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鸽子一去不复返(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告别了葛瑞丝修女,白启云跟着荧与派蒙一起走在出城的路上。

  葛瑞丝修女把选择权交给了荧,那么无论如何,他们几人都该做出选择。

  身为旁观者,白启云对于荧的想法感到好奇。

  “我....还没想好。”

  可是一向行动利落、果断的荧这一次却没能直接给出答复。

  她那有些犹豫的面庞已经出卖了她内心的想法。

  “无论你做什么决定都好,但有一点我觉得很重要。”

  看见她的模样,白启云叹了口气,走上前去,用手拍了拍她那有些瘦弱的肩膀。

  “那就是,最好不要太过看轻小孩子的意愿,虽然他还小,但是他本身就是参与者,不要所谓的为了他好就擅自地隐瞒,要从孩子的角度出发,去了解他到底想要什么。”

  这一点,时常跟孩子们混在一起的他尤为清楚。

  “说得轻巧,做饭的,那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从刚开始就一直飘在一边的派蒙已经快被绕糊涂了,或许凭借她的脑容量已经无法理解这其中的道理了。

  所幸,她直接不再去想,派蒙掐着腰飞在白启云的身旁,如同一个大号的宵灯。

  只是她不会发光。

  “嗯嗯,是个好主意。”

  罕见地,这一次荧也赞同了派蒙的提议,毕竟跟小孩子相处什么的,对她来说还是太难了。

  金发少女煞有其事地用手拍了拍白启云的双肩,就像是要把刚才自己被拍的给拍回去一样。

  “你们两个啊...”

  虽然已经预想到有可能是这样的结果,但是真见到事态这么发展了,白启云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无奈地掩了掩面,只能接过了这个任务。

  没办法,谁让他自己今天主动跟过来凑热闹的。

  ——————————

  还没走出城门,白启云三人远远望去,一个站在桥上的小孩子的身影便依稀可见。

  “你们两个要是不打算出手的话,那就别跟过去了。”

  出于气氛的考虑,白启云决定还是自己一个人更适合一点。

  如果旁边人很多的话,小孩子就更不愿意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了。

  荧和派蒙互相瞅了一眼,便拿着手里的东西跑上城墙,打算从高处看看这个那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鸽子吗。”

  围绕在提米身边的一群鸽子,老老实实地在啄食着地上的小麦,看起来就像是家养的鸽子一样。

  而且从体型上来看,这些鸽子都白白胖胖的,应该是被那个叫提米的小孩子养的不错。

  白启云掏了掏背包,就地鼓捣起来了一些瓶瓶罐罐。

  少顷,一小瓶不知道由什么做成的香料便做好了。

  这东西是白启云在家那边用来诱捕鸽子的,效果不错。

  准备好了的白启云迈着大步子朝着护城河上走了过去。

  或许是时间尚早,没有多少人经过蒙德城前正门上的这座桥,就连大门口面前的人也只有一个看门站岗的劳伦斯。

  如果白启云没记错的是,之前他跟着班尼特一起回城的时候,他就见过这张脸。

  难不成西风骑士团加班都是逮着一个人使劲折腾的吗。

  每次早班都有他。

  白启云站在提米的对面,故意装作望风景的样子。

  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故意做出惊飞鸽子的动作。

  果然,喜爱鸽子的提米很快就有点生气。

  “喂,你把鸽子都吓跑了!”

  小男孩气鼓鼓地站在白启云的对面,一脸气愤地望向他。

  而白启云则是装成很无辜的样子,摆了摆手。

  “你说什么鸽子?它们不是还好好在这么。”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受惊飞走的鸽子又张着雪白的翅膀飞了回来,在白启云的身边徘徊不定。

  使得提米感到一阵语塞。

  这么长时间了,他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象,原本鸽子被行人惊飞后都会躲得远远的不敢露头,哪里会像现在这样飞回来。

  “啊.....对不起。”

  见状,提米带着几分不情愿地向着面前比自己明显大了好多的少年道了声歉。

  他并着腿,低着头,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身体也靠在了桥的护栏上,仿佛这样能带给他安全感,声音也弱上了好多,全然没有了刚才大声斥责的威势。

  “啊?你说什么呢,我可完全没听见啊!”

  虽然已经听见了对方的道歉,但是白启云依旧不依不饶地逼问着提米。

  那样子,就像是哪里来的黑社会在征收保护费一样。

  如果不是荧在爬上城墙之前就跟门口的西风骑士打好了招呼的话,白启云在实现自己参观一次西风教会的梦想之前,恐怕就要先完成参观一次蒙德城监狱的成就了。

  “唔啊,没想到做饭的性格这么恶劣。”

  派蒙凑在荧的耳边,一起偷听着白启云和提米的聊天内容。

  因为城墙上距离那两人实在是太远,没法听到他们的交流声,所以荧动用了风元素力截取了空气中的声音,然后在自己的耳边慢慢汇总。

  虽然依旧有些嘈杂以及不清晰,但总算是能够听到那两个人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嘘,继续听。”

  被派蒙的话干扰了注意力,荧赶紧制止了她,然后继续操控着风元素力收集着空气中的声音。

  “对...对不起。”

  再一次被逼迫的提米相比较上次,声音变得更小了。

  如果不是白启云凑得够近,说不定他还真就听不到了。

  “喂,你那是什么态度,要不要我告诉你的父母啊,哪家的小孩子这么没有礼貌。”

  说这话的时候,白启云尽力地模仿者自己想象中那种恶棍的气质。

  但是由于璃月港的治安实在是太好,从小到大他都没怎么见过那种人。

  所以他也只能模仿书本里面那种经典反派的嘴脸去说话。

  但是又不能太过,因为他今天来又不是吓唬提米的。

  “对!对不起!”

  不知道被白启云的话触碰到了哪根弦,提米的声音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看得出来,他是强鼓着勇气才喊了出来,一双小腿在短裤的遮掩下还在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