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风种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两天我还得跟西风骑士团的人出去。”

  把沙发上睡着的派蒙抱到了房间里后,荧悄悄地关上了卧室的房门,免得两人的对话吵醒了她。

  “还是去庙宇?”

  把派蒙抱走后,沙发上留出来了一大块的空闲区域,白启云坐在上面看着刚从房间里出来的荧。

  “嗯,虽然他们没说,但我猜差不多应该是这样。”

  “嘿~看起来你那个荣誉骑士的称号拿的也并不轻松啊。”

  故意拖长的尾音显得白启云的话有点阴阳怪气的意思。

  荧走了过来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并了并腿,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两人面前的茶几上摆着各式各样的饼干和水杯,其中还有一块是荧早上没吃完剩下来的。

  被咬了半口的饼干和一群完好无缺的饼干摆在一起,十分显眼。

  金发少女如无其事地把它从中间挑了出来叼在了嘴里。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之前答应他们了。”

  为了借助西风骑士团的力量寻找哥哥,荧之前在骑士团总部的时候确实答应了要帮助他们解决这件事。

  而且如果蒙德一直是现在这种状况的话,那骑士团也没可能腾出人手帮她找人。

  唔,好像晚饭只吃饼干是有点不妥。

  咽下了嘴里被嚼成碎块的饼干,荧想着今天的晚饭到底要吃些什么。

  哦,一会吃饭的时候还得把派蒙叫起来,要不然要是让她发现了吃饭不带她的话

  ,肯定会闹脾气的。

  出去吃当然是最棒的,但是来到蒙德过了几天之后她已经明白了城里的物价其实是很高的,如果不节约着点用摩拉的话,可能她在野外探险得来的那些摩拉很快就会用光。

  更别提如果白启云回璃月了,那她或许就连城里的住处都租不起了。

  说起来,白启云他家好像是开餐馆的,如果她跟着他一起回璃月的话,能不能在餐馆里当个服务员来赚钱呢?

  “你在想什么呢?”

  看着面前少女明显走神的样子,白启云忍不住地问了出来。

  “我在想当服务员的事。”

  “啊?”

  “额...不是不是,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

  装个可爱糊弄过去后,荧又开始盘算着今天的晚饭了。

  到底该吃些什么呢?

  ——————————

  入夜,在派蒙和荧到猎鹿人美美地吃了一顿之后,两人就跑到屋里继续呼呼大睡去了。

  托了二者的福,白启云这才有功夫能静下心来梳理一下最近的收获。

  嗯,在收获之前,首先要确定自己的损失。

  这次的损失即便不细数,他也知道那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之前从璃月带来的所有试作品在遗迹探险的时候都用光了,原材料也耗费了八成。

  可以说这一仗直接打掉了几十万摩拉,这可是他最近几年攒起来的全部收入啊。

  不过好在人没事。

  如果,只是说如果,如果真的被那个深渊法师给摆了一道,那就得不偿失了。

  白启云一边盘点着自己手里还剩下的材料一边回想着那场有些艰苦的战斗。

  那最后班尼特裹挟着火焰从天而降,点燃暴风的场面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一直以来,他所依靠的进攻手段都是以雷元素和火元素为主的融合试作品,如果将风元素也融入进去的话,那肯定会威力倍增。

  其实这个想法他之前早就想过了,但是苦于没有什么好的风元素素材。

  嗯,现在也没有。

  虽然获得了个风元素核心,但是那东西惰性太大了,只有七星的阵列才能激活它,实战里几乎没法用。

  “也就是说说接下来的任务是寻找风属性素材吗。”

  一想到还有这么个艰巨的任务,白启云就止不住地一阵头疼。

  虽说他现在身在风的国度,但是这里的特产上面的风元素浓度实在是太低了。

  之前那个叫做暴风的试作品还是他在璃月的时候托认识的商人采购的稀有原材料,那种绿色的粉末可是花了他好大一笔钱,最后也只能做出一只试作品来。

  “唉。”

  那天风起地大树上的风元素树叶倒是蕴含着不少的风元素,但是那东西产量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没办法保存。

  “就没有什么到处都是,而且可以被保存的风属性素材吗?”

  坐在椅子上,白启云背靠着椅背,来回晃悠着椅子。

  椅子腿顶在地板上,被当做转轴,随着白启云的动作不断起伏。

  “嗯?”

  在不断的思考中,白启云的余光瞄到了放在桌旁那一本披着黑色书皮的册子。

  他记得,那是注册冒险家身份的时候从冒险家协会领过来的手册。

  不看白不看,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头绪。

  白启云抻着身子,拉着胳膊从桌角拿过了本子。

  小册子被拿在手里,没有之前从图书馆借来的书那么厚重,反而有些轻薄。

  这也是应该的,毕竟这东西是每个冒险家都能领到的免费物品,怎么可能给你印厚厚一本,材料费就划不来。

  “唔,我看看,风....”

  手指翻开了封面,少年按着字眼的搜索方式找寻着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本来他没抱多大希望,但是谁成想这本书里还真有这种东西。

  “风种子?”

  看着记录在书本上的东西,白启云开始在脑海里搜刮自己这一路来经过的景象。

  书上说,这是只存在于风元素浓郁地区,元素汇聚而成的元素造物,不属于生灵。

  每当有人经过它们的时候,风种子就会自然而然地附在那个人的身上,直到他脱离这片地区。

  总的来说,风种子就是风元素汇聚的体现,而且活性十分的高,如果风种子的携带者可以使用风元素力的话,那还可以在原地制造一个人为的风场用来起飞。

  从字面上来看,这东西确实是用来制作试作品的好素材。

  但是问题又来了,什么样的东西可以收集风种子呢?

  书上面也说了,离开了相应的区域后,风种子便会消失。

  “嗯.....”

  抱着些许的期望,白启云继续往下翻找着。

  毕竟书上都这么说了,那应该也有相应的解决办法。

  果然,在书的边角处有一条不那么显眼的文字记录着:捕风瓶可以用来储存遇到的风种子。

  捕风瓶这种东西白启云虽然听都没有听过,但是他知道,写在册子上面的东西,那位凯瑟琳女士一定知道。

  ——————————————

  “捕风瓶?”

  翌日,在清晨的阳光中,白启云来到了早早开门的冒险家协会接待处。

  “对对,我看册子上有提到过这个东西。”

  白启云拿出了昨夜里来回翻动的小册子,翻到了提及捕风瓶的那一页给凯瑟琳看。

  “哦,原来是这个,抱歉,因为之前已经很久没有人兑换过这个东西了,一时间我没想起来,还请见谅。”

  比起几日前,凯瑟琳对待白启云的态度更加的热情与真诚了一些。

  毕竟,为了这座城市做出贡献的人,人们是不会遗忘的。

  昨天西风骑士团的人前来说明事况的时候,凯瑟琳便知晓了白启云所做的一切。

  她所能回报他的,只有尽心尽力的服务。

  白皙的手指在记录册上不断的翻找,双眼一行接着一行地扫视着书上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