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夜幕下的清泉镇(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蹲在地上的霍普金斯差点没抓住手里的瓶子,瓶子在他的手上跳了又跳,最后在他有些惊慌失措的眼神中归于平静。

  重新握紧了瓶子,霍普金斯这才松了口气。

  意识到身后刚才发声的人正在靠近,他赶紧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站了起来。

  “那个,两位是...”

  白启云和荧像两个门神一样一前一后,派蒙被他们扔在家里了,吃的太饱飞不起来的派蒙带着也是拖后腿。

  看着面前这个商人慌乱的样子,白启云心中一定。

  他再次模仿起来了记忆中西风骑士的样子,开始指手画脚。

  “杜拉夫先生把这附近交给我们西风骑士接管了,倒是这位先生,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休息吗。”

  一边闲聊,白启云一边观察者面前的男人。

  没有元素力的波动,也没有神之眼。

  视线划过对方的身边,却发现这个商人一直死死地攥着那装满了不到一半的瓶子,这让白启云感到了些许的好奇。

  但是他也没有声张,依旧是一副哪里都想管管的欠打模样在对方面前走来走去。

  “我....我在自己家附近走走怎么了,这你也要管?”

  但是很显然,身为蒙德老油条的霍普金斯才不会管对方是谁呢,真要是西风骑士他倒是还不怕了,西风骑士那得严格按照程序执法,就现在这个时间点,想询问他那也得等到明天白天才行。

  闻言,白启云眉毛一挑。

  他知道自己假装的身份可能暴露了,所幸就干脆不装了。

  少年向着身后的荧比了个手势,可是却半天都没有回应。

  嗯?

  就在他以为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的时候,下一秒一阵狂风卷过地面,在草地上硬生生卷出了一条新路。

  那浩大的声势立刻就让心存侥幸的霍普金斯噤声,好家伙,这是要玩真的。

  而拜托荧出手的白启云虽然也被如此声势给吓了一跳,但是他面上还是要表现出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

  可是如果他没感觉错的话,刚才身后的暴风离他的衣襟仅仅只有一指之隔,那卷起来的青草屑都飞到他的脸上了,要是荧稍微偏了那么一点的话,那他就可以直接去西风教会进行第三次报道了。

  ——这家伙怎么了?

  虽然心底里奇怪于自己同伴的异状,但白启云还是得把注意力放在面前这个商人的身上。

  “嗯?”

  白启云故意用鼻腔发出了一道模糊不清的鼻音,可是之前还振振有词的霍普金斯直接吓的后退了一步。

  这也不怪他,这野外黑灯瞎火的,遇见了个人,不怕对方是官方,就怕对方不是官方。

  刚才那道暴风要是刮到他的身上,那他就是有三条小命都不够丢的。

  “那个....两位大人,找小的有什么事吗。”

  霍普金斯缩了缩脖子,往前凑了两步,试图跟白启云套近乎。

  见状,白启云眼神一横,尽量让自己变得凶狠起来。

  “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少年朝着对方手里的瓶子点了点头。

  清澈的泉水在瓶中安静地沉眠,皎洁的月光撒在上面,映衬的像一颗晶莹剔透的夜泊石。

  “这...这就是普通的泉水啊。”

  被问到手中的东西后,霍普金斯心里一惊,但想到对方也不可能知道些什么后便放下心来。

  他把手里的瓶子递了过去。

  冰凉的泉水透过瓶身,传来了一丝凉意。

  白启云盯着瓶中的水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只能作罢。

  不过嘛...人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趁着霍普金斯一个不留神,白启云就转到了对方的身后。

  商人的身后拎着一个大袋子,里面还装了一个又一个的空瓶子,看起来应该也是用来装泉水的。

  “那请你解释一下这么晚了,你带着这么一大袋子的瓶子,是要干什么。”

  站在袋子的身边,白启云俯下身子掏出了一个空瓶子,放在手上把玩。

  这种瓶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跟晨曦酒庄那里出售的酒一样的款式。

  “我这个...”

  一时间,霍普金斯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借口,而且他算是看出来了,对面就是来找他麻烦来了。

  这时候说不说都没什么意义了,不过为了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他还是决定老实坦白。

  商人暗暗地咬紧了自己的后槽牙,决意把部分事实托出。

  “其实我是准备拿这些泉水出去卖的,您也知道,清泉镇的泉水十分有名,如果能把水运出去的话,那销量肯定不错,嘿嘿。”

  霍普金斯在湖水边摩擦着手掌,看起来有些心虚。

  望着他那有些慌张的样子,白启云就知道这家伙还是没有把实话全说出来,肯定在一些地方还有隐瞒。

  但他说的话在逻辑上还是挺通顺的,他也就不打算在这方面深究。

  “卖?你有经过清泉镇人的同意吗,大晚上偷偷摸摸的跑过来,一看就是没跟杜拉夫先生报备过吧。”

  “诶呀,这不是没来得及吗,您放心,等明天一早我就去跟杜拉夫先生承认错误,手续什么的,肯定会补办齐全。”

  面对着白启云的追问,霍普金斯只能老老实实地做好保证。

  不过对他来说,只要能有赚头就一切都好,反正有人会收这些东西。

  “不过你要说卖东西的话,最近不是因为龙灾,清泉镇的车辆来往都少了许多吗,你怎么会挑这个时候卖东西。”

  拿着手里的瓶子,白启云若有所思地看了面前的商人一眼。

  “欸,这就是您有所不知了,那蒙德城里的商会二把手,叫做格朗尼,最近他正在收这些东西,我只要把泉水装好,之后一齐在清泉镇送给他就好了,简单,不费事。”

  一提到这个,霍普金斯就想起来了那个叫做格朗尼的家伙许诺他的收购价。

  如果能干成这一笔交易的话,那他至少能赚上个十几万摩拉,而他只需要付出一些瓶子钱罢了,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再一次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白启云眯起了眼。

  一次可能是巧合,但是三番两次地在他面前出现这个名字,那就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