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众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发女性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信与成熟的气息让白启云有一瞬间的失神。

  ——喂喂喂,蒙德的领导人原来是一位这么有魅力的女性吗?跟我们璃月那个白头发蹭吃蹭喝的家伙完全不同啊。

  虽然是第二次看见琴,但却丝毫没有减少白启云心里的惊讶之情。

  恍惚之余,他才发现这个房间里并不是只有琴一个人。

  凯亚,琴,安柏,丽莎,还有之前那个教会里叫不上来名字的黑眼圈修女。

  虽说都不太熟悉,但是好歹都见过面了。

  “您好,琴团长。”

  即便没有自我介绍,白启云依然能猜到这位女性就是琴。

  毕竟现在这里的人的身份都很清晰明了了。

  罗莎莉亚还是那副没睡醒的样子,不过对她来说,只要不在教会呆着,去哪都行。

  就像上小学的时候,只要不在学校呆着,去哪里都可以的小学生一样。

  外面的空气,确实要比教会里面香一些。

  “嗯,就是这个人。”

  修女挺着硕大的双峰,对着白启云地点了点头。

  那家伙的右手上还有她缠着的绷带呢。

  “没想到这么快就再见面了,小哥。”

  一旁用手扶住下巴的凯亚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只不过怎么看都有几分阴谋的味道在里面。

  “白启云....嗯,很有璃月风格的名字呢,你说是吧,安柏。”

  “啊?啊...啊...对。”

  没想到自己突然就被凯亚队长给提到,安柏有些手忙脚乱。

  对她来说,跟这几个人呆在一切本来就压力很大,突然被问到答不上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在几人交谈的时候,白启云观察着在场众人的神之眼。

  他们几人的神之眼完全没有遮挡,很容易就能看见。

  之前他在西风教会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位穿着异样的修女,她的神之眼是点亮了两颗命星的。

  这意味着她已经在神之眼的修行上走出了很大的一步。

  班尼特之前觉醒了那么强的火元素招式,现在却连一枚命星都没有,命星的激活难度,可见一斑。

  不过这并不是说激活命星多的人就一定强于激活命星少的人,命星的激活只能说明这个人比之前的自己更强了。

  不过即便如此,命星的数量也可以从侧面体现出一个人的实力。

  例如,现在在场的各位,琴激活的命星数量最多,足足有四枚,那枚本身就不大的神之眼上,几乎都快被激活的命星给挤满了。

  其余的人,凯亚和丽莎则都是激活了三枚命星,那位修女是两枚,至于安柏....

  额,一枚都没有。

  这家伙可能把心思都放在侦察上面了吧,不过这也说明了西风骑士团队长级别的人的强度。

  估计像班尼特那样的家伙可能在这些队长手里都走不过三招。

  不过这也很正常,别的不说,安柏班尼特本来就年龄不大,跟凯亚琴这样几乎可以说是上一代的人相比,年龄上就差了有七八岁。

  驱使神之眼的时间可能还没有人家的八分之一,显得比较弱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个,白先生,我们从班尼特那里听说过了,他说你们二人这次出城的考核遭遇了类似深渊教团的怪物。”

  眼见众人的话题越来越歪,甚至凯亚都拉着安柏开始讨论璃月的风俗问题了,身为团长的琴赶紧把话题拉回到正轨上。

  “班尼特?他醒了吗?”

  白启云记得他离开的时候那小子还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没想到他一走那家伙就醒了。

  “嗯,在你离开后他就把大致的事况跟罗莎莉亚修女说了。”

  琴对着罗莎莉亚点了点头。

  这时候白启云才知道这个穿着怪异的修女原来是叫罗莎莉亚。

  穿着一身几乎可以说是布条一样的东西,下半身还是不常见的渔网袜,头上顶个花纹样式复杂的头冠,以及和发色撞色的头巾,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她是一个长发女性。

  但实际上她却是一位酒红色短发的修女。

  虽然罗莎莉亚懒得说话,但是在这里摸鱼总是比回教会做祷告好多了。

  她打了个哈欠,拿出了从班尼特那里带过来的长剑。

  那是地下遗迹里作为钥匙被白启云带出来的那一把,不过后来他觉得自己用不上,就留给了班尼特。

  上面那奇异样式的花纹在灯光充足的室内看起来比昏暗的地下里更加的吸引人的眼球。

  “关于这把剑,我在西风教会的典籍里查阅过。应该是‘宗室长剑’无疑了。”

  “这个是...”

  琴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认真地确认着这把剑的身份。

  身为蒙德建城以来的贵族之一,古恩希尔德家经历了无数时光的变迁,作为蒙德城最开始也是最坚定的守护者,风神巴巴托斯最开始的追随者,在街边的酒馆里甚至流传着‘古恩希尔德家的长子长女在学会叫妈妈之前,就能够念出‘永护蒙德’喽’这样的笑谈。

  身为这一代的古恩希尔德家的长女,琴不可能认不出手里这把花纹样式都极其熟悉的长剑。

  她白皙的手指在剑身上不断擦拭着,像是要找回这把剑当初的记忆一样。

  良久,她放下了手里的长剑。

  “这把剑....许久之前是蒙德旧贵族用来作为装饰品的东西,难道说那个遗迹的原主人是旧贵族吗?”

  幸亏某位浪花骑士还在执行公务,要不然她在现场的话会把情况变得更尴尬。

  毕竟,‘劳伦斯’之名在蒙德城内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把宗室长剑交还给罗莎莉亚,然后看向了白启云。

  “白先生,我们之前听说过冒险家协会发给您一枚用来记录情景的机械眼,能请您把它借我们一看吗?放心,冒险家协会那边我们会去沟通的。”

  虽然有了意外收获,但是琴没有忘记,今天这场会议的重点,还是在蒙德城周围的那些疑似深渊教团的怪物。

  对于白启云来说,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如果当地的政府部门愿意出面解释的话,那让她们看看那东西也未尝不可,反正那东西本来就是用来监视他的。

  白启云取下了还在腰间悬挂着的那枚机械眼,递给了琴。

  “嗯...嗯?”

  接过机械眼后,琴确认了下物品的完整性没有收到损害,其中记录的内容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只不过随着仔细的观察,上面还有着某种她很熟悉的痕迹。

  虽然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但是这种气息她总觉得很熟悉。

  “怎么了?琴。”

  最先发现琴的异状的是丽莎,虽然她不在乎工作,但是对于自己这个友人的身体状况还是很关心的。

  拖着紫色的魔女长帽,丽莎用她那对形似绿宝石一样的双瞳,关切地看着琴。

  “啊,没有...没什么事,我只是在确认物品有没有受到伤害,嗯,保存的很完整,里面的资料应该没有受损。”

  被好友一提醒,琴立刻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及时调整了过来。

  “开始了。”

  她用元素力激活了上面的机关后,机械眼漂浮在空中,开始自动播放白启云和班尼特一路上的经过。

  由于前面的时间实在是太长,在白启云的帮助下,琴很快地就调到了两人进入遗迹之前的那一段。

  虽然由于角度问题,机械眼没有拍摄的很清晰,但是当那个周身环绕着水元素护罩的怪物从众人眼中出现的那一瞬间,在场的众人便确定了这家伙确实是深渊教团的怪物。

  就连一直用着聊有兴趣的目光审视着屏幕里白启云的凯亚,见到了这家伙后,也停下了自己那一直在桌面上敲击着的手指。

  他眯起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怪物,仿佛想要透过屏幕看穿对方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