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太阳、繁星(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就继续为你的工作操心吧。”

  饭后,白启云领着可莉跟安柏分道扬镳,只留下后者漫无边际地在蒙德城里发呆。

  至于为什么不带上安柏一起照顾可莉?答案很简单,因为安柏虽然在摸鱼,但是她毕竟还是有正式工作的人,如果让别人看到她在上班期间跟着其他人一起行动,无论是从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都有不是特别好的影响。

  “所以,你一般在城里都在哪消磨时间?”

  对白启云来说,可莉虽然是西风骑士团的正式成员,但是她一个小孩子,骑士团明显是不会给她单独下达作战任务的。

  所以在自己这个非骑士团成员的陪同下,可莉也只能像刚才的安柏一样,在城内四处乱逛。

  “唔.....可莉经常去西风教会前的广场上散步,那里有时候会有吟游诗人讲故事,可莉可喜欢听了。”

  小机灵鬼现在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才能让白启云带她出城玩,所以她希望带对方去一些蒙德城内比较著名的地方让对方开心,这样白启云开心了才有可能答应带着她出去玩。

  西风教会吗。

  白启云想起了之前给他和班尼特治疗的那位祈礼牧师,她应该就是西风教会的成员。

  越过了十几道高耸的城墙,白启云和可莉终于到了这片西风教会前方的广场上。

  广场上伫立着一尊巨大的风神像,还有两两三三的人在下面来回行走着,看起来是在散步。

  至于可莉所说的吟游诗人倒是没有看见。

  不过周围巡逻的西风骑士可是不少,可能是因为这里的象征意义太过重要吧。

  踏着脚下的石板,白启云向着前方的风神像走去。

  身后张开羽翼,双手上捧,穿着兜帽服饰的风神像坐落于整座广场的中心,周围还为人们提供了避雨的带顶的亭子,它们把风神像团团围住,就像是数千年前赞颂风神的人们。

  只是在仰望神像的时候,除了神像雄伟的身姿,白启云也能看见它上面那明显被磨损的痕迹,虽然面部的轮廓依然清晰,但是四周的边角处已有多处留下了划痕。

  看来,即便是守护蒙德千年之久的流风也无法避免岁月的侵蚀。

  “很雄伟吧。”

  耳边传来了有些熟悉的女声。

  被这道声音拽回现实,白启云猛地一抬头。

  “芭芭拉姐姐!”

  身边的可莉先一步地喊出了来人的名字。

  一身白色礼服的祈礼牧师站在两人的身边,一同望着风神像。

  “小可莉,今天有空过来了啊。”

  平时想在城里看见可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可莉在城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禁闭室度过的。

  对这个西风骑士团的小女孩,芭芭拉还是挺喜欢的。

  不过这里不是只有可莉一个人,还有一个之前救治过得病人,身为祈礼牧师,确认好病人的后续恢复也是工作的一环。

  “这位...来自璃月的先生,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现在白启云的右手已经把绷带拆下去了,因为是大夏天,绑个绷带实在是太热了。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感谢你之前的治疗,芭芭拉小姐。”

  幸亏刚才可莉说出了面前祈礼牧师的名字,要不然白启云就得叫她西风教会的某某牧师了。

  “那就好,之前你过来的时候伤的不轻,没想到现在能恢复的这么好。”

  见到白启云的右手没什么大事后,芭芭拉也就放下了心。

  毕竟面前这位可是救助了蒙德市民(班尼特)的人,如果因为自己的闪失而让对方没有得到适当的治疗的话,那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对了,之前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

  意识到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芭芭拉赶紧询问白启云他的姓名。

  等之后要是再交流的时候,如果只有她不知道对方的名字,那可就尴尬了。

  “我?我叫白启云,算是来自璃月的游客吧。”

  虽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面对着牧师的询问,白启云有些不好意思。

  “白启云?嗯,一个很好的名字呢。”

  虽然对璃月文化研究不深,但是芭芭拉还是称赞了一下对方的姓名。

  只不过是出于礼貌还是真心这么觉得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二人闲聊的时候,可莉呆呆地抬着头仰望着着风神像。

  两颗红宝石一般的眼瞳无神地盯着上空,嘴里低声的自言自语。

  “如果能把风神像做成炸弹....”

  “嗯?”

  身边的小可莉好像是在说什么很危险的话,白启云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可莉连忙低下头傻笑了一下,意图蒙混过关。

  但是她话中提到的东西却让白启云再次陷入了沉思。

  “不过,风神像啊。”

  身为璃月人民,白启云从来在没在璃月港内见到过岩王爷有如此巨大的神像。

  如果是论信仰,璃月人民信仰岩神的力度绝对不差于蒙德人信仰风神。

  但是即便如此,璃月港的百姓们也很少会特意做出某种奇观来祭祀岩神,最多也就是每年海灯节的时候在宵灯身上纹上岩王爷的样式,然后放飞到天上。

  像这种特别巨大的景观,着实没有。

  站在风神像下,即便过去了数千年,白启云依然能依稀的感觉到那股被风神巴巴托斯赐下守候蒙德的微风,千年来不曾断绝。

  所以即便风神已经隐于尘世数百年之久,蒙德依然在世上享受着自由与安宁。

  “这座神像,是蒙德城建立之初被旧贵族塑造的,代表了人们对风神巴巴托斯的敬仰,以及对于自由的渴望。”

  身为古恩希尔德家的女儿,即便把芭芭拉现在不再继承那个姓氏,但她依然对于这片古老的土地在书籍上记载的一切,一清二楚。

  “两千六百年前,人们在风神的庇佑下,许下了‘永护蒙德’的誓言。”

  昔日的种种,如今皆已不见,唯有那流淌在天地间的清风和这数千年不移的神像见证了过往。

  ——永护蒙德,永护蒙德青绿的平原、山岭与丘陵与森林,愿它永葆苍翠。

  ——永护蒙德,不再受暴君般的风雪,风雪般的暴君所困,愿它永远自由。

  两句刻在神像下的铭文,如今依旧清晰可见。

  在这片古老的城池中,也有着后来者践行着这远大的理想。

  无论是古恩希尔德家的长女,还是莱艮芬德家的长子,甚至是旧贵族劳伦斯家的继承者,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践行着这数千年前由他们的祖先所许下的誓言。

  风,呼啸而过。

  身为外乡人的白启云看着风神像,也能感受到那种时间的沉淀。

  怪不得这里是蒙德三大旅游胜地之一。

  单单凭借着这份历史的沉淀,这里也足以让游客不虚此行。

  更别提他身后还有这蒙德最大的教会,西风教会了,一般人来上一趟,绝对会记忆深刻。

  “那就先不打扰芭芭拉小姐你做礼拜了,我和可莉先走了。”

  眼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都朝着芭芭拉投去了若有若无的视线,白启云那里还不清楚接下来对方有事要做,便赶紧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然后呢,可莉你平时还会去哪?”

  对蒙德还尚不了解的白启云继续征求着可莉的意见,搞得可莉像一个小导游一样。

  现在的状况是白启云觉得自己只是负责看着可莉,但是没有强行规制她的权利,而且对方还有神之眼,安全上也不用自己操心。

  但是在可莉看来,大人的话自己是必须要听的,况且还是琴团长安排的大人,自己只能乖乖跟着对方走。

  这种想法就构成了两者之间交流某种意义上的死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