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鸽子一去不复返(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后,白启云就跟着荧与派蒙去往了西方教会。

  “那封信里提到的提米,应该是那个白天一直站在护城河桥上的那个孩子吧。”

  虽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白启云还是对那个孩子比较有印象。

  因为之前带着可莉出城的时候,他看见过许多聚在一起的小孩子,只有那个男孩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桥上,跟着一群鸽子在一起。

  “嗯。”

  走在通往教会的台阶上,荧站在白启云的身后,旁边飞着的是还没怎么睡醒的派蒙。

  她那个走神的样子让荧有些担心,会不会飞到一半就掉到下面去。

  “虽然不知道葛瑞丝修女与杜拉夫先生是什么关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照顾提米的就是葛瑞丝修女。”

  “照顾?”

  从荧的话里,白启云听出了一丝别样的意味。

  西风教会的修女是不禁止结婚的,所以一开始他还以为那位葛瑞丝修女就是提米的妈妈。

  但现在听荧这么一说,感觉好像又有些不对。

  同伴的疑问自然传到了荧的耳朵里,她望向了远处的天空,回忆着之前在跟着杜拉夫先生取回嘟嘟莲时候,对方所交代的事情。

  “其实提米的母亲在生下他的时候就难产死了。”

  “诶?!”

  荧把突然贴在自己脸上喊来喊去的派蒙扔到了一边去,然后没有好气地看着对方。

  “你惊讶个什么,当时你不是在场吗。”

  ——对啊,当时你不是在场吗。

  就连白启云看着派蒙也有些诧异。

  这家伙该不会当时又走神了吧。

  “嘿嘿~”

  感觉自己的真实情况好像被二人发现了,派蒙试图萌混过关。

  她飘在一边不再言语,脸上挂满了傻笑。

  见状,荧也只能给她一个白眼,然后把话题拉回正轨。

  “后来是提米他父亲独自一人把提米抚养长大,而他又是杜拉夫先生的好友,在一次的捕猎里意外身亡了,所以出于好意,杜拉夫先生就一直没有告诉提米真相,只提供着经济上的支持,拜托葛瑞丝修女照顾他。”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小孩子失去父亲的故事。

  听了荧的讲述之后,不知为何,白启云的神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走在荧前面的步伐也不再果断。

  “这世界上总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即便他长在璃月港,但是他也不是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城市周遭的魔物,时刻觊觎人类地盘的外敌,以及人类中的那群犯罪分子,都无时无刻地夺走着让人们的生命。

  这一点,白启云在经历过了两次与深渊教团的交手后,体会的尤为深刻。

  所以说想要保护自己,不仅仅要依靠国家强大的军队,还需要提高个人的危险意识以及一定的应对能力。

  要不然到了那个时候,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说起来,像这种因为民生问题而出现牺牲的事情在蒙德确实不少,难不成是因为他们的风俗习惯吗?”

  在到蒙德城之前,白启云也曾经过很多个村庄,那里的人也经常有因为狩猎而身亡或者失踪的情况,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儿童。

  如果真要是因为野兽威胁而损失村民的话,那为什么不主动清剿一遍村庄的周围呢,这就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了。

  “不知道,但最近丘丘人越来越靠近人类的生活区这一点倒是真的。”

  说着说着,荧就想起来了之前囤聚在清泉镇周围的那个丘丘人营地。

  “是啊,当时还多亏了荧的追查呢,要不然还发现不了它们。”

  在一边半天没说话的派蒙可能是觉得自己被冷落了,突然插了句话进来。

  但是两人没一个搭理她的,好不尴尬。

  在一行人的闲聊中,西风教会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很快,风神像下的人群就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今天的祷告并不是芭芭拉在做,而是穿着一席黑色修女服的一位修女主导。

  从其他人嘴里的话来看,这位便是白启云三人要找的葛瑞丝修女了。

  站在广场上等了一会后,风神像下的人群才默默散开。

  眼疾手快的派蒙就立刻凑了上去。

  “请问是葛瑞丝修女吗?”

  没想到面前的小家伙能说话,葛瑞丝被吓了一跳。

  不过她可是一位身经百战的修女,什么场面没见过,所以很快就平复了自己那有些激动的心情。

  “我是葛瑞丝修女,请问几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在派蒙自顾自地上去搭话的时候,白启云和荧也已经赶了过去。

  还没来得及表明来意,荧就掏出了杜拉夫先生委托带到的信,递了过去。

  信的表面有些焦黄,那是火焰熏烤的痕迹,如果不是上面的笔迹确实是杜拉夫的,那恐怕葛瑞丝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东西的真实性的。

  葛瑞丝拿着信纸,一边看着上面的内容一边思考着。

  “杜拉夫先生托我给您带句话。”

  除了那张纸,杜拉夫还让荧有别的口信传达。

  “他想问问你,是不是到了告诉提米真相的时候了。”

  闻言,葛瑞丝拿着信纸的手一顿,面色复杂。

  她转过头来看着荧,犹豫了一会时候开口道:“既然杜拉夫先生这么问了,那我的意思是还是不要告诉提米。”

  “那提米不会产生疑虑吗,我看他的年纪也不算太小了。”

  在白启云看来,那个年纪的孩子基本都有一定的自我判断力了,到时候跟别人问问,就很容易找出自己身世的漏洞。

  对此,葛瑞丝也心知肚明,但是她还是不想这么早就让提米接受那个残酷的真相。

  “虽然那孩子经常会帮我照看葛罗丽与诺拉,但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我只想他有个快乐的童年。”

  说到这里,葛瑞丝放下了信,望着广场外望去。

  她知道,这个时间,提米已经在城外照看他的那些鸽子了。

  “不过话虽如此,但我也只是受人之托罢了,既然杜拉夫先生已经有了决意,而他又拜托你们前来传信,想必也是相当信赖你们吧。”

  移过有些忧虑的眼神,葛瑞丝用着如水般的双眸看向面前的几人,她面带微笑,如同看向自己孩子的母亲一样。

  “那我也就把这个选择的权利交给你们吧。”

  “诶?葛瑞丝修女,可这!”

  葛瑞丝对着吃惊的荧摇了摇头。

  “放心,杜拉夫是深知我的性格的,既然他委托你们前来,那说明他也差不多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你们就把这当成是....一位优柔寡断的母亲,她的请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