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风起地的吟游诗人(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两个别闹了,温迪,说说你之前没说完的事情吧。”

  眼见两人闹起来没完,荧赶紧走了过来制止了两人。

  不过白启云和温迪都各有分寸,也就是耍耍嘴皮子罢了。

  收起身上涌动的风元素力,温迪不再看向白启云,他挑了挑身上的落叶后,想想该怎么劝动这位名满蒙德的荣誉骑士跟自己一起行动。

  “嗯,之前特瓦林的事情你们也清楚了,具体的情况大致就是那样。”

  在之前广场上的相逢,荧拿着之前被污染的泪滴晶石展示给温迪看,吃惊于对方竟有如此能力的吟游诗人在深思熟虑过后,决定把风魔龙特瓦林的事情告诉对方。

  只是碍于对方身边的侦察骑士,他也就浅尝辄止了。

  他的真实目的还是请求对方的帮助,帮他去净化特瓦林身上被污染的地方。

  毕竟那种来自深渊的力量,他也不是很好处理,更何况之前被荧打断他与特瓦林之间的处理仪式后,就连他自己都收到了一些损伤。

  今天来风起地除了挖酒,更多地还是过来静养清除自身的污染。

  谁知道竟然被那个家伙给撞上了。

  温迪没好气地瞥了一眼旁边一脸若无其事的白启云。

  “所以我想请荣誉骑士帮忙出手清除特瓦林身上的污染,那样的话,特瓦林也就不会再掀起龙灾,蒙德的百姓也就会恢复到往日的安居乐业。”

  平时里吊儿郎当的吟游诗人,偶尔认真起来的模样还是很唬人的。

  而且他说的话也十分有道理,荧觉得出手相助没什么问题。

  毕竟之前她就已经答应过西风骑士团的众人要帮忙处理龙灾了。

  反正跑神庙那么多趟都帮了,现在有这个彻底解决的方法,她怎么可能当做没看见。

  “嗯,如果我能帮上忙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具体要我怎么做?”

  金发少女用手抚了抚自己的肩膀,学着凯亚那样做了一个骑士礼。

  “嗯,其实我也想好了办法,蒙德的西风大教堂你们听说过吧,那里面存放着四风至宝之一的天空之琴,如果我能用那个来演奏的话,一定可以唤来特瓦林,到时候你们再趁机而上....”

  话还没说完,但是温迪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吟游诗人斜着头,眼神富有深意,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正在算计老鼠的猫咪。

  梳理着对方的计划,荧点了点头,觉得可行。

  “那问题是,你所谓的四风至宝该怎么借过来。”

  是的,整个计划也就卡在这里了,温迪本来一开始是想自己一个人潜入直接抢走,但是现在他这样身上有伤,为了不伤到本源,他还是想尽量不出手的为好。

  况且,现在这里不是有现成的壮丁,哦不,是热心的荣誉骑士嘛,只要好好拜托,对方就一定会答应的。

  “我之前去问过了,本来我是想以吟游诗人的身份解借出来演奏一曲的,但谁知那群不知道变通的修女竟然严词拒绝了我的请求,还说什么‘没有西风骑士团的文书,是不可能借出天空之琴的’这样不近人情的话。”

  “真要是随随便便借给像你这样游手好闲的吟游诗人的话,那才是西风教会的问题吧。”

  在一边听着温迪和荧交流的白启云,不合时宜地吐槽了一句。

  但是温迪权当没有听见他说话,依然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所以我就想能不能找个没人的时间,把天空之琴从教堂里面给...偷出来!”

  “偷偷偷偷..偷出来?!”

  被温迪的大胆发言给吓到的派蒙连舌头都捋不直了。

  “对啊,要不然我们也没什么其他办法把天空之琴弄到手了呀。”

  某个提出违法建议的吟游诗人还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可能在他心底,那所谓的天空之琴的所属,本身就要打上一个问号。

  取回自己的东西,还需要走程序?

  “所以,今天晚上西风骑士团的守备薄弱,不如我们就——”

  “不行。”

  打断了温迪那如同恶魔低语般诱导人犯罪的话,白启云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这家伙。

  好家伙,一肚子坏水,竟然还教唆别人去犯罪。

  “怎么又不行啦。”

  那有些无奈的声音从吟游诗人的嘴里蹦了出来。

  说实话,从以前开始,他就拿这种教条类型的人没什么办法,每次凑过去最后碰一鼻子灰的总会是他自己。

  虽然有些不恰当,但是看着面前这个家伙,他总会想到那些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如果非要用那把琴不可的话,那就直接去骑士团申请不就好了,反正也是为了蒙德城的大家,再加上荣誉骑士作保,到时候让骑士团高层陪护一下,还能充当战斗力,这样难道不是两全其美吗,为什么要去偷。”

  身为一个正常人,白启云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有一丁点漏洞,既符合程序又符合利益,双方共赢,骑士团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是听了他的话之后,温迪摇了摇头。

  吟游诗人的脸爬上了一丝无奈与苦涩的笑容。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正式打报告的话那群民众可不会这么想,他们只会觉得骑士团在资助他们的敌人,到时候可是会闹起来的。”

  “闹?可是据你所说风魔龙不也是原本的四风守护之一吗,如果能圆满解决,他们为什么会闹。”

  以白启云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这无疑是把自己的东西拱手相让的行为。

  “话是那么说,但...唉,你自己问问就知道了,人们总是会记得别人带来的坏处而不是好处,况且特瓦林又沉睡了那么多年,在现在的蒙德人看来,特瓦林是敌非友。”

  即便是可以吹散冰雪,腾挪山崖的风神也无法动摇人心。

  比起坚固的山脉,人们心中的成见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哦,是嘛。”

  不过白启云可不在乎这些东西,学习白家料理精髓的他自然知道,所谓的中正平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既然现状如此,那就说明其中隐含着的逻辑是通顺的。

  数百年来特瓦林沉睡使得现蒙德的人民遗忘东风之龙,从而导致了龙灾的对立。

  那么也就是说——

  “骑士团和那个一直隐而不出的风神才是责任者吧。”

  身为外人,白启云再一发出了暴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