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太阳、繁星(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传说,璃月之地古时候每到年关就会遭受一种名叫‘年’的猛兽侵扰。”

  饭后,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坐在草地上,作为饭后活动,白启云给小可莉讲着家乡的故事。

  “年头长触角,尖牙利齿;目露凶光,凶猛异常头大身小,身长十数尺,眼若铜铃,来去如风,嗷叫时发出“年~”的声音,所以被称作年。”

  “年一般栖居于海底,每到年关都会上岸侵扰璃月港的人民,由于其具备相当强大的力量,所以弄的人们苦不堪言。”

  回想着小时候老爷子给他讲的故事,白启云尽量将记忆中的故事全貌复述给小可莉听。

  “诶~那后来呢。”

  可莉趴在草地上翘着身后的双腿,不断踢着空气。

  “后来,人们发现了年兽的弱点,它虽然能驱动极为强大的元素力,但却害怕红色、火光以及巨大的响声,人们便根据它这三个弱点制作出了爆竹以及春联这些东西。”

  “终于,又是一年年关,人们在各家各户的门上贴满了用红色的纸写好的春联,然后在门前燃放爆竹,而刚刚上岸的年兽看到这一幕就直接被吓跑了,从此不再侵扰璃月港的百姓,直至今日,这个习俗作为璃月的传统风俗还被保留了下来。”

  白启云扭了扭自己有些酸痛的脖子,今天这一天都在盯着东西看,他的脖子搞得也很僵硬。

  “好耶!怪兽被打跑了!”

  小孩子的分辨力没有成年人那么成熟,听到了正义的一方获胜她们就打从心底里的高兴。

  但是白启云小时候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没有像可莉一样激动,在听到了结局之后,他瞬间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璃月成立于3700多年前,那时候岩王帝君率领众仙定居于此,如果真的有所谓的年兽侵扰的话,根本用不着普通百姓去对付,身为璃月港的守护者,仙人们自然就会出手扫平灾难,所以这个故事本身就漏洞百出。

  但是当他不断反驳着老爷子的时候却没注意到对方那已经逐渐发黑的脸。

  嗯....后来自然是又被好好教训了一遍。

  “嘛,大致上就是这样,现在在璃月还有过年贴春联放爆竹的习俗。”

  想起了往事,白启云咧着嘴角,像是回忆起了那天下午被打得通红的屁股。

  “爆竹?是像蹦蹦炸弹一样的东西吗?”

  听到了会发出声响与火光,可莉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手上的蹦蹦炸弹。

  “不不不,跟蹦蹦炸弹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听到可莉的话,白启云瞬间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否认了起来。

  开玩笑,要是哪天可莉心血来潮到璃月过节,然后从身后掏出个蹦蹦炸弹把璃月港给炸塌了的话,那他可背不起这个责任。

  “诶~原来不是啊。”

  听到爆竹这个字眼,可莉还以为古时候的璃月人都跟自己是相同的爱好者,没想到还没建立起来良好的交流关系,这个幻想就被打破了。

  看见可莉有些失望的样子,白启云走过去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不过嘛,璃月还是有烟花这种东西的。”

  “烟花?啊!是那个放出去会在天上炸开的东西吗。”

  不知为何,明明是很富有童真的发言,但是白启云听着可莉的话却总能听出别的意思来。

  “啊....烟花的重点不是炸开,是它会炸的很好看。”

  “那不还是炸开。”

  可莉这么说,白启云也没办法反驳,他无奈地揉了揉可莉的白头发,把上面本来就有些蓬松的头发弄得更加的散乱。

  少女也因为少年的动作而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等有机会,一起去璃月看看吧。”

  “嗯。”

  ——————————

  越过树木与湖泊,二人走在返回蒙德城的道路上。

  原本高高挂在天上的太阳,也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由自主地做起了滑坡运动。

  草木的香气萦绕在四周,可莉还在咂么着嘴回味着午饭的味道。

  不得不说,那条鱼做的是真好吃。

  “你晚上是回骑士团还是回家。”

  走在低语森林的小路上,白启云提溜着鱼篓跟身边的可莉闲聊。

  鱼篓里依稀还能看见几条没来得及吃掉的活鱼在来回跳动,毕竟为了不让它们死,白启云特意把鱼篓放在水里泡着,等要离开的时候再把它们拿出来。

  等鱼死了,差不多两个人也就回到城里了。

  “阿贝多哥哥不在的时候,可莉一般是住在骑士团的。”

  骑士团对于这些正式团员是有分配的宿舍的,而且对于有‘称号’的骑士团成员,也是格外的优待。

  侦察骑士安柏,火花骑士可莉,虽然都不是队长级别的人,但是在偌大的骑士团总部中,她们都有着自己单独的宿舍。

  完全不像那些男性普通的巡逻成员,他们就只能两三人住在同一间宿舍里。

  不过他们其中也有不少人是蒙德城本地人,所以在晚上的时候也有回家睡觉的,那个时候就会有幸运儿独自享受多人寝室那大的有些吓人的空间了(其实也没多大)。

  “嘿~真厉害啊,这么小就敢一个人住了。”

  “哼哼。”

  被白启云几句奉承的话就被搞得的飘飘然的可莉看起来还是太年轻了。

  望着可莉迈着小步子的背影,白启云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树林里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响动,四周的叶子正在不规律的抖动。

  “嗯?”

  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白启云开始扫视着周围。

  庞大的元素力正不断地从前方涌来,那甚至已经实质化了的元素能量都在空气中慢慢地显现了出来。

  “雷泽!”

  走在前面的可莉自然是要比后面的白启云更先一步看到发生了什么。

  越过草丛,可莉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赶紧冲了过去。

  “可莉!”

  本来还想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毕竟现在的情况有些诡异。

  但是已经行动起来的可莉让白启云也没了思考的时间。

  咬了咬牙,只能追了上去。

  无论是作为接受委托的冒险家,还是相处了一天的友人,白启云都不可能看着可莉自己一个人到前方那种有着未知危险的地方。

  穿过了好似薄膜一样的东西,白启云终于见到了场上的全景。

  一个穿着破烂兜帽的少年正在被一群深渊法师围攻着,刚刚闯进来的可莉还在掏着蹦蹦炸弹,打算教训一下这些坏家伙。

  从可莉之前的话来看,那个站在一旁的兜帽少年就应该是她口中的‘雷泽’了,从他佩戴着的神之眼来看,应该也是一位雷属性的神之眼持有者。

  虽然神之眼持有者的实力都很强没错啦,但是不觉得面前招惹的敌人有点多了吗。

  1,2,3。

  整整三个深渊法师,之前他和班尼特合力才勉强对付一个,这下一起来了三个,这可怎么办。

  在白启云视线之中,三个深渊法师的身上各自缠绕着的元素力都截然不同,火,冰,水,三位深渊法师的属性均不相同。

  从这个角度看,那个叫做雷泽的少年的实力看起来也很强劲,毕竟能与三名深渊法师周旋,虽然是落入下风,但光光是能保住命这一条就很让人震动了。

  “该死,竟然有人过来了。”

  马上要得手了的火深渊法师有些不耐地看着面前闯进来的二人。

  在它的计划里,应该是封锁这片地区之后迅速拿下那名已经受了伤的狼少年,然后大摇大摆地返回营地向使徒大人邀功,可是没想到计划的第一步就受挫了,那名狼少年虽然不敌自己三人联手,但是却还一直抵抗到了现在,真是棘手。

  况且这边还没能拿下目标,那边就又闯进来了两个人类,事故频发的状况想让它揪着负责布下结界的冰深渊法师的耳朵狠狠咒骂几句。

  可是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多么生气都于事无补。

  摆在在场所有人面前的都只有一个选项,那就是,击败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