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太阳、繁星(十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酸疼,瘙痒,疲惫。

  在白启云恢复意识的下一瞬间,他感觉整个身体上面充斥了各种各样的不适感。

  他动了动自己的手臂,却发现像灌了铅一般,移动的十分吃力。

  睁开眼,映入双目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周围的房间也是从没见过的地方。

  月光穿过窗外,洒在了他的脸上,将被子染成了皎洁的白月色。

  “呦,你醒了啊。”

  一股有些慵懒的声音在少年的身侧响起,而且有些耳熟。

  白启云挣扎着转过身去,望向了发声的地方。

  “罗莎莉亚修女。”

  从喉咙中发出的是略微沙哑的声音,看样子,他的喉咙在之前的大火中还是受到了些许损伤。

  倚在墙边,满脸挂着黑眼圈的修女没有佩戴者平日里一直戴在头顶的修女帽。

  酒红色的短发毫无顾忌地暴露在了空气里,虽然是夜晚,但是跟上一次在白日中的会面相比,此时的罗莎莉亚却显得更加的精神与干练。

  难不成她是夜猫子吗?

  作为西风教会的修女,罗莎莉亚接到了看护病人的工作,平时她可是绝不加班主义,但是谁让她今天白天正好放假。

  那个修女官就直接把这个放假结束了的家伙按在了岗位上。

  “我劝你还是别四处乱动比较好。”

  既然是工作,罗莎莉亚就要尽心尽力。

  面前的少年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五脏六腑都有了破碎的痕迹,身体的外部又都是被火焰灼烧的印痕,不少地方都已经被烧的发黑,甚至焦化。

  能活着被送到这里来都已经称得上是奇迹。

  大部分人在这种情况下估计直接就当场宣布死亡了。

  说起来,她对这个少年还有印象,毕竟上次刚给他治疗过,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就又见面了。

  “连着两天能受这种程度的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还真是厉害啊。”

  在她这么多年的修女生涯里,除了班尼特之外,就再也没见到过这样的人。

  不过能在这方面与班尼特相比,这家伙就已经很奇怪了。

  “额...”

  对此,白启云也无话可说。

  “那个,罗莎莉亚修女,这里究竟是....”

  看了半天,他也没发现这里到底是哪,应该确实是他之前没来过的地方。

  但是看面前站在这里的修女,他心里也有了些许猜测。

  “嗯?这里?西风教会的休息室,芭芭拉给你治疗之后你就一直躺在这里。”

  “原来是芭芭拉牧师。”

  怪不得他现在身上的伤口摸起来差不多都好了,如果是那位专精于治疗的牧师小姐,那就不奇怪了。

  不过虽然现在身体上差不多恢复到能行动了的程度,但是每当回想到之前被三法师围攻的场景,他还是心有余悸。

  “城外的大火烧了半天,应该是那个玩炸弹的小家伙干的吧,托她的福,琴出动了十几位西风骑士才勉强把火势控制住,你能从里面活着出来还真是要感谢下那个冒险家协会的人啊。”

  当时那冲天的火焰惊动了周围正在执行委托的冒险家,这才出手把三人从低语森林中带了回来。

  要不然光凭两个失去意识的伤员还有一个小孩子,别说把人带回来了,能保护好自己都算不错的了。

  “冒险家协会?”

  难不成是...班尼特?

  在蒙德的冒险家协会,他除了认识刚刚注册的荧以外,就剩下那位曾经一同旅行过的少年了。

  “啊,是个说话相当古怪的女孩送你回来的,身边还跟着只乌鸦来着。”

  可能是白启云醒了过来后,罗莎莉亚觉得自己没必要时时刻刻盯着他了,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白启云隔壁的床铺上躺了下去。

  不加以掩饰的动作使得其曼妙的身材在月光下毫无保留地展露在了白启云的面前。

  但是白启云此时还在回味着之前发生的事,哪里还有心情看这个。

  “乌鸦?难不成是菲谢尔?”

  想到了之前站在冒险家协会前的女孩,白启云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什么嘛,你这不是认识人家吗。”

  躺在隔壁的罗莎莉亚那随意的样子让白启云觉得她并不是一个陪护人员,反而有点像是自己隔壁床的病友。

  “其他人怎么样了,雷泽呢?”

  在他昏迷之前,雷泽身上也受了不轻的伤势,可莉应该在后来冒险家的帮助下没受到什么伤害。

  “雷泽?哦,你说的是那个带着兜帽的人吧,他受的伤都是皮肉伤,芭芭拉给他治疗了之后他就离开了,走之前还等了你好久来着。”

  对这种小事,罗莎莉亚记得到还是挺清楚的。

  “是吗,他没事就好。”

  听到与自己一同作战的同伴别无大碍之后,白启云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那可莉呢?那小家伙没什么事情吧。”

  本来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但是罗莎莉亚却没能第一时间回答上来,在诡异的沉默维持了一阵过后,她叹了口气。

  “那小家伙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禁闭室里了。”

  “啊?为什么啊,大家不是都没什么事情吗。”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白启云再稍加思考后也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恐怕是内疚一类的东西在困扰着可莉。

  真是的,小孩子就老老实实地开心不就好了,总是想着些有的没的。

  白启云拧了拧自己的手腕,然后吃力地用手肘拄着床板,勉强地坐了起来。

  地面上还散落着他的鞋子。

  借着月光,白启云有些费劲地穿上了鞋。

  鞋底与地面接触反馈回来的踏实感竟然让他有股不真实的感觉。

  “你这家伙....不会想过去吧,还是别折腾了,老老实实的养伤不是比什么都强。”

  侧躺着的罗莎莉亚用余光瞄了一眼站在地上已经穿戴整齐了白启云。

  只不过在上衣破损的地方还能看到衣服下方包裹着身体的白色绷带。

  “没关系,差不多已经恢复好了,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芭芭拉牧师的治疗水准吗。”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白启云还特意摇了摇自己的手臂。

  只是动作稍微有些过大,一股阵痛沿着骨头爬上了白启云的额头。

  他强忍着这股疼痛,脸上还得挂着微笑,表示自己完全没事。

  “随你便好了。”

  对于白启云这种逞强的行为,罗莎莉亚没有阻止,她默默地跟在白启云的身后,前往了深夜的西风骑士团总部。

  “真是的,所以说我最讨厌加班了。”

  ——————————

  虽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天上挂着的明月告诉他,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夏日里的夜景总是伴随着月亮与星光,周围还有不知疲倦的知了在声嘶力竭地嘶吼着。

  不过这美好与不美好的一切在白启云看来都是和平的象征。

  毕竟没有人希望低语森林里的那场大火烧到蒙德城内。

  周围的长街上已经看不到行人的踪迹,除了他自己之外也只能听到身后那不加掩饰的若有若无的脚步声。

  说实话,高跟鞋她在地面上的声音还是很明显的,在这种时候,他想听不见都不行。

  从西风教会出发,经过空荡荡的风神像广场,再穿过几条阶梯路之后,白启云终于来到了骑士团总部。

  夜晚的骑士团门口依然有人站岗,就如同现在的罗莎莉亚一样,总要有人上夜班。

  “请留步。”

  果然,白启云还没来得及靠近大门,守卫的西风骑士就阻止了他进一步向前。

  看起来即便是在这个时候,西风骑士的警戒意识依然存在。

  罗莎莉亚跟在白启云的身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打算怎么做。

  “我有事情要进去,这位西风教会的修女可以为我作证。”

  但是还没来得及看好戏,罗莎莉亚没想到自己就被白启云给搬了出来。

  而且从职位上来说,她也的确有这个权利。

  蒙德的西风教会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理论上来讲,西风教会也属于西风骑士团的一部分,所以罗莎莉亚也算是骑士团的高层。

  虽然由于其昼伏夜出的性子搞得下属们没怎么见过她,但是她被裱在房间里的画像是做不了假的。

  守门的西风骑士见到罗莎莉亚之后,立刻就给白启云放了行。

  在罗莎莉亚那略显无奈的眼神中,白启云推开了骑士团总部的大门,朝着禁闭室径直走去。

  不出意料的,禁闭室门前也有着一位西风骑士在看守。

  看门的伍德刚刚打了个哈欠就看到有人过来,把他吓得一激灵,连哈欠都没打完就给憋了回去。

  别提多难受了。

  对这个看门的西风骑士,白启云还有一丝印象,这应该就是早上就守在这里的那位。

  不过竟然从早上工作到深夜,看样子西风骑士团的工作压力还是蛮大的。

  “可莉在里面吧。”

  “啊...额,在的。”

  早上的时候,伍德看着琴团长带着这个少年进了禁闭室,但是他现在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个身份。

  “我进去看看。”

  “那个....”

  虽然之前见过一面,但是出于职业的操守,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伍德实在是不敢给他开这个门。

  可能是看出来了伍德的窘境,身后的罗莎莉亚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现在的你进去又能做些什么,让那小家伙自己一个人呆一会不也挺好的吗。”

  看到场面被名义上的上司给掌控住了,伍德不由得庆幸地退到了一旁,等着那位西风教会的修女下达命令。

  听到罗莎莉亚的问题,白启云没有回头,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大门。

  沉吟了一会。

  “琴团长之前对我下达过委托,让我好好照看可莉,在我没有回复这份委托之前,我就仍然是可莉名义上的临时监护人。”

  “所以,把门打开吧。”

  伍德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身边的修女,发现她只是一脸无奈地点了点头。

  不过既然上司都同意了,那他自然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拖着有些微胖的身型,伍德走上前去,摸摸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了禁闭室的钥匙打开了门。

  随着门锁‘咔哒’一声的响动过后,白启云推开了大门。

  罗莎莉亚和伍德站在门外,没有进去。

  昏暗。

  这是白启云的第一感觉。

  明明是深夜,却没有开灯,难不成小家伙是睡了吗。

  但是在他的元素视野里,那团绕烧着的火元素力力并没有沉寂下来。

  那蜷缩在角落里,将身子卷成一团的可莉显然没有躺在床上睡着。

  借着月光,白启云走到了她的身旁。

  “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觉。”

  原本一直躲着人的可莉听到了他的声音之后,猛地抬起了头。

  见到是白启云站在自己面前,先是高兴地笑了起来,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把头低了下去,将身前的嘟嘟可狠狠地糅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可莉......”

  她那稚嫩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犹犹豫豫地,不像是平时的她。

  看出了她的不对劲,白启云走了过去摸了摸她那柔顺的头发,还用手挠了挠她的脸颊。

  “要不然,出去走走?”

  “嗯。”

  或许是屋子里太闷了,又或许是可莉现在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她老老实实地跟在白启云的身后,低着头走出了禁闭室。

  禁闭室外,伍德与罗莎莉亚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看起来应该是被支走了。

  真是的,说什么不爱加班,这不是管的挺宽的吗。

  白启云笑着摇了摇头,在跟总部门口的西风骑士打了个招呼后,他带着可莉在护城河边上散起了步。

  夏日的晚风惊飞了绕着蒲公英来回飞动的萤火虫,吹拂在两人的面上,惬意而又舒适。

  “大哥哥....”

  走了不知多久,可莉终于主动张开了口,只是那有些暗淡的眼瞳却也显示着她的心情十分低落。

  “嗯?”

  走到了一处倒映着满月的湖水前,白启云带着可莉停住了脚步。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果然,困扰着可莉的是那份萦绕在心尖的内疚感。

  毕竟无论是谁在看到了自己击伤了同伴的时候,都会自然而然地有一丝内疚。

  但是白启云知道,可莉变成现在这样,不仅仅是因为那个。

  他拉着可莉,随意地坐在了草坪上。

  吹着晚风,看着风景。

  其实...他很早就察觉到了。

  小家伙在蒙德城里是很孤独的,就连路过桥上的那个叫做提米的小男孩的时候,都曾投去过羡慕的目光。

  凯亚为她制定的骑士团三大生存守则,不仅仅是她的生活规范,或许在她的内心里,她也觉得只有遵守那个,骑士团的大家才不会讨厌她,才会跟她一起玩。

  所以,即便西风骑士团为了可莉做出很多的努力,却依然无法填补起小家伙在成长过程中缺失掉的东西。

  可莉需要的是陪伴,需要的是人格上的认同感。

  而恰巧,这两者都是西风骑士团所无法给予的,他们可以给可莉一个安稳温馨的成功环境,却没有办法弥补她成长过程里的孤独。

  阿贝多与琴可以充当可莉的亲属,家人,却无法成为与她同行的玩伴。

  在这一次的旅行中,白启云把这一点看的相当清楚。

  所以他才会教她钓鱼,给她讲故事,跟她一起玩。

  正因为在之前,他与她素不相识,所以他才能真正地填补上这一份空待已久的孤独感。

  “不用露出那样的表情啦,我现在又没有事情,芭芭拉牧师的治疗可是相当厉害的,雷泽也安全地回到了奔狼领....所以,让自己稍微开心一点,明天西风骑士团的大家可不想见到一个哭着鼻子的可莉。”

  白启云笑着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用手揪了揪可莉的小鼻子。

  对,这句话琴不能说,阿贝多也不能说,甚至雷泽也不能说,只有现在的他才能说。

  身为受害者,只有他才能代表自己原谅可莉。

  更何况,他也根本没觉得可莉做错了什么,命令是他下的,结果也是好的,这件事情里,没有任何人做错了。

  但是他也清楚,炸伤了同伴的内疚感只是可莉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其中一个原因。

  而加重这种变化的另外一个原因,恐怕就是他今天做的那些事情了。

  刻意地配着可莉玩耍所造成的后果就是,可莉不仅仅炸伤了战友,还炸伤了自己本来就稀缺的玩伴。

  太阳是耀眼的,但同时太阳也是孤独的。

  被赋予这个名号的可莉,同样也是孤独的。

  “你知道西风骑士团的大家都在私底下叫你‘太阳骑士’什么的吗,他们一定是希望你像太阳一样,永远的发光发热,活泼与健康。”

  一个称号,往往会表现出周围人们对她的期待与评价。

  对骑士团来说,也是如此。

  “太阳?”

  小可莉擦了擦有些迷糊的眼睛向着夜空望去。

  皎月身旁伴着繁星点点,延续到了天边,一望无际。

  或许是蒙德城附近有着风神的加护,无论何时从城边向着天空望去,都是万里无云。

  星星闪烁着光芒,连成一片,如同传说中的星河,倒挂在夜空之中

  “可是可莉不想当太阳。”

  望着成群的星星,小家伙说出了此时她最真实的想法,眼里满是对它们的羡慕。

  看着怔怔出神的可莉,白启云的目光也投向了那片遥远的天空。

  “你知道吗,可莉,其实须弥那边对天体的研究已经证明了太阳和光的关系,我们所看见的星星与月亮,他们所发出的光芒只不过是在反射太阳的光罢了。”

  其实这个知识是从他之前看到的那本记录着杂学炼金术的那本书上看到的,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须弥传出来的。

  “太阳?光?”

  听着白启云的话,可莉一脸迷惑,她对这种天体学的知识完全没有头绪。

  她还只是一个小精灵,那里懂得了这么多。

  ——对小孩子来说还太早了吗。

  白启云笑着闭上了眼睛,转过头去。

  “换句话说,如果把可莉比作太阳,西风骑士团的大家比作星星与月亮的话,那句话的意思就是——”

  “无论距离有多远,我们都会在远方守望你。”

  皎洁的月光洒在了二人的身上,安静且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