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夜幕下的清泉镇(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告别了温迪之后,一行人沿着原野上的大道,向着清泉镇走去。

  虽然风起地距离清泉镇不是很远,但是如果就这么徒步前进的话,那等他们到地方也差不多该黑天了。

  “刚才那辆马车好像就是从清泉镇过来的。”

  之前趁着白启云和温迪聊天的时候,荧看到了马车的来向。

  那车上满载的货物让她想起了昨天下午昆恩说的话。

  “之前昆恩说最近有个叫格朗尼的商人在不断地采买货物,不知道刚才那辆马车是不是他们的人。”

  还在把玩温迪赠与的徽章的白启云听到了某个熟悉的名字,耳朵一动。

  “格朗尼?”

  “是啊,听说还是蒙德城的商会二把手呢。”

  听到这里,白启云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一个商会的二把手出来运货,会不带人?

  而且从刚才那个马车上他亲自赶马来看,这次运货依然是只有他一个人。

  初来乍到蒙德的白启云都知道野外散布着一堆又一堆的丘丘人以及魔物,更别提最近还有龙灾了,他一个商会二把手能不清楚?

  也就是说,这家伙绝对是有什么原因才不得不一个人出来运货的。

  不过他手上也没有什么证据,没法下什么定论。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刚才马车上坐着的那个人其实就是格朗尼。”

  放下了手里的徽章后,白启云瞅了眼正趴在他身上的派蒙。

  这家伙,真是稍微能偷懒一点就不带动弹一下的。

  “诶?刚才那个就是吗?还有,这算什么好消息啊。”

  小家伙那有些惊讶的声音在白启云的耳边响起,震得他耳膜有点不舒服。

  被少年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派蒙悻悻地飞了起来,老老实实地跟在两人的身边。

  “算了,不提那个人了,那个吟游诗人给的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啊。”

  通体银白色的徽章跟之前西风骑士团授予他的荣誉勋章在颜色上有些相似,只不过这个徽章的上面没有那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只有着一面盾牌样式的花纹,看起来很是尊贵。

  但是用料上就显得粗糙了许多,那凸出来的边角甚至让白启云觉得这东西该不会是哪里来的地摊货吧。

  不过想想那个吟游诗人的窘境,指望他能送些什么好东西,白启云还是觉得自己想多了。

  “嗯,那个啊,温迪说到时候如果找不到他的话可以用这个来联系他,至于那个盾牌花纹....应该是南风之盾的样式。”

  接过了少年手里的徽章,荧稍微打量了一下,通体银白色的金属徽章,上面还刻有一面花纹精致的盾牌。

  南风之盾这个名字也是刚才她听温迪说的,所谓的南风之盾也是蒙德的四风至宝之一,与天空之琴的别称东风之琴齐名,剩下与之相对的还有西风之剑与北风之矛。

  “你连这个都不清楚,真亏你之前对蒙德的历史人文说的头头是道啊。”

  少女的话虽然有些打趣,但实际上却暗含了一丝好奇。

  提起秀气的眉毛,荧饶有兴趣地望向了白启云,打算看他怎么说。

  “啊?你说那个东西啊.....”

  提到这个,白启云往包里伸了伸手,一边的派蒙贴心地为他打开了身后的背包。

  翻腾了一会后,他从包里掏出来了一本书。

  “之前说的很多记录差不多都是从这里看的,至于一些比较激进的观点这里也有记载。”

  一双不再白嫩的手拂过略微有些褶皱的封面,作者一行的几个大字映入了荧的眼中。

  “莱艮芬德?”

  一个姓氏吸引了少女的眼球,让她情不自禁地念了出来。

  “我记得,莱艮芬德不是...”

  “嗯,蒙德的贵族之一。”

  白启云一边回应着荧的疑问,一边翻开了书。

  这本书是之前他跟班尼特去图书馆的时候顺便借出来的,因为初来乍到的他总要了解一下这个国度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所幸,这本书记录的也比较详实,从蒙德最初的历史到近年来蒙德城的发展都详细的描述了一遍,最后记录的日期停留在数年前,应该是那个时候成书的原因,所以这里并没有记录龙灾的事情。

  不过,在正文旁,有一道娟秀的字体,将这段历史给补充了上去。

  从书本上那依旧残留着的轻微雷元素力来看,可能是那位叫做丽莎的图书管理员的作为。

  也是基于这一点,白启云对之前自己的判断才更加的自信。

  良久,他合上了书本。

  行走在旷野之上,还是保持一些警惕为好,这里不太适合读书。

  趁着天色尚早,一行人加快了脚程,他们必须要赶在夜幕来临之前赶到清泉镇。

  ——————————

  从风起地到清泉镇在地图上看并不算远,但是白启云他们可是硬生生地赶了将近大半天的路在勉强在夜晚来临前走到了清泉镇。

  看着周围已经升起的炊烟,白启云觉得原本就饿的咕咕叫的肚子变得更加饿得受不了了。

  不过他跟着荧来是凑人手帮忙的,不是来吃饭的,而且趁着天没黑,他得先找到一会几人要住的地方。

  “我们去找杜拉夫先生。”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荧对清泉镇各家各户的分散情况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在不远处的仓库旁边的那个房屋,那里便是村长杜拉夫的家了,上次她还带着派蒙在旁边的仓库里取走了想要的嘟嘟莲。

  “砰砰砰!”

  手指与木板相撞,那有些粗糙的声音在房门前响起。

  随后一阵脚步声穿过木门,溜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不一会,门被打开,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并不是想象中的杜拉夫先生,而是穿着一袭便衣的萝莉猫娘。

  “迪奥娜?”

  “是你?”

  少年与猫娘谁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相遇。

  虽然两人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是猫娘,一个是远道而来的璃月人,印象深刻也是自然。

  对于敲响自己房门的人竟然是那个璃月来的小子,迪奥娜有些惊讶。

  她身后的尾巴不知什么时候翘了起来。

  不过身为主人她可不能顾此失彼,在稍微惊讶了一会之后她便把目光放在了另外两位来客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