪流水潺潺,在脚边经过的溪流将炎热的夏意带走了几分。

  走在小路上的众人,各怀心事。

  “香菱,没想到你竟然会来蒙德啊。”

  锅巴一脸怡然自得地跟在白启云的身后,香菱跟有些自来熟的派蒙的很快地就混到了一起。

  听到白启云的话后,香菱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地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盘起来的头发。

  “其实...我是迷路了来着。”

  “迷路?”

  白启云想过很多种理由,但是这个理由还是把他给惊到了。

  迷路?从璃月一路迷路到蒙德?

  这家伙到底心是有多大啊。

  “嘿嘿,别说我了,没想到启云哥你也会出来啊,我记得之前你不是一直都宅在家里的吗。”

  “诶?竟然是这样子的吗?”

  震惊派蒙,香菱口中说出来的白启云跟她印象里的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啊。

  在野外独自一人生存,穿越大半个蒙德,跟深渊教团交手,这些能是一个宅在家里的人干出来的事?

  吊在队伍末尾的金发少女一路无言,默默地听着派蒙和香菱之间的谈话。

  “她说的...其实还蛮对的。”

  对此,白启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可承认的。

  在璃月港,虽然他经常因为采买食材需要出门,但是那在他的行动规划里都是必要的存在。

  就像是上学需要写作业学要考试一样,都是没办法不做的事情。

  所以别看他老跟一群孩子混在一起,实际上他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宅家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