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夜幕下的清泉镇(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两位....”

  金发的少女与漂浮着小小精灵。这不就是传闻中的荣誉骑士吗。

  迪奥娜伸了伸身后的尾巴,打起了精神。

  “没猜错的话,两位就是最近蒙德城里声名大噪的荣誉骑士组合吧,这么晚了,有何贵干啊。”

  猫娘那细腻的嗓音如同加了蜂蜜的泉水一样,光是让人听着,就感觉像是吃了一块美味的甜点。

  “我们是来找杜拉夫先生的,请问他在吗?”

  “老爸?他刚才出去了,你们要找他的话就去前面风车底下看看吧。”

  白皙的小手攀上了后脑勺,迪奥娜站在众人面前有些困惑的挠起了头发。

  传闻中的荣誉骑士找她老爹能有什么事?

  得到了具体的情报后,荧不再耽搁时间,拉着派蒙向着那边伫立着的大风车走去。

  “你们两个先过去吧,我去找找附近哪里有住的地方。”

  白启云并没有跟着二人一起行动,了解事情的话也不用这么多人,对他来说先找到今晚住宿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

  少年站在猫娘的身边望着自己的两个同伴逐渐远去。

  “喂,你不是说要去找住的地方吗。”

  等到荧走远后,迪奥娜才一脸不耐地看向了身边的白启云。

  她这副模样让白启云想起了自己后院的那只母猫,每到这个时节,她们都会变的脾气暴躁起来。

  每次他从后院路过的时候都要离它远远的,要不然容易被挠。

  “我这是第一次来,总得先找个人问一下吧。”

  看着白启云那赤裸裸,不带有一丝掩饰的目光,迪奥娜就知道今天这个活,她是逃不掉了。

  “唉,进来吧。”

  猫耳少女走在前面,毫不在意地把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领进了自己的家。

  只是在走了几步之后,身后却没有脚步声。

  她好奇地回头瞅了一眼,发现白启云还愣在原地不动,没有跟上来。

  “还在那傻站着干什么呢。”

  “哦...哦。”

  惊讶于对方竟然如此不拘小节,白启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常理来说,璃月未过门的女孩子是不会独自邀请一个男人进自己家的,尤其是对方只有一个人在家的时候。

  不过这里是蒙德,或许是风俗不一样吧。

  门口有客人专用的鞋子,白启云小心翼翼地换了上去。

  迪奥娜家的房子就是普通的民房,屋子里也尽是一些生活用品,四周还挂着各种各样的猎物。

  野兔,野猪之类的东西,被处理好了放在墙上,或许是等到了时候就会拿出去风干。

  屋子并不大,白启云站着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东西便尽收眼底。

  “请。”

  他刚坐在客厅里的桌子面前,迪奥娜就端上来了一杯热水。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傲娇的小家伙,在礼数方面也这么周到。

  拿过稍微有些烫的水杯,白启云轻轻地抿了一口。

  “如果你想找地方住的话,可以沿着这条道往前走,去问问布洛克,我记得她们家还有空闲的地方。”

  在少年开口之前,迪奥娜就把他想问的东西说了出来。

  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竟然有些尴尬。

  猫娘端起身前给自己拿的水杯,冰冷的泉水透过杯壁,一阵凉意附在了她的手上。

  之前给白启云端热水可不是她喜欢喝热水,而是为了尊重对方的习俗才那么做的。

  如果真要说的话,她更喜欢这种冰丝丝的凉泉水,在这夏日燥热的夜里,还能让自己凉快一些。

  少顷,猫娘放下了手里的水杯,眯着眼望向了对面的少年。

  “你想问的不仅仅是刚才那个吧。”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从蒙德城里那位荣誉骑士的传闻来看,跟在那位荣誉骑士身边的他,应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再加上她老爸最近念叨的那些事,迪奥娜便对三人组的来意猜了个大概。

  “嗯。”

  白启云正了正身子。

  既然迪奥娜直接挑明了,那他也就不用遮遮掩掩得了。

  迪奥娜说的没错,他就是想从她那里获取一些情报,毕竟对方可是一位神之眼拥有者。

  虽然杜拉夫先生是清泉镇的镇长,又是猎人团体的首领,但他没有神之眼,在一些细节的地方或许并没有她的女儿观察的更加彻底。

  ——————————

  把某个便宜房东留下负责找房子后,荧抓着派蒙赶往了迪奥娜之前所说的地方。

  一座巨大的风车伫立在清泉镇的中央,看起来应该是跟送水有关的装置。

  之前来的时候,荧和派蒙就注意到了,那巨大的扇叶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杜拉夫先生!”

  清泉镇夏日的傍晚不像蒙德城那么灯火通明,只有少数建筑的下方才有着那么一两座路灯。

  昏暗的灯光下,杜拉夫还在思考问题。

  “哦?是你们啊。”

  被派蒙那活力四射的声音给打断了思考,杜拉夫却并没有任何不快的样子。

  中年猎人转过身去,将手里的弓箭放在一边的草地上。

  “没想到你们竟然会挑这个时间过来,二位,有什么事吗?”

  派蒙搓了搓自己的手,一脸笑眯眯的。

  “其实我们之前从贝雅特丽奇那里听说了最近清泉镇古怪的事,答应了要过来帮忙,最近正好又比较闲就直接过来了,看看能不能帮上些什么。”

  没有再让派蒙说话,荧自己站出来跟杜拉夫解释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贝雅特丽奇啊....”

  下巴上的胡茬在手掌上来回摩擦,杜拉夫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跟对方说这件事。

  “如果二位愿意帮忙那就实在是太好了,但是我们之前已经调查了很多次,都是一无所获。”

  正如同贝雅特丽奇之前所说的那样,他带着人趁着夜色去泉水附近寻找线索,但是却连一丁点蛛丝马迹都没找到,即便是现在他想告诉荧什么情报,他都做不到。

  “其实...我们这里倒是有了一些线索。”

  荧将之前苹果的事情跟杜拉夫说了一遍。

  “竟有这种事情?”

  听闻那个苹果的事情后,杜拉夫皱起了眉头。

  不过这也不怨他,就连荧在一开始都没发现苹果的异状,更别提这些没有神之眼的普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