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太阳、繁星(十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火焰与雷光相接,刺耳的轰鸣声在身前爆开,震得火深渊法师有些耳鸣。

  “怎么,感觉你好像比刚才弱了很多啊。”

  说实话,之前从天而降的那一剑差点把它的魂都吓破了。

  幸亏勉强使出的火焰护盾挡住了那一击,这才有了后面不断跟雷泽交手的机会。

  但雷泽没有因为对方的话就停滞不前,依旧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剑朝着对方的头上砍去。

  见状,火深渊法师赶紧甩出了一道火柱,在雷泽被火焰逼得睁不开眼睛的时候,趁乱拉开了距离。

  毕竟,一个法师跟对方打什么近战,那不是有病吗。

  “火焰啊,散落吧。”

  伴随着深渊法师口中那常人听不懂的咒语,一颗巨大的火球在它的身后冉冉升起,然后在半空中碎成了一片由火焰组成的倾盆大雨,将雷泽整个人的周身全都笼罩在内。

  “炎之雨!”

  数不尽的火焰雨滴向着雷泽扑去,那从天而降的火光甚至晃得他连注视攻击的轨迹都做不到。

  ——糟了,如果就这样被打中的话!

  就在雷泽还没来得及做好躲避的准备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罐紫色的粉末。

  其中汹涌的雷元素力飘散了出来,直接在半空中就引爆了那些星星点点的火雨。

  接连不断的爆炸在火深渊法师与雷泽之间发生着,那架势就像是被引爆了好几枚蹦蹦炸弹一样,令人瞩目。

  不用说,那装着紫色粉末的罐子自然是白启云顺手扔出来的东西。

  “切。”

  原本自信的一击被别人拦了下来,火深渊法师现在很不愉快,甚至它还要把这份不愉快传递给别人。

  “那边的,连你自己的对手都管不好吗?”

  表达着不悦的话语刺向了还在戏耍白启云的水深渊法师,搞得它刚想攻击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

  虽然被自己的同伴怼了让它很不爽,但是又的的确确是自己负责的那个人搞乱了队友的战场。

  所以即便它再怎么不高兴也只能忍着。

  “小子!”

  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如果能给愤怒指数划个等级的话,那现在的水深渊法师毫无疑问就处在最高级。

  比之前还要浓郁的水元素力在它的身前凝聚而成,不断地汇积,汇积,再汇积。

  “水流斩破!”

  一道锋利无比的水刃爆射而出,连同厚重的地面一分为二。

  人类的血肉之躯如果不做防御就被这种程度的攻击给打到的话,那铁定就会像卖肉的小贩刀下的肉块一样,瞬间就四分五裂。

  呼啸而来的水刃根本没有给白启云什么反应的时间,更何况,刚刚才向一边战场伸出援手的他连调整姿势的机会都没有。

  无法躲避,无法防御。

  甚至就连后退一步的机会都没有。

  再这样下去的话——

  被呼啸而来的水刃卷起的风如同刀割一般切在了少年的身体上。

  如同那天面对水深渊法师的时候一样,再一次地,感受到了死亡离他竟然是如此靠近的事物。

  下一秒,化作利刃的雷光击碎了少年面前那凶猛异常的水之兵刃。

  这是...雷泽!

  “喂,你那边的家伙好像也没管住啊。”

  眼见自己马上就要得手了,此时却被那个狼少年给拦了下来,别提有多不爽了。

  再说了,知道它为了凝聚刚才那一击耗费了多少元素力吗,就这样无功而返可真是亏大了。

  火深渊法师也没想到雷泽竟然出手帮着自己的队友解开了困境。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是它自己主动拉开了距离,这才给了雷泽出手的机会,如果是刚才那样的贴身战斗,虽然它被压制的很惨,但是那样的情况下,雷泽也就别想给自己的队友伸以援手了。

  只能说,有利有弊。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顾好你自己再说吧!”

  明明之前才说过自己的同伴,但是现在自己却也犯了同样的错误,这让它觉得很没面子。

  “呵,要不是你没牵扯住,我这里刚才就分出胜负了,就会拖后腿的家伙。”

  刚刚被说过的水深渊法师见到此时有了机会喷回去,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

  “切,你还有脸说,刚才明明是你的纰漏才让那个人类搅乱我的战局,要不然我早就能拿下那个狼崽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深渊法师突然就吵了起来。

  虽然说水火不容,但是在这种场合吵架真的好吗?

  果然,在一边被可莉的炸弹逼得四处逃窜的冰深渊法师忍不下去了。

  “你们两个蠢货,还在那里吵架,没看见那两个人类都凑到一起去了吗!”

  虽然自己的两个同伴占尽上风,最次也是打个平手,但是它现在的处境可是苦不堪言。

  那两个猪脑子,竟然留了个最难对付的家伙给它,竟然还是属性上克制它的,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想的。

  等回到营地的时候,它一定会跟使徒大人好好说一说。

  最好赶紧把这两个家伙调到璃月那边去送死。

  “你没事吧。”

  趁着那群家伙内讧,白启云跑到了雷泽的身边。

  看着雷泽喘着粗气的样子,他有些担心。

  刚才他只是被攻击的迅猛给压制住了,但是雷泽可是实打实地背着伤一直跟那个深渊法师在对战。

  如果拖下去的话,那对己方可就非常不利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可莉那边,发现她还在用炸弹对冰深渊法师围追堵截着。

  “我没事。”

  擦了擦额头留下的汗水,雷泽准备再一次投入到与敌人的战斗之中。

  他的身体他自己了解,再不趁着现在多发挥一下战斗力的话,那可能不用对方出手,他就被时间给拖死了。

  腿上的伤势在剧烈运动下越来越重,每行动一步都仿佛在撕裂者那道伤口,隐隐作痛。

  “是吗。”

  虽然能看出来雷泽在逞强,但是白启云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来突破面前的困境,无论采用什么作战方式,雷泽的战斗力都是必要的。

  所以,虽然很抱歉,还是请你再坚持一下吧,雷泽。

  “看来,我们要稍微调整下作战策略了。”

  白启云眯着眼,望向了可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