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太阳、繁星(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嘟嘟莲海鲜羹。”

  望着面前这盆由螃蟹、嘟嘟莲熬制好的羹,白启云觉得自己已经吃过了早饭的肚子又变得饿了起来。

  “嘿嘿,大哥哥,这可是猎鹿人的名菜,我看那些来蒙德的游客都爱点这个,你尝尝。”

  面对这一盆如此香的佳肴,可莉却一点动摇的神色都没有,甚至在把料理推给白启云的途中还有点迫不及待。

  看到面前的料理,安柏欲言又止。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小可莉明明是特别讨厌吃螃蟹的,没想到小家伙竟然还为了白启云特意点了一道自己不喜欢吃的菜,真是难为她了。

  被撕成一块一块的螃蟹与面糊裹在一起,一边的嘟嘟莲则是被拿出了叶子与莲心作为配菜。

  从卖相上来看,店家使用了嘟嘟莲这种长在水边,接受水元素力清洗的植物来去除海鲜的腥味。

  而且从气味上,白启云这么一闻,确实没有多少海鲜独有的腥气,不得不说店家压制的很好。

  拿出莎拉小姐送过来的餐具,白启云舀了一勺带着螃蟹肉的羹肴,然后轻轻地把它放进嘴里。

  植物的清香混合着螃蟹的鲜味一起涌入口中,顺着喉咙而下的面糊则是为了这道料理增加了些许的满足感,在将一口料理完全咽下后,嘴里还能感受到一丝丝的鲜甜,确实有些神奇。

  璃月的菜式分为璃菜和月菜,前者专注于‘山珍’,后者青睐‘海味’,像这样的海鲜羹如果在璃月菜系里,那应该被分为月菜。

  在璃月港,最为知名的月菜馆子自然是人尽皆知的‘新月轩’,那家店一年四季的门庭都是络绎不绝。知名度在璃月绝对是拉满的。

  只不过味道嘛.....反正老爷子从来都没说过那两家味道有多好。

  而且小的时候在他还不懂事的那阵子,听着外人鼓吹听月轩和琉璃亭有多么多么高端,搞得他都信了,后来还一直嚷嚷着要去那里吃饭。

  结果就是他的屁股又收获了一顿竹笋炒肉。

  反正就是没去成,直至今日他也没能去上那里吃上一顿饭。

  当然,这可不是说只有达官贵族才能吃到两家的饭,事实正好相反,这两家一年四季,无论天气有多么恶劣,只要开门了,都是提供外带打包的,只有堂食才需要提前预定。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这两家也没有像想象中那么不亲民。

  只是可能是由于派系之争,擅长山珍的琉璃亭和长于海味的听月轩越来越对立,甚至门店都开在彼此的对面,自然而然的在菜品里也就减少了对方种类的食材,闹的现在做‘山珍’变成了只做山珍,弄‘海味’的只看得见海味。

  这到底算坚持传统,还是故步自封呢。

  嘛,反正经常来店里的那位钟离先生就常常评价‘香菱在的时候吃饭的首选可不是琉璃亭与新月轩,而是应该去万民堂。’,从他的态度便可见一斑。

  切,又提到了那个家伙的名字,让人不爽。

  由于不自觉地就想到了某个女孩,白启云的眼神突然变得像死鱼眼一样。

  他拿着勺子,在往自己口里舀了一勺料理。

  不过话说回来,在老爷子还没转型的时候,钟离先生那句话应该再加上一句,‘如果白老爷子家开门了的话,应该不经思索,直接去听雨阁。’

  也就是老爷子十年前转型了,要不然最近几年兴起的万民堂绝对不是他们家的对手。

  也就是十年前.....

  白启云的动作一顿,裹在勺子上的料理顺着汤匙而下,溜到了他的嘴里。

  一股浓郁的香气把他从遥远的思绪中拖拽了回来。

  嗯?这个味道是...

  为了避免自己的判断出现错误,白启云又喝了一口面前盆里的羹。

  顿时,一股跟刚才相同的香气从喉间又冒了上来。

  “呼,真不愧是蒙德的名菜啊。”

  察觉到了这道菜奥秘的白启云不由得称赞厨师的做法。

  这道‘嘟嘟莲海鲜羹’的主体食材相当简单,只有螃蟹,嘟嘟莲和白面,但就是这三种简简单单的食材才体现出了厨师本人对于这道菜的精妙构思。

  大部分羹其实喝到嘴里都是黏糊糊的一团,根本没有办法分辨出食材,而这道菜只用了三种食材就做出了层次感。

  首先是作为基底的面,身为羹的基本,这道菜并没有完全地采用熬制的面糊,反而在其中加入了面片,这样在咀嚼的时候,牙齿能感受到不一样的反馈。

  同样的,嘟嘟莲也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嘟嘟莲被撕成长条的叶子,一般是莲子的中心,长条状的蔬菜跟面片与面糊混在一起,两种食材就可以在口中碰撞出三种不同的口感。

  这是在菜式上的巧妙构思,至于味道上,这道菜明显更是思考过的。

  一般来说,参与料理的原材料种类越多,味道越不好调和,这道菜只采用了三种原材料,其中之一还是面粉,所以在味道的调整上难度就降低了很多。

  而利用吸收水元素力的嘟嘟莲去除螃蟹的腥味这一举措更是与白启云一直坚持的元素料理的理念不谋而合。

  “名菜?啊,你说这个啊。”

  在安柏看来这就是一道大家经常点的菜。

  由于蒙德城靠近果酒湖,星落湖与清泉镇这三大水资源丰富的地域,一些海产不是那么昂贵,所以这道菜也就变成了人们日常就可以品尝的家常菜了。

  除了由于成本问题,餐具使用的是铁匙之外,白启云不能在这道菜上再挑出什么毛病。

  勺子碰撞着盆底,搅动着混在一起的面糊与面片,一阵阵香气从中散发了出来。

  “果然啊。”

  闻着这个味道,白启云更加肯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其实,除了上述的那些东西之外,这道菜还有一个隐藏的最为隐蔽的细节。

  那就是,这道菜的面片应该是加了牛奶的,甚至说,可能这团面都是用牛奶来发酵的。

  而面糊就是最普通的那种,所以在把它们一同吞下的时候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两着在味道上的不同。

  既是割裂,又是融合。

  不得不佩服。

  尝到这里,白启云抬起头看向了可莉。

  这小家伙推荐的菜确实不错,他这个当临时哥哥的人也不能一个人吃独食。

  随即他拿过了可莉的碗,把着盆还有些多的海鲜羹在可莉满脸苦涩的表情中舀进了她的碗里。

  “来,小孩子要多吃点。”

  长年的璃月港生活让白启云养成了多照顾小孩子的习惯。

  可莉放下了手边的蒙德烤鱼,极其勉强地接过了碗,然后一口一口地把海鲜羹送到了嘴里。

  那样子像咽药一样。

  “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觉得自己被忽视了的安柏也抄起了勺子,没有像小可莉那样用碗吃,而是直接伸向了白启云面前的盆内,舀了一勺。

  “喂...”

  被安柏站起来的身子给挡住的白启云只能默默让开,给她行动的空间。

  话说,一个总在外面巡逻的侦察骑士,身上怎么会这么香。

  安柏在这一起一坐的期间,手臂什么的自然免不了跟白启云的身体有些接触。

  也不知道是白启云的鼻子太好使,还是安柏身上的香气确实浓重,总之就是她在靠近白启云的时候,白启云闻到了一丝少女的香气。

  没想到安柏你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也会在这方面下功夫啊。

  对这个疑似老乡的女孩,白启云的认识又多了一分。

  “诶?这个原来有这么好吃吗?”

  以前一直把猎鹿人当做食堂的安柏,今天一口料理下去,明显就感觉到了与以前的味道有些不同,只是没有白启云那样的料理经验,至于哪地方不同,她也说不上来。

  在安柏享用海鲜羹的时候,可莉终于把自己碗里的羹都吃干净了,虽然非常讨厌螃蟹,但是她更讨厌浪费。

  本来她就做好了如果白启云没吃了就只能自己吃的打算了,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为了自己这几天能多出城玩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小孩子讨好大人,或许就是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