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鸽子一去不复返(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呦,现在知道大点声了?”

  白启云聊有兴致地围着提米转了两圈。

  不过由于身高差距,在外人看来更像是他在恐吓提米一样。

  “不过嘛....你这软脚虾的性子难不成是跟你爸学的?”

  对子骂父,最是无礼。

  不过为了激起提米的性子,白启云故意反着来。

  他站在提米面前,静待着对方的反应。

  “不...不允许你这么说我爸爸,他可是清泉镇最棒的猎人!”

  果然,被白启云这么一激,提米瞬间就忘却了之前的恐惧,眼神变得犀利,伸着脖子对白启云大吼大叫了起来。

  不过,清泉镇最棒的猎人啊。

  杜拉夫的身影划过白启云的思绪,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之前给提米写的信应该就是那位猎人代笔的吧。

  还真是个老好人。

  胡思乱想了一阵后,白启云定了定神,把目光拉回到面前的小男孩身上。

  “哦?那这么说就是你妈教的?”

  “才不是!”

  “呵,那就说不通了,你爸妈都没教你,你这幅模样难不成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

  目的已经初步实现,白启云也不再站在小家伙面前,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而是就近找了个地方,靠在了提米身边桥的护栏上。

  身上带着的香料若有若无地飘进了提米的鼻子里,一股浓郁的花香冲击着他的心防。

  虽然浓郁,但是并不刺鼻,反而在他闻了这股香味之后,提米那原本有些急躁的心情都变得平静了下来。

  “总...总之,你不能说我爸妈的坏话。”

  缺少了之前被白启云激出来凶狠劲,提米又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了。

  不过好在两人已经交流一阵子了,所以他也没有变成一个完完全全的闷葫芦。

  桥下的鸭子划动脚掌,白色的毛发浸在水里,慢慢朝着桥上两人的方向游了过来。

  见状,白启云拿出了早先准备好的小麦。把它们一把一把地洒到了水面上。

  顿时,一群原本还老老实实排着队游泳的鸭子瞬间就围到了一起,那样子让他想到了饭点凑在大堂里面的顾客们。

  忘记带给鸭子小麦的提米刚才看见鸭子朝这边游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慌乱。

  毕竟以往给鸭子们准备早饭的都是他,如果他没准备好的话,那这群小家伙估计就要饿一早上的肚子了。

  但是今天葛瑞丝妈妈又要给人们做祷告,起得很早,他又不能麻烦她,所以只能带着之前剩下的小麦先过来,能喂多少算多少。

  望着这一幕,提米看着白启云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是吗?你母亲暂且不论,我听说清泉镇最厉害的猎手可是一个叫做‘杜拉夫’的人才对,你难不成是他儿子?”

  一边洒着手里的小麦,白启云一边用余光注视着身边的提米。

  言语间也没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之意,更像是普通的询问。

  “不...不是,可我父亲他一定是清泉镇最厉害的猎人,他在信里就是这么说的!”

  提米当然知道白启云口中那个叫做杜拉夫的人是谁,猫尾酒馆的调酒师迪奥娜的父亲,之前那群讨厌的家伙聚在一起就经常在说这些事情,城里的小孩子的家境啦,他们今天又拿到了什么新玩具之类的。

  总之就是一群无聊的家伙,完全没有这些鸽子可爱。

  可能是白启云依然自顾自地喂鸭子没有搭理他让他有些不自信,之后又握着拳头,有些紧张地道:“我一定会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白启云收回了手,原本被握在手心里的小麦也都到了那群挺着大肚子的鸭子嘴里。

  他拍了拍上面还粘着些许碎屑的手,转过头来。

  “吼,原来想成为清泉镇最厉害猎人的人,竟然是一个连跟其他人搭话都不敢的小鬼吗。”

  水面上,那群吃饱喝足的鸭子开始缓缓散去,只是在成群结队的鸭群中,有一只不起眼的鸭子在其他鸭子吃饭的时候,只在远处偷偷地看着,等其他鸭子吃完之后,它才慢慢地游了过来,来找寻着之前它们剩下的残羹剩饭。

  “我....”

  被白启云的话憋得上不来气,提米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方说的话确实是对的。

  他低着头,咬着后槽牙,想用沉默来反抗对方那稍显傲慢的话语。

  见他又开始不回话了,白启云捡起地上的石子,毫无顾忌地朝着水里那只还在吃剩饭的鸭子用力一投。

  石子精准地命中了那只鸭子的后背,砸的它瞬间张开了翅膀,慌得在水里乱窜。

  它带着还没填饱的肚子,拼命地划着水,想从这里逃走。

  但是白启云可没有放过它的意思,第二颗,第三颗,手上的石子如同连环炮一样,接连不断地扔向那只鸭子。

  “你在干什么啊!”

  提米见到白启云的动作,想用语言来阻止他。

  但是白启云听到之后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

  他拾起地上的一把石子,精准无比地朝着鸭子扔了过去。

  “啪!”

  情急之下,提米直接跳起脚来把白启云手上的石子一把抢走,一个都没有给他留下。

  没有了石子的攻击,那只落单的鸭子赶紧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孤零零地跑到一旁躲着去了。

  “什么嘛,想做不也是能做到吗。”

  被提米抢走石子的白启云脸上没有一丝怒意,倒不如说他本来就是想让对方这么做的。

  如此明显的反应,就连只是看着眼前少年的提米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转过身去,反手把石子都投入了一边没有鸭子的河水里。

  捏着手掌,咬着嘴唇,依旧不言语。

  到了这里,白启云已经了解到了这个孩子他究竟是怎么想的,也知道了他究竟想要些什么。

  这个孩子,或许缺少的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记住了,想要成为你父亲那样的人,就要先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才行。”

  白启云收回视线,摸了摸提米那有些散乱的头发后,迈向了阳光。

  但有些东西,不是需要他来说的。

  少年的视线越过了远方的城墙,落在了那一席黑衣之上。

  “想成为父亲,就要成为男子汉吗...”

  已经不知道是谁的喃喃自语,如同夏日的飘絮,静静地消散在了风中,不知所踪。

  “看来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在派蒙和荧的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成熟女性的声音,吓了她们一跳。

  “唔啊啊啊!”

  “哇啊啊!”

  两人的惊叫声此起彼伏,吓了身后的葛瑞丝修女一跳。

  但不知为何,派蒙的叫喊声比荧莫名其妙的少了一个音节,或许是肺活量较小的缘故吧。

  “葛瑞丝修女!”

  回过头来,荧发现刚才出声的人竟然是那位之前刚刚分开的葛瑞丝修女。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涉及到自己的孩子,过来看看也是合情合理的。

  葛瑞丝站在城墙上朝着白启云和提米望去,看着两人分别的场景,她就知道那个少年到底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修女转过身来,朝着二人恭敬地鞠了一躬。

  “诶?葛瑞丝修女,你不必这样。”

  虽然荧能猜出来对方的用意,但是她可受不起这一份礼遇。

  “没关系,是你们帮了我这个不成器的母亲,这是我应该做的。”

  现在站在城墙上的她,不是什么西风教会的修女,而只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即便这个孩子是别人拜托她抚养的,但数年如一日的感情,早已经超越了世俗的眼光。

  她只希望那个孩子能有一个美好的童年,这样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

  与鸽子少年与教会的修女告别之后,白启云一行三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派蒙和荧还在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那个,做饭的,你之前为什么要那么做啊。”

  说来说去,派蒙觉得还不如去问当事人来得快。

  “什么事?”

  “就是一开始你说他爸妈的那件事,你怎么知道他的反应会那么大啊。”

  派蒙那好奇的目光让白启云感到一阵的不自在,他故意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朝着远方的天空望去。

  “越是成熟的孩子,就越是在意自己父母的感受。”

  毕竟,所谓的成熟就是这样的东西。

  在他的身上,早就已经经历过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