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风起地的吟游诗人(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起来,做饭的,之前你不还说什么小孩子也有知情权什么的吗,你这不还是替他做了决定。”

  闲来无事的派蒙,飞在一边开始挑起了刺。

  “你说什么呢,那可不是我的选择,是那个小鬼自己选的。”

  虽然身后的派蒙有些吵闹,但是白启云并不介意回答她的问题。

  顺着没有人的大街,一行人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自己选的?”

  “是啊,能明白那样道理的小鬼头怎么可能没察觉到自己身边不对劲的地方。”

  再结合上葛瑞丝修女以及杜拉夫先生那样有些不明不白的态度来看,或许他们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才会把选择权交给彼此。

  白启云将手插进了裤兜里,即便是夏日,清晨还是有些清冷。

  “所以答案就只有一个了,那个小鬼是故意让自己不去注意那些东西的,只有那样,这种毫无变化的日常才会日复一日地持续下去。”

  荧跟在白启云的身后,没有说话,静静地思考着刚才葛瑞丝修女以及提米的事情。

  “嘿,小鬼啊,明明做饭的你也没有多大嘛。”

  某个飞在一边的捣乱鬼根本就没有听进去白启云刚才说的是什么,她只想折腾折腾眼前这个看起来死气沉沉的家伙。

  闻言,白启云回头,一把就将如同蜜蜂一样嗡嗡乱叫的派蒙拽了过来,用手不断拉扯着她的脸蛋。

  原本白皙光滑的皮肤被他搞得红彤彤的,就像是金丝猴的屁股一样。

  “那也比你这个小——家——伙要大!”

  手上不断增加的力气让派蒙痛得有些呲牙咧嘴,终于她狠下心来,吭哧一口,咬在了白启云的手上。

  少年的手掌上顿时出现了一排整齐的牙印,煞是显眼。

  吃痛的白启云下意识放开了手,把小家伙给放了出去。

  派蒙趁这个机会一溜烟地飞走了。

  “你这家伙,给我站住!”

  “略略略略略略。”

  被咬了一口后的少年追着前方逃窜着的小精灵,在清晨尚无人烟的大街上,一路飞奔。

  ——————————

  “荧,做饭的欺负我。”

  被白启云抓在手里的派蒙一副哭唧唧的样子,小脸也耷拉了下来。

  很明显,这场蒙德城小屋追逐战最后的胜者自然是我们伟大无比的房东大人。

  像甩了甩扇子似地,白启云抓住派蒙后背上的衣物扇了起来。

  “对了,有个东西想让你看看。”

  没有管正在一边大呼小叫的派蒙,荧走到了之前放背包的地方,掏出了之前贝雅特丽奇给她的那个有些奇怪的苹果。

  之前那个正常的苹果已经喂给派蒙吃掉了。

  外表红润的苹果安静地躺在荧的掌心里,在她的眼中,苹果覆盖上了一层水蓝色。

  但是之前从贝雅特丽奇那里离开的时候,这个苹果上面的水元素力还没有这么浓郁,基本上还处于一个比较正常的水准。

  “诶?这苹果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听到荧的惊呼,白启云把手里的派蒙扇子扔到了沙发上,让小家伙自己在上面爬来爬去。

  “怎么了?”

  白启云开启元素视野,望向了荧手里的苹果。

  原本浑圆一体的苹果此时在他的眼中看来,上面交错着道道水元素力的印痕,如同运输管道一般,伸向了苹果的核心。

  这种感觉就像是....

  “这东西怎么有点像那几颗元素核心啊。”

  望着有些不同寻常的苹果,白启云低着头喃喃自语。

  “啊?”

  因为少年的声音有些小,荧在一边没有听的太过清楚。

  “不,没什么。话说,你这东西是从哪来的。”

  收了收心,白启云向荧打听着苹果的来历。

  “听贝雅特丽奇说,是从清泉镇泉水附近摘下来的,他们还想请我们有空的时候过去看看来着。”

  听着少女的话,白启云接过苹果仔细地瞧了瞧。

  果然,那些运输着元素力的通道一直延伸到了苹果的内部,整个苹果就像是一颗沉睡的核心。

  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什么,但如果这种东西漫山遍野都是的话,那就相当于在清泉镇埋了几百个地雷等着人踩。

  一旦引爆,那后果不堪设想。

  “额...也就是说,你今天有空吗?”

  “嗯?你是说去清泉镇?”

  想了想今天自己的安排,白启云觉得陪荧和派蒙去一趟也没什么。

  不过在那之前....

  少年看着眼前的少女,稍微盘算了一下,点了点头。

  “嘛,陪你们去到是没问题,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个地方要去。”

  白启云掂量了下空荡荡的背包,心中已经有打算。

  ——————————

  “所以说我们来冒险家协会干什么?”

  躺在白启云背包里的派蒙露出一个小脑袋,看着眼前的二人,有些不解。

  不过对她来说,这么舒服的移动方式,就算再多呆一会也没关系。

  她掏出了之前准备好了的零食,在白启云的身后大快朵颐了起来。

  “当然是把之前约定好的东西拿回去啊,顺便再弄一些别的。”

  虽然身后背着个大大的背包,但是白启云却没感到什么重量。

  不仅仅是因为派蒙特别轻,更重要的是之前他的存货都消耗一空了。

  现在的背包里除了派蒙,就剩下那几个他用不了的东西,自然就很轻。

  白启云带着荧从凯瑟琳那里换取了之前约定好了的捕风瓶,然后又接取了野外的采集委托后,走出了蒙德城。

  “你接委托是要干什么。”

  拿着从凯瑟琳手里接过来的新鲜委托单,荧有些困惑。

  单子上面要求采集风车菊,可是这东西只有风起地有,跟他们也不顺路啊。

  “额...其实是之前跟深渊教团的人交手的时候把我的库存都用光了,所以就只能自己去采,正好今天有你在,就一起处理了。”

  “哦~你是把我当成壮丁了。”

  “彼此彼此嘛。”

  其实白启云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他的摩拉也不是特别够了,如果摩拉充足的话,他就直接向城里的商人买就好了。

  但是为了省出今后的生活费,所以就只能自给自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