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清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顷,随后而来的众人终于闻声赶到。

  不过来人并不多,都是一些青壮年猎手,还有迪奥娜与荧,毕竟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没有自保能力的人都纷纷躲在了屋内。

  “发生了什么?”

  越过面前几个壮汉,荧带着派蒙走到了白启云的身边。

  少年指了指地上昏死过去的人,脸色阴暗。

  “先把他抬回去吧,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启云跟着杜拉夫搜寻了一圈,周围什么都没见到,除了潮湿的地面之外,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

  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荧小手一挥,一股精纯的风元素力从周身涌出,将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那个就是传闻中的...”

  “嗯。”

  周围的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让原本安静的空气变得嘈杂了起来。

  被周围的噪音干扰了思绪,白启云深深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一旦今天荣誉骑士来清泉镇的消息传开,那想让背地里的幕后黑手露出马脚就更加困难了。

  “可霍普金斯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跑到这里来?”

  看着荧的动作,杜拉夫捡起了周围的水瓶子,把它们放到一起,等着霍普金斯的苏醒。

  中年猎人的自言自语让白启云听到了,他随即转身向杜拉夫解释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也就是说,霍普金斯是回来灌泉水的?”

  听了白启云的解释后,杜拉夫抱起双臂站在一旁疏散起了人群。

  “应该就是这样。”

  白启云点了点头,目光扫过旁边围着的人。

  霍普金斯被荧送到了他的临时住所,其余的人在杜拉夫告知不需要他们之后,也都慢慢散开了。

  一时间,泉水旁又恢复到了往日夜里的平静。

  “那就是之前你看到的人影吧。”

  湖水边,只留下了白启云和晚上睡不着觉的迪奥娜,少年张口向猫娘确认着。

  迪奥娜来的虽然有些匆忙,但即便是惊鸿一瞥还是看到了那个躺在地上的人的全貌,跟她记忆里的那个背影差不多吻合。

  “嗯,应该是他没错。”

  得到了迪奥娜答案的白启云,面色没有因此变得明朗,他越是想就越是发现这其中疑点重重。

  首先是刚才泉水发出的异动到底是什么东西,其次就是霍普金斯收集泉水售卖,泉水本身有什么作用,最后就是格朗尼采买泉水,他究竟又要卖给谁。

  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互相缠绕了起来。

  ——————————

  “杜拉夫先生,这位..额,霍普金斯先生要怎么处理才好。”

  将霍普金斯放在他自己房间的床上后,荧转身望向了一路跟着自己的杜拉夫。

  闻言,杜拉夫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不过他已经叫来了镇子里的医生前来照看,希望能有所帮助。

  “先让邦德看看吧,如果没有起色的话,明早我就让信鸽带信去西风教会,请她们的人过来一趟。”

  杜拉夫和荧把空间留给了刚刚急匆匆赶过来的邦德医生后,到了屋外。

  “那就先这样,这里我来看着,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于情于理,自己村子发生的事情没有必要让客人跟着出力,像这种站岗这样的体力活,他杜拉夫一个人就足够了。

  闻言,荧带着派蒙回到了屋子里,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镇子的外边就变得吵闹了起来,人们的喧闹声透过窗户挠在了白启云的脸上。

  “唔...”

  原本就睡得晚的白启云被这么一吵,更是一点精神都没有了。

  少年拱了拱被子,打算装作没听到,继续自己的懒觉大业。

  “彭!”

  但是事与愿违,少年房间的房门被金发少女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女孩身边的派蒙飞过来扯起了他的被子。

  “快起来啦!太阳都要晒屁股了!”

  ——烦死了!

  被小家伙折腾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了,白启云也只能老老实实地从床上爬起来。

  话说,如果他是裸睡的话,刚才派蒙的行为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

  打发走了精力过剩的两人组后,白启云对着窗户伸了个懒腰。

  “早上好,混蛋的世界。”

  ——————————

  夏日清晨的微风拂在面上,带走了白启云那沉重的睡意。

  几人走在去往霍普金斯家的路上,刚才人们的声音好像就是那边传过来的。

  “你们说的那个商人会不会醒啊。”

  派蒙飞在一边,咬着手指。

  “不知道。”

  她不说还好,一提这个,白启云就有些发愁。

  如果霍普金斯醒不过来的话,那线索就又断了一条,到时候想追查就更困难了。

  “杜拉夫先生。”

  再往前走了几步,三人便碰见了守在门口的杜拉夫。

  他一脸疲惫地打了几个哈欠,看样子可能一宿没睡。

  看着他这幅模样,不知为何,白启云突然觉得自己又变得困了起来。

  难不成睡意是会传染的吗。

  “哦,是你们啊。”

  跟着对自己打招呼的荧笑了笑后,杜拉夫把目光放在了进村的道路上,仿佛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霍普金斯先生他...还是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吗?”

  看着周围的人凑在这里,他们应该也是来问这个的,毕竟昨晚可是发生了唯一一次有人在场的泉水异动,这些居民早就想知道其中的究竟了。

  这不,一大早的,一群人就过来看看昨天的当事人到底怎么样了。

  “其实霍普金斯他到现在也没醒过来,清晨那阵子我就用信鸽请西风教会来人了,差不多也该到了。”

  杜拉夫有些为难地向着几人解释着当下的情况,昨晚霍普金斯呼吸平稳,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但是无论怎么叫他都醒不过来,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杜拉夫还是趁早修书一封,发往了西风教会,等待着那边的专业人士过来处理。

  “也就是说还没有起色吗。”

  白启云拖着手臂,暗叹了一口气,站在墙边人少的地方,整个人都藏于房屋的阴影之下。

  恍然间,余光扫过入村的路,一位少女的身影出现在了山坡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