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美食全能队(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左手被占用了,但荧依旧熟练地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

  “我们回来啦,做饭的!”

  派蒙人还没飞进屋,声音倒是隔着八百米就传进来了。

  见状,荧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跟了过去。

  “做饭的~做饭的~”

  一边叫嚷着还叫出了节奏,派蒙仿佛在念什么诗歌一样在空中飘来飘去。

  活像是个....嗡嗡叫的大蚊子。

  荧把料理放在了客厅,换上了拖鞋走到了白启云的卧室里。

  她们两个已经闹这么大动静了,这人怎么还没说话,该不是又跑哪去了吧。

  抱着些许怀疑,荧悄悄地打开了他的房门。

  房间内一片昏暗,午后热烈的阳光先锋军在经历了窗帘卫士的层层阻截之后,也只剩下了一群残兵败将,零零散散地洒在房间内的各处。

  原本两人离开时放下的水杯还老老实实地摆在桌面上,未动分毫。

  一名少年躺在床上,嘴里还发着匀称的呼吸声,看起来很是安详。

  “做饭——”

  “嘘!”

  派蒙还在身后吵闹不休,看到这一幕后,荧直接抓过了派蒙把她的大嘴用苹果给堵上。

  “咔嚓。”

  一块清甜可口的苹果被派蒙咬了下来,她也看到了屋内的景象,然后抱着大苹果到一边心满意足地啃去了。

  “真是的....”

  打发走了派蒙之后,荧坐在之前自己拉过来的椅子上看着睡梦中的白启云,

  说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自己的这个便宜房东,明明才见面没几天,却总感觉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难不成是既视感?可是这家伙长得也不是大众脸啊。

  少女托着下巴,在昏暗的房间中,等待着少年的醒来。

  时间就像是指尖溜走的细沙,不知不觉间已然斜阳滑落,昏黄的太阳如同一位迟暮的君王,在天上发挥着它最后的荣光。

  蒙德城的小屋内,原本就昏暗的房间变得更加漆黑,如果不是依稀还有这些许黄昏越过窗边映进来的夕阳,那说成是深夜怕不是也有人信。

  黑。

  身体好轻。

  两个念头在少年的脑海中交错。

  还没有睁眼,白启云便感觉到了自己身上之前那种消除不掉的疲惫感已经荡然无存,看来休息还是相当有用的。

  屋子里的空气有些沉闷,想来应该是没有开门的缘故。

  他挣扎着把身上盖着的被子准备推开,可是当手触及到身边的时候却愣住了。

  “荧?”

  入目所见的是正枕着手臂坐在椅子上酣睡的金发少女,嘴角还留着一丝哈喇子,全然没有美少女的风范。

  “唉。”

  看她睡得正酣,白启云也无意打扰对方,虽说坐着睡觉对身体不是特别好,但对方可是能上天入地的狠角色,这点小事他还是没必要对她操心的。

  伸了个懒腰后,白启云压着脚步,轻轻地走出房门。

  客厅里跟他之前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惟一的区别就是沙发上多出了一只抱着苹果睡着的小精灵。

  或许是太困了,派蒙抱着苹果吃了一会之后便不自觉地进入了梦乡。

  她的嘴边还有些苹果渣黏在上面,小家伙就像是不知道一样,随着呼吸,胸前起起伏伏。

  放在客厅桌面上的是之前两人带回来的嘟嘟海鲜羹。

  “这不是都凉了吗。”

  捧着已经凉掉的料理,白启云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两个人....

  他拎着袋子无奈地笑了笑,原本熬得稀稠的羹现在都凝到了一块。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打开窗帘,夕阳划过天边,流进了室内。

  霎时间,昏暗的屋子被染上了一片红黄色。

  路边的行人有说有笑地路过门前,为原本遭受龙灾的蒙德增添了一丝烟火气。

  白启云走进厨房,将灶火点燃,收拾起了一边放着的蔬菜。

  将放凉的嘟嘟莲海鲜羹加热之后,白启云再加入了一些辅料去腥重新炖煮。

  除此之外,虽然没有璃月地区独有的调味料,例如绝云椒椒之类的东西,但是凭借手上现有的材料,白启云做出来一两道地道的璃月菜还是没有问题的。

  况且,他白家的听雨阁本身就不是以辣味出名的餐馆,中正平和,这才是他家餐馆所秉持的理念。

  “女生一般都爱吃甜的吧。”

  对于客人们爱吃什么,白启云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即便是那位月海亭的半仙,在享用凉拌清心这种菜式的同时,也会点上那么一两道甜品。

  不过以现在他手上的材料来看,能做的甜品实在是太少了。

  在此之上,最好做的再新奇一些,更加有璃月特色一些。

  嗯....

  看着眼前的糖与地瓜,白启云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老爷子经常做的一道菜。

  他拿起菜刀,在案板上不断地挥舞起来。

  伴随着刀与案板接触的声音,慢慢炖煮好的料理香气也飘进了屋内。

  最先闻到的自然是还趴在沙发上的派蒙,如同被猫薄荷吊着的猫咪一般,闻到香气的同时,饥肠辘辘的派蒙就从睡梦中惊醒。

  “好吃的!好吃的!”

  拿走了嘴角上不知道是谁给她擦东西的纸巾后,派蒙扔掉吃了一半的苹果就向着厨房里飞了过去。

  厨房里,白启云还在做着最后的调整,那道菜在最后才是最重要的步骤,可以说,整道菜的成败就在这一瞬间。

  饭菜的香味掠过客厅,飘进了白启云的卧室,伏在椅子上的少女隐约听到了某个吵闹生物的叫喊声。

  “哇!竟然还有这种东西,做饭的,你好厉害啊!”

  少女哼唧唧地从睡梦中醒来,一边闻着气味,一边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而派蒙还在惊叹于刚才的地瓜上面怎么会有着那么晶莹剔透的丝线,完全看不出小家伙刚刚睡醒的样子。

  越靠近厨房,料理的香气就越浓郁,荧的睡意也渐渐散去。

  望着桌面上摆满了的料理,她的肚子不受控制地咕噜噜叫了起来。

  “吃饭了!”

  不知道荧已经醒过来的白启云在厨房里大声喊叫着,而身边的派蒙就像是在附和他一样,也大咧咧地叫唤着。

  “吃饭喽!”

  大街上忙碌了一天的工人们也都趁着这个时候打算去猎鹿人好好地饱餐一顿。

  叫上三两个朋友,一张桌子,一顿美味佳肴,一个没有结尾的话题,夏日的傍晚就这么静悄悄地过去。

  墙左墙右,屋内屋外,皆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