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风起地的吟游诗人(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清理了几个丘丘人营地之后,白启云一行人终于来到了风起地的附近。

  一路上,虽然没有什么特产聚集地,但白启云还是把散落在野外中的每种特产都搜集了一些。

  虽然没多少,但总归是够应急用了。

  “做饭的,你弄这么些薄荷是干什么的。”

  看着白启云背包里不断塞进来的东西,派蒙只能给这些特产腾出地方,老老实实地跟在两人的身边飞。

  薄荷不比那些有名的特产,在很多地方都能见到它的身影,甚至在饮食文化源远流长的璃月还有人在人工培育薄荷,同样的,一些产出量以及消耗量都十分庞大的特产也是如此,例如绝云椒椒。

  “见到就顺手采了呗,反正这些东西用得上。”

  走在空荡荡的原野上,白启云望向前方的参天大树,有些感慨。

  上次他来这里的时候还是跟班尼特一起来的,那时候好像也是为了采风车菊才过来的。

  “我们去那边看看,你从这边开始找。”

  为了提高效率,荧带着派蒙从风起地的另一边绕着神像开始找,而神像的正面就交给白启云自己负责。

  “知道了知道了。”

  稍微整理了下心情后,白启云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开始寻找。

  也不知道上次采摘过后的风车菊经过这几天会不会再长出来。

  鞋底踏在青草上,反馈回来的是软绵绵的感觉,这让白启云觉得自己是不是踩到了什么丝织品。

  漫步在树荫之下,少年开始四处张望。

  “嗯?那是什么?”

  一个远远望去长得像是绿色瓢虫一样的东西伏在地上,难不成是什么魔物?

  ——————————

  今天风和日丽,天气不错,走在林间的吟游诗人正打算拿出自己珍藏多年好酒,陪着清风痛饮一番。

  但谁知因为埋藏的时日太过久远,以至于连他自己都找不到酒瓶子放在哪了。

  “奇怪,到底哪去了?”

  他有些着急,毕竟这酒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

  嗯...至于用了什么手段搞来的嘛,那就不能说了。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得趁着这阵子没有人,赶紧挖出来才行,这要是被人看到了的话——

  “喂,那边的,干什么呢!”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温迪整个人浑身一激灵。

  他连忙刚刚刨出来的苹果酒再次埋了回去。

  处理好了一切后,温蒂才缓缓转过身来看向面前的白启云。

  他瞳孔微缩,仿佛是在想着要怎么说。

  但是白启云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根据西风骑士团守则第七十八条:肆意开采、破坏林木,未经允许者,处十万摩拉罚金。”

  人生地不熟的,白启云决定用西风骑士团的身份来试试面前的绿色瓢虫。

  考虑到可莉手册中的放火烧山,想来骑士团对于自然环境的维护还是有一些规定的。

  他就腆着个大脸,毫无心理负担的拿过来用了,反正又不是真的收罚金,吓唬吓唬人还是没问题的。

  “啊?要...要收罚金吗!”

  回过神来,温迪摸了摸自己身上,除了一直演奏用的琴挂在身边之外,那可真是身无分文。

  这种情况下还要让他交十万摩拉的罚款?那还不如直接把他抓进监狱呢。

  “那个..我只是个吟游诗人,没想对这棵树做什么啊。”

  带着绿帽子的少年,挠了挠被自己的辫子搞得有些发痒的脸庞,一脸无辜地看着白启云。

  翠绿色的瞳孔是那么的纯净,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但是白启云可不会被面前这家伙糊弄过去,大夏天的穿的跟个七星瓢虫似的,还窝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反正肯定没干好事就对了,严惩,必须要出重拳!

  “呵,别想诓我,说,你到底在干什么。不说的话,我就自己过去看了,到时候,可就是从严发落了。”

  说着说着,白启云迈步就走,仿佛他真的想这么做一样。

  见到拦他不住,温迪赶紧出声。

  “那就是一瓶酒而已,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

  吟游诗人连忙走了过去,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搞什么破坏,立刻就把刚才还藏得好好的苹果酒从地里挖了出来。

  “你瞧瞧,没什么特别的,就一瓶酒。”

  瓶身上面的商标都破旧不堪,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时候生产出来的。

  白启云随意地瞄了一眼,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东西是哪来的。

  现在,他想说这东西是哪来的就是哪来的。

  “哦?原来是蒙德酒庄的酒?”

  虽然没有喝过酒,但是身为厨师,他家里可没少进过各国的酒用来做菜。

  所以认识这么出名的酒对他来说也并不显得很奇怪。

  “对对,就是蒙德酒庄的酒,你看看。”

  为了赶紧打发走这个类似西风骑士的人,温迪把酒瓶子给递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穿着璃月的服饰,但说不定是为了公务呢。

  “嗯,这个酒香,确实没问题,就如同那句老话,‘蒙德的酒可比风神知名多了。’”

  拿着手上的酒,白启云闻了一下,从瓶塞中溢出来的酒香一下子就让他认出来了这是什么。

  “嗯?蒙德的酒很不错倒是不假,但若是说酒比风神更加知名的话,是不是有些欠妥了呢?”

  听到白启云的发言,原本没有所谓的温迪不知为何生出了一阵对抗心。

  “这可不是我说的,蒙德的老话说得好,‘在蒙德只有两样东西,一种是风神,另一种是比风神更知名的东西。’”

  说话的时候,白启云偷偷用余光观察着面前的吟游诗人。

  白启云总觉得很奇怪,之前他望向对方的时候,总能隐隐感觉到对方身上缠绕着风的元素力,但是现在看向对方腰间的神之眼却发现,那东西上面一丁点元素力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过于异常的状况让白启云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对。

  为了拖到荧和派蒙过来,他并不急于跟面前的人摊牌。

  之前那种误解对方都没出手,说明对方还是有所忌惮的。

  当然,也可能这位吟游诗人是一位蒙德好市民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