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风起地的吟游诗人(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了让对方不起疑心,白启云拿着酒瓶子继续端详。

  “嗯,听说蒙德城里迪卢克老爷家的酒馆,最近丢了一批酒,该不会....就是你小子!”

  语调先是不在意,渐渐地化为了逼问的口吻,他那恶狠狠的样子跟抓老鼠的猫没有两样。

  “诶?冤枉啊,你看看这瓶子上的标签,都这么烂了,怎么可能是最近的。”

  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温迪让白启云看向一边的瓶身,上边的标签由于埋在地底时间过长早就变的破烂不堪。

  “你看,你看。”

  温迪指着那个标签,语气有些调皮。

  那东西白启云早就看到了,只是一直没有声张。

  俗话说得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嗯?是看不清楚了,不过,这反而可能是你欲盖弥彰,如果没问题为什么不保护好?还埋在这种地方,肯定是心里有鬼,走,跟我回去。”

  “诶?不用了吧,这明明是好久之前的酒了,怎么可能是迪卢克老爷新丢的酒呢。”

  对温迪来说,要真是被西风骑士抓回去调查那才是丢人的事。

  虽然别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丢人就是了。

  “行吧,既然你不肯配合调查,那就直接认定是你偷的酒好了,罚金一千摩拉。”

  为了假扮好西风骑士,白启云在身上摸了半天,终于找出了一叠纸。

  仿造着记忆中西风骑士团的罚单式样(去团长办公室时候见到过),他在上面写写画画。

  “一...一千摩拉?!”

  听到这个数字后,温迪吓了一跳,甚至口齿都有点不清。

  头顶的塞西莉亚花都因为他的动作过大而偏移了少许。

  “可这酒就算新买的也才二百摩拉啊。”

  “是啊,二百摩拉是支付给晨曦酒庄的,剩余的是西风骑士团的执法酬劳。”

  “我....”

  被白启云这一番理论怼的哑口无言,温迪此刻如鲠在喉,极为难受。

  要不是他不想留下个所谓的通缉令,把这幅模样被记录在蒙德城的城墙上,他才不跟这家伙多费口舌,早就一溜烟地跑了。

  不过迫于形势,现在看来就算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哼,等下次有机会见到西风骑士团的高层,他可得好好地给这位璃月骑士上点眼药。

  不过,现在嘛...

  转了转灵动的大眼睛,温迪似乎想出了什么好主意,心头一喜。

  “既然这样,那我就以演唱抵偿怎么样,我可是全蒙德最好的吟游诗人,绝对不亏。”

  看着温迪一脸的希冀,白启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家伙到底怎么想的,罚金还能用演唱来抵消?就算他同意了,要是真的罚金的话,

  那晨曦酒庄的本金该谁去补。

  就在白启云刚想张口拒绝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派蒙那有些淘气的声音。

  “喂,卖唱的,你怎么在这里。”

  派蒙扬着身后的飘带,飞到了白启云和温迪之间。

  金发少女一言不发,拿着几株风车菊站在一旁。

  “你们两个,行动的挺快啊。”

  看见荧手里的风车菊,白启云一脸自然地接了过去,反正也是帮他采的。

  “那是,也不看看我们是谁,我们可是大名鼎鼎的荣誉骑士二人组!”

  听到白启云在背后念叨,派蒙掐着腰,挺着自己那没怎么发育的胸膛,有些得意。

  不过没等她没得意太久,一边的荧就走了过来,把派蒙揪了回去。

  她扬着金色的双眸,望向这个看起来有些深不可测的吟游诗人。

  少顷,清甜的嗓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几日不见了,温迪,上次你的事情还没说完吧。”

  之前荧与派蒙在授勋荣誉骑士之后,刚走出骑士团总部,就看到了这个带着绿帽子的吟游诗人在广场上唱歌挣钱。

  只不过大家都没怎么搭理他,顶多就是去凑个热闹。

  但荧可是相当清楚,面前这个叫作温迪的吟游诗人,与那位被叫做风魔龙的魔物一起单独相处过,无论怎么谨慎都是应该的。

  后来,这位吟游诗人还给她讲了那条风魔龙的故事,只不过虎头虎尾的,讲了一半就又跑掉了,今日再见,依旧是一副笑模样,而且看起来好像还被自己的同伴逗弄的很惨的样子。

  “上次?哦哦,你是说特瓦林的事情吧,诶呀~说来话长呢,但是在那之前,荣誉骑士和这位小哥是认识的吗?”

  比起传播特瓦林的故事,温迪现在更在乎能不能让这个璃月骑士撤销自己的罚款。

  毕竟特瓦林什么的,哪有罚款来的紧急。

  “嗯?你说他?那自然是认识的。”

  看着温迪手指的方向,荧扫视了一脸装作看风景的白启云后,把目光扔回了温迪的身上。

  “那...那这位小哥到底是不是.....”

  吟游诗人拉长了尾音,就像是诗歌中的留白,想让对方自己去揣摩。

  但是白启云可不吃这一套,反正他也没什么可怕的。

  “我当然不是西风骑士了,你见过哪个西风骑士穿着一身璃月衣服的。”

  比起隐瞒,白启云选择了痛痛快快的承认。

  少年跟着两人打了个招呼后便向大树下的风车菊走了过去,他可没忘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

  望着白启云大摇大摆离开的样子,温迪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本来想生气,却又不知道从哪里生气比较好。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这家伙从自己视野里跑掉。

  “我....”

  温迪抿了抿嘴,缓解了一下自己有些尴尬的心情。

  “对了,卖唱的,你还没说你在这里是来干什么的呢。”

  一贯喜欢给别人取外号的小派蒙自然而然地称呼起了温迪的外号。

  只不过她这个问题让温迪有些难以启齿。

  他总不能把自己到树底下找酒的事情说出来吧,那也太难为情了。

  被假骑士开罚单就够可笑的了,要是再把自己的真实想法给都漏出去,那就彻底抬不起头来了。

  只不过好像他不说,凭借面前荣誉骑士跟那个男人的熟悉程度,应该也能了解个八九不离十。

  无论怎么说,今天他这个脸都算是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