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夜幕下的清泉镇(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皎洁的月光洒在了清泉镇的屋檐上,夏日的夜里,晚风卷着蝉鸣,吹拂着人们的脸庞。

  夜幕之下,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穿梭在草丛里。

  “喂,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金发少女跟在少年的身后,从草丛里探出头往外张望,好像在找寻着什么东西。

  “这也没办法,毕竟这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了。”

  身边的水草长势喜人,盖过了膝盖,也多亏了这个,白启云才能俯下身子,让自己完全地嵌入到草地里,不让别人发现。

  挠了挠脸,他总感觉有小虫子在他的脸上爬来爬去,搞得他有些痒。

  不过这也很正常,夏日的湖水边上,本来蚊虫就多,他们二人还特意趴在草地上,那不咬他们就怪了。

  其实不止白启云,就连荧也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咬她,而且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她还不能用风元素力驱散那些虫子,只能任由它们施为。

  荧皱了皱精致的眉头,无可奈何地继续在草地里趴着。

  晚饭过后,白启云跟荧谈起了他从迪奥娜那里获得的情报,除了之前就知道的泉水问题之外,迪奥娜还指出了一个比较特别的信息。

  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白启云与迪奥娜面对面坐着,谈论起了最近村庄里发生的事情。

  “我记得最近在泉水附近好像经常会出现人影。”

  “人影?可是那附近不是被杜拉夫先生给封起来了吗?”

  听着迪奥娜的话,白启云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嗯,那天晚上我出去拿东西,也只是那么一瞥才发现了有个人急匆匆地往泉水那边赶,当时我也没太在意,现在想来,那个人的行迹确实相当可疑。”

  回忆着前几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迪奥娜的尾巴在身后不自觉地摇了起来。

  或许正是因为其猫的特性,才能在夜里看得那么清晰,发现了人的踪迹。

  “那你跟杜拉夫先生说过这件事吗,我怎么感觉他好像不知道。”

  从荧之前给的情报来看,白启云觉得那位杜拉夫先生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如果知道的话,那他现在就应该集中力量去调查镇子里的人了,而不是还在为泉水的异动而苦恼。

  对此,迪奥娜翻了个白眼,耷拉着小脸,头上的耳朵也垂了下来。

  “拜托,我又不是每天都回家的,在那之后我就一直在蒙德城里呆着了,而且因为龙灾,最近来往的车辆也变少了起来,我就更难回来了,至那以后,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回家。”

  猫娘的声音缠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埋怨,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

  “原来如此。”

  对于迪奥娜的说辞,白启云还是相信的,毕竟之前他就在蒙德城的猫尾酒馆遇见过她。

  略微沉思了片刻后,少年开口。

  “既然这样,那今天晚上我就去看看吧,说不定会有新的收获。”

  “今天晚上?”

  “嗯?怎么了吗?”

  白启云被猫娘那突然拔高了的声音搞得有些摸不到头脑。

  自知失态的迪奥娜也有些尴尬,赶紧调整了下情绪。

  “那好吧,你们注意安全就行。”

  “哦,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还会担心人啊。”

  瞧着迪奥娜那低眉顺眼的样子,白启云实在是无法把对方跟之前酒馆里那个趾高气扬的调酒师联系在一起。

  “才...才不是担心你们呢,只是在我们家这边,你们要是出了事的话,我们就麻烦了而已。”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少年的话给刺激到了,原本还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的迪奥娜突然呲牙咧嘴了起来。

  “知道啦知道啦。”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

  “所以呢,你就这么笃定对方会在今天晚上过来?”

  听完了白启云那一段生动的演讲后,荧有些不耐地压着大腿趴在了水草上。

  主要是她光着大腿,在这种环境下实在是不舒服,而身边那个早早计划好了的家伙竟然自己偷偷地换上了一身长裤和外套。

  出门前她还觉得这家伙不嫌热吗,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这个。

  光洁的大腿上传来了蚊虫叮咬的感觉,身边的水草也滑过她细嫩的肌肤。

  不适的感觉伸着下半身一直蔓延到了后背上,荧那原本秀气的双眸此时望着白启云也越发的不善了起来。

  而穿着一身‘装备’的白启云,则是老神在在地躺在草地上,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

  “这种事情还是早点来比较好,等到明天你来清泉镇的消息传出去后,那他就更不会行动了。”

  在他的面前,清澈的泉水被铁栅栏围了一圈,那是杜拉夫先生避免出现意外而设下的,但是听迪奥娜的意思,那个人在铁栅栏被设下之后依然会在这边出没,这可就有点意思了。

  如果是好奇心旺盛的人的话,那知道了这边可能会有危险估计也就扫兴而归了,这么说,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

  “嘘,好像有人来了。”

  打断了刚想说话的荧,白启云眯着眼望向了视野的远方。

  一道穿着商人服饰的身影,一路鬼鬼祟祟地摸了过来,像是在做什么亏心事一样。

  此时此刻,白启云把精力全部放在了面前这个有些奇怪的身影上,全然没有发觉自己身后张着嘴巴,脸上尽是不悦神情的荧。

  只见那个商人在昏黑的夜晚里左顾右盼,在确认了周围确实没有什么人之后,他从身旁的口袋了取出来了一个瓶子,蹲在泉水边,透过铁栅栏上的口子把瓶子伸了进去,开始咕嘟咕嘟地灌起了水。

  这下子白启云算是确定了,即便对方不是罪魁祸首,那肯定也算不上什么好人。

  随即站起身,直勾勾地朝着对方走去,他身后的荧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直接,不过她也只能站起来跟了上去。

  “喂,那边的,干什么呢。”

  在寂静的夜里,白启云这么大声一喊,差点没把霍普金斯的小心脏给吓出来。

  不过白启云倒不怕打扰到周围的人休息,因为泉水是在清泉镇的后侧,周围并没有人家,所以他可以放开手脚地处理面前这个形迹可疑的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