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风起地的吟游诗人(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诶?做饭的,你说是骑士团的责任是为什么啊。”

  对于白启云那略显高深的话语,派蒙无法理解。

  她觉得龙灾就是风魔龙与蒙德人之间的对立造成的,而且这么解释逻辑上也很通顺。

  闻言,少年低下了眉头。

  “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如果有机会,我想问问骑士团的人对于他们的四风守护到底是怎么宣传的。”

  是的,整件事件中,最让白启云觉得不可思议的就是这一点。

  他偏着头,看向了身后的荣誉骑士。

  “我们璃月人对于自家仙人确实没有办法一一记住,不过那也是仙人数量众多的缘故,但是为什么蒙德的四风守护却没有多少人记得,明明只有四位。”

  不用白启云继续往下说,温迪自己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那恐怕是....

  “对,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统领了蒙德千年之久的西风骑士团在刻意隐瞒这一点,他们其中有人在风龙沉睡之后故意淡化着四风守护的概念。”

  就连他这个璃月人都明白这一点,相信那位代理团长也不会不明白。

  白启云绕着众人走了几圈,把自己脑海中的线索连成一片,组织起了一个大概的推测。

  “可是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做呢,明明四风守护是蒙德的守护神,他们这么做岂不就是在把自己人往外推吗?”

  小脑袋瓜的派蒙越来越绕不清楚了,对她来说,自己人就是自己人,像这样的行为那就是背叛。

  望着一边吟游诗人那张写满了自责的脸,白启云心中一阵诧异,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或许是身为蒙德人的一份子让对方感到了内疚吧。

  他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继续解答着派蒙的疑惑。

  “恐怕是在惧怕吧。”

  “惧怕?惧怕什么?”

  少年的话说得越来越笼统,模糊,这下就连荧也开始有些听不懂白启云在说些什么了。

  抬起头,白启云越过树顶高高地望向了天空,视线划过荫翠的树冠,落在了不远处那饱经风霜的风神像之上。

  “他们在惧怕着那个时代的象征,他们害怕有一天,那个时代会卷土重来,正义,自由,理想,那些曾经被蒙德人民高歌的东西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害怕的,正是他们的祖先用生命讴歌的事物。”

  “所以当机会到来的时候,他们不遗余力地掩盖着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风龙不在高歌,北风不再怒号,鹰与狮子也逐渐步入黑暗。”

  “那是不被人知的黑暗时代,表面上的人民依旧欣欣向荣,却不知他们所追求的信仰已经被彻底舍弃,如今风龙卷土重来,那些见不得光的人正在瑟瑟发抖,可他们留下来的隐患却不得不由现在的蒙德人民来承担。”

  少年的语调随着故事的前进变得越来越沉重,但是比起他的声音,更加阴沉的却是那隐藏在树荫下,吟游诗人的脸。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有所预见。

  从2600年前建立新蒙德起,即便是从西风骑士团推翻旧贵族至今也已经有了上千年,这其中如果没有什么脏污的地方,说出来就连他自己都不信。

  可以说,现今这场龙灾的根源便是曾经统御着蒙德城的人们,可是将国土交由人民治理,这又正是风神的意愿,难不成真的是.....

  “所以说我们将利弊阐述给那位代理团长的话,她也一定会理解并帮助我们的。”

  但是与之相对的,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大多本性纯良,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代人的努力后,终于出现了一批如同琴·古恩希尔德这样的优秀人才。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位矜矜业业的代理团长,白启云就变得安心了下来。

  “对呀对呀,那位琴团长应该不会拒绝我们的请求的,我们也是为了蒙德尽心尽力嘛。”

  前面白启云说的一大串派蒙都没有听懂,她就听明白了这最后一句。

  “嗯,说的也有道理,既然这样,温迪,能否让我先跟琴团长说明一下呢。”

  如果不是必要,荧也不想冒着违法犯罪的危险去偷那个所谓的天空之琴。

  金色的短发飘荡在少女的脸颊两侧,那真诚的目光实在是让温迪生不起什么拒绝之心。

  虽然程序比较麻烦,但是为了得到这位旅行者的帮助,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等着对方走完程序。

  “那好吧,等你们那边决定好了之后就跟我说一声,如果需要我出面的话,工作日的白天你们可以在西风教会前的广场找我。”

  在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后,温迪答应了荧的提议。

  “工作日?卖唱的你难道还有工作?”

  在派蒙看来,面前这个有些不靠谱的家伙那真可谓是游手好闲,总感觉在哪里都能见到他一样。

  被派蒙用那样的目光看着,即便是温迪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他张大眼睛,仿佛是见到了什么世界上最不可能发生的事一样。

  “喂喂,我好歹也是个吟游诗人,在广场卖卖唱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吧!”

  在派蒙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她的脖子被一双大手给掐住了,荧摇了摇头,把小家伙拽到了一边。

  在众人的不远处一辆马车缓缓驶过,烈日下的马匹汗流浃背,马夫挥舞着手上的鞭子,企图让它走得更快一些。

  “诶?那个是...”

  被突如其来的马车夺走了注意力,白启云望着车上的人一阵出神。

  “做饭的,怎么了?”

  派蒙逃离了荧的魔爪后,赶紧溜到了白启云的身旁,顺着少年的视线往前望去,是一辆正驶向远方的马车。

  “不,没什么,你们的事情都定好了吗。”

  回过神来,白启云没有在纠结刚才的话题。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车上的那个人好像是之前他与班尼特救下来的那个商人....好像是叫格朗尼什么的来着。

  “好像差不多了。”

  看着另一边,荧与温迪的交谈差不多也到了尾声,派蒙飘在少年的身后,静静地等待着。

  趁着这个功夫,白启云打开背包,清点了一下风车菊的数量,这可是他接的委托,绝不能出什么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