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美妙旅程(十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该死,该死,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这家伙是炼金术师吗?”

  被四处的爆炸围追堵截的深渊法师只能用水元素护住自己的身体,根本无力去对一旁昏倒的班尼特做什么。

  由于爆炸来的太快,它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规避伤害了。

  不过,虽然场面上是白启云压制住了深渊法师,但是这只是短时间内的情况。

  别的不说,他可没有那么多的爆炸物来继续压制对方。

  即便之前做的再多,这一路上消耗至今,现在他手里也就剩下寥寥无几的几只。

  但是为了进攻,此时的他已经别无他法。

  快点,再快点!

  白启云压榨着自己的脚程,企图在爆炸结束之前能够让自己再靠近对方一步。

  可是,他再怎么努力也只是个人类,不是遗迹守卫,可以一下子跨越整个广场。

  终于,在爆炸扬起的灰尘落下的那一刻,深渊法师缓过神来,开始操纵者手里的水元素向面前的少年冲去。

  那势头,比刚才攻击班尼特的声势都要大上几分。

  而此时,白启云也拉近了与深渊法师的距离。

  虽然水柱来势凶猛,但是这种攻击方式有一个缺点。

  那就是一旦出手,就无法在改变方向。

  所以,虽然有些别扭,白启云靠着跟深渊法师保持的距离这一劣势,反而成功地依靠扭曲着身子避开了这一击。

  “你可比教团里的那群猴子还要滑稽啊。”

  虽然是在调笑白启云,但是深渊法师还是为了刚才那一击没有得手而感到懊悔。

  仓促间,满满的水元素力再次在身前集结。

  这一次,势必要拿下。

  但是已经加速了的白启云哪里会再次让它出手。

  两根A203再次引爆,猛烈的爆破再次迷住了深渊法师的双眼,让它无法确认白启云的动向。

  “可恶!”

  察觉到自己没法准瞄准对方后,深渊法师放弃了精准攻击的念头。

  也是,跟一个无法驱动元素的小鬼搞这一套干什么呢,直接用霸道无比的元素力从对方的身上碾过去不就好了。

  呵,它也真是发蠢了。

  只见,深渊法师用力一捏,手上的水元素不在朝着身前汇集,而是变得向四周扩散。

  “试试这个!”

  随着它话音的落下,水蓝色的狂潮漫向四周。

  虽然没有水柱那样冲撞力,但是这道水浪如果打在人的身上的话,那也是极具致命性的。

  没办法了,已经快到贴到深渊法师身前的白启云已经没有办法躲开这一击了。

  只能再用一道底牌。

  A205——水爆薄幕!

  瞬间,水蓝色的光墙在白启云身前展开。

  那凶猛的水浪,在这道坚实的防御下也只能无功而返。

  而这个时候深渊法师还处于凝聚元素力的迟滞状态下,无法做别的动作。

  白启云怎么能放过这种好机会。

  这个时候不尽全力,还等什么时候。

  A206——轰鸣连爆,解锁。

  白启云再次抛出了为数不多的试作品。

  这个东西相当于A203与A204的进化版,不仅在爆炸性上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持续性上也有了质的飞跃。

  这东西是一环扣一环的,前者引爆后,后者才会继续引爆,所以可以引发一段接着一段的爆炸。

  而这个位置也是正好。

  白启云几乎已经靠到了深渊法师的正前方,那汹涌的水元素力简直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来气。

  “彭!轰!”

  一只试作品便引发了之前数只都没能造成的景象。

  连绵不断的爆炸压得深渊法师腾不开手脚。

  而它那从一开始就包裹着身躯的元素盾,也终于在这连续的攻击下下产生了些许的裂痕。

  被爆炸包围了的深渊法师,此时也是苦不堪言。

  它也只能不断输送自身的元素力,来保证周身护盾的坚固。

  感受到了面前的水元素力开始变得微弱了起来,白启云再次扔出了他手里的试作品。

  A207——连锁雷光。

  这个比起刚才不断爆炸的A206来说,在攻击性上稍微逊色了一些,但是它蕴含着前者远远不能比拟的雷元素力,可以在周身引动元素力实质化的雷霆。

  这一罐A207对比A204,雷元素含量直接倍增。

  嗯,造价也是倍增。

  凶猛的雷霆不断朝着对方的护盾轰击,消耗对方的水元素力,对方的水元素护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微弱了下来。

  “该死!这是你们自找的!”

  被人类这么来回戏耍,深渊法师已经怒不可遏。

  只见它小手一挥,比之前更加浑厚的水元素力在它的身边涌现,其强度甚至让空气中的那些游离的水元素都聚集在了一起。

  这种能力,已经逐渐脱离白启云的认知了。

  “元素领域!”

  不断盘旋着的水蓝色光芒降落在了深渊法师的身上,它身边的地面源源不断地涌出着强劲无比的水元素。

  而之前还在爆炸的A206以及引发道道雷光的A207在这一击之下直接消失殆尽。

  那澎湃的水元素直接掌控了整片空间。

  在那片空间里,仿佛除了水元素之外的游离元素都被排斥在外。

  被深渊法师所掌握的水元素地面上凝聚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水泡。

  这是它所掌握的元素能力——拘束。

  它可以通过这些水泡拘束任何一个碰到它的敌人。

  掌控着如此强大的力量,它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个蹦来蹦去的老鼠在它面前活活窒息而死的样子了。

  “受死吧!”

  一个足足有两层楼那么大的水泡被深渊法师操控,向着白启云冲来。

  白启云现在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了,这样下去,别说进攻了,就连防御都成问题。

  面对着如此凶猛的攻势,他第一次认识到了。

  会死。

  如果再这样下去,会死的。

  扑面而来的水流卷起了他的发梢,仿佛要淹没一切的水元素力带着那颗巨大无比的水泡来到而他的面前。

  死亡,将会在下一秒来临。

  颤抖?平静?

  现在白启云已经不知道作何表情,他的身体已经不再听他的使唤,四肢正在各自求救,没有任何一个部位还在听从大脑的指挥。

  动起来....

  动起来啊!

  “热情过载!”

  就在白启云还在做着自己的思想斗争的时候,一个昏迷已久的白发少年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右手的长剑燃起了火焰,即便是那阴郁的水流也无法熄灭。

  那颗巨大无比的水泡也在他那充满火焰一击之下慢慢消失。

  “哈~哈~”

  班尼特强撑着身体,护在了白启云的身前。

  他没有忘记,这一次的考核,他是看护人。

  虽然现在已经偏离了考试,但是即便要赌上他的信念,他也一定要把白启云带回去。

  血液划过了他的脸颊,刚才被击飞到柱子上的时候,他的额头就已经被撞破了。

  如果不是白启云之前搞出来的那么大的爆炸,那他现在可能还处在昏迷之中。

  不过,虽然现在强打起了精神,但是身体上的机能却不能恢复。

  视线,止不住的模糊,各个关节都在哀鸣着,手脚都仿佛要折断了一般。

  就连刚才的那一击,都是依靠本能来行动的。

  可是,没有再给他休息的机会,深渊法师的下一波攻击已经到了二人面前。

  而且,来的比之前更加凶猛。

  “热情——”

  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击,班尼特下意识地就像凝聚火焰。

  只是因为伤势,他已经没办法像往常一样随心所欲地调动火元素力了。

  那庞大的水元素在班尼特还没来得及凝聚火焰的时候,就击中了他。

  右手的长剑竟然在这一击之下直接被击碎。

  两人被水泡卷起的水流直接冲飞,狠狠地撞到了广场另一边的石柱上。

  不过这一次倒是白启云当了肉垫,没有让本就伤痕累累的班尼特受更多的伤。

  “哈~哈~”

  但是即便如此,班尼特的伤势也不容乐观。

  他只能用手拄着地面,不断地喘息。

  那豆大的汗珠伴随着血液一起滑落脸颊,砸在了地面的石板上,碎成了一滩又一摊的玫瑰花。

  “班尼特。”

  见到他的状况,白启云不免有些担心。

  当然,他自己的情况也没好哪去,刚才那个撞击,恐怕已经撞断了他的几根肋骨,现在是因为肾上腺素爆发才没感觉到疼痛,真要说起来,比起有着火焰恢复能力的班尼特,他的情况可能更糟糕也说不定。

  “哈...哈,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拉远的距离让二人有了喘息的机会。

  “是吗。”

  虽然那个样子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没事,但是现在,不管怎样,都要先干掉那个奇形怪状的家伙才行。

  白启云伸手摸了下身后的背包,情况不容乐观。

  试做物只剩下两只,一只普通的A203,还有一只是作为试验品的A208——暴风。

  前者的攻击力已经尝试过了,在复数的情况下都无法撼动对方的防御,而后者只是单纯的风元素力集合罢了,攻击力可能比A204都要低。

  这两个东西完全没办法对付那个家伙。

  所以,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班尼特的身上了。

  “一会我去吸引那家伙的注意力,我一定会给你制造出破绽,到时候就交给你了。”

  “我?”

  班尼特舔了舔嘴唇,显然对自己有些不自信。

  在他看来,明明是手段层出不穷的白启云更加厉害一些,这个时候他自己都怀疑能不能击败前面那个家伙。

  他都做好了牺牲自己,让白启云跑掉的准备了。

  这个时候,他又说一切要交给自己。

  这....

  “班尼特,你可以的。”

  只是,同伴的话把他的疑问都堵回了喉咙里。

  是啊,他可是看护人,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好。”

  面对着同伴的信任,遍体鳞伤的班尼特怎么也无法说出拒绝的话来。

  而且,他也不觉得会就这么结束。

  看见班尼特再次变得坚定了的表情,白启云放下心来。

  他觉得这个勇往直前的男孩,一定可以的。

  确定好了分工,白启云定了定神。

  这次,为了提高速度,他连背包都扔掉了,就单单拿着那两只仅剩的试作品。

  “要上了。”

  “好。”

  为了牵扯对方的注意力,两人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始奔跑。

  鞋底摩擦着地面发出声音,那是心跳的旋律。

  班尼特手里原来的武器坏掉了,所以他朝着场地内唯一的一把武器跑了过去。

  那是之前插在广场上的剑。

  奇异的花纹遍布全身,半插在石板中,看起来并不像是专门用来战斗的样子,更像是一把装饰品。

  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班尼特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把它握在手里,稍微一用力,就拔了出来。

  并没有什么机关,也没有插得很严实。

  握住它的瞬间,手上传来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让班尼特自己觉得整个人变得更有力气了一些。

  原本运行晦涩的火元素力,现在也变得流畅了许多。

  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元素力的轰鸣声。

  “嘿嘿,疲于奔跑吧。”

  看着两个在广场上跑来跑去的人类,深渊法师没有觉得厌烦,反而以此为乐,想要报刚才被白启云压制的一箭之仇。

  它操纵着水流冲向二人,两道比之前还要粗壮的水柱撞向了二人。

  但是再怎么粗壮也只是水柱,还远远没有到躲不开的地步。

  白启云一个变向,就甩开了攻击。

  而另一边的班尼特就更是直接,手上拿着新获得的武器,他信心暴增。

  火焰再次缠上了长剑。

  虽然没有正面交手的打算,但是无意间触碰到的时候,那熊熊燃烧的火焰还是抵消掉了一大部分水元素。

  这个场景,让深渊法师在二人中,更多的把精力放在了班尼特的身上。

  那个火焰,是威胁。

  深渊法师两手一合,像是在做什么祈祷,嘴里还念念有词。

  “沸腾吧!”

  数道旋转的水浪涌向二人,不过更多的是冲着班尼特而去。

  水浪的拍打石板,就像是大海撞击到了礁石。

  白启云吃力地再次避开了身边的一道水浪,那几乎已经淹没了整个广场的水面,已经涨到了他的脚踝处,他的每一步在高速冲刺的过程中都要小心翼翼,不能滑倒。

  这个时候如果摔倒,那基本就宣告死亡了。

  周边不断朝着班尼特涌去的水浪更是让白启云为他捏了把汗。

  这东西,真的能对付吗。

  虽然他也曾不止一次地怀疑,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上了。

  比这一秒更快的永远是下一秒。

  少年不知疲倦地向着敌人冲锋,因为他知道,那里有着唯一的转机。

  “热情过载!”

  再次被水流包围住,班尼特知道这次逃不掉了,必须正面应对。

  比之前更加澎湃的火元素缠绕在了长剑上,甚至一路蔓延到了手臂。

  这一次,他要出全力。

  面对着三米多高的浪潮,班尼特甩出了自己生涯里最为认真的一剑。

  一扫。

  火焰击穿水浪,像一只凶猛的老虎,呼啸着穿过水浪。

  但是击破了敌人的包围之后,火焰也因为后力不支,慢慢地消失在了空气中。

  班尼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疲惫,他抬起头望向不远处的敌人,再次冲锋。

  这个时候,除了前进,别无他物。

  “切,两个棘手的小虫子。”

  深渊法师也知道自己再一次失算了,但是它不用元素领域对付二人也是有原因的。

  那就是....他的元素领域没那么大,刚才一不小心把二人打出去后就攻击不到了。

  所以它只能用被元素领域强化过的攻击方式追击二人。

  不过看起来收效甚微。

  但是,近一步,再近一步。

  你们两个,可就要落进套里啦。

  深渊法师阴恻恻地笑着,像是一个等待着猎物跌入陷阱的猎人。

  终于,相比于落入包围的班尼特,白启云先一步闯入了不知名怪物的元素领域。

  “元素领域!”

  再启!

  在深渊法师身边早早凝聚好了的水泡径直地撞向了还往这边冲刺的白启云。

  这个速度,无法躲避!

  白启云也深知这一点,这个东西估计是躲不开了。

  之前他用A203也没有从外部炸开过这东西。

  但是,刚才被打飞的时候他观察过这东西的元素构造。

  这个水泡就像是一个外面披着盾牌的野兽,从外面击破需要成倍的元素力,但是从内击破的话,只需要一小点就足够了。

  在领域内,水泡的速度比之前飞驰的水柱还要来得快。

  就在掷出后的瞬间,包裹着汹涌水元素的力量,水泡击中了白启云。

  少年整个人被拘束在了里面。

  正如同深渊法师所说的那样,它想看到的是,人类在它手中活活溺死的样子。

  窒息,无力,寂静。

  这是白启云被击中后的感受。

  世界像是一片白色。

  没有任何元素力,也没有任何声音。

  下一秒,无边的海水冲着他涌来。

  黑暗。

  世界失去了光明。

  原来如此,这便是元素领域。

  这就是力量!

  既然如此,那怕是要失去这条手臂,他也要——

  A203!

  瞬间,爆炸从少年的手中响起。

  凶猛的火元素力与雷元素力在他的掌心里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虽然有着外表的水元素力中和了爆炸,但是用来握住试做物的手臂却实打实地挨下来这一击。

  原本披在手臂上的外套直接被爆炸轰成了碎布片,整条手臂也变得焦黄,灰黑。

  但是得益于如此凶猛的爆炸,水泡原本稳定的结构也直接被完全破坏。

  “什么?!”

  就连深渊法师都没有想到,这个人类能用这种方式脱险。

  白启云离开那个空间后,下意识地抖了下身体。

  刚才那种感觉,太恐怖了。

  然而下一秒,他抬起头,咬着牙继续向着面前的敌人冲去。

  这下,可没有多少距离了。

  不过,虽然深渊法师没有想到这个场面,但是它的反应着实不慢。

  转瞬之间,又是一道凶猛无比的水流在身前汇聚而成。

  在元素领域内,它调动水元素的速度要快上数倍。

  只是,它快,还有人比它更快。

  从一边冲上来的班尼特直接加快了脚步,赶在白启云被击中之前,挡在了他与深渊法师之间。

  “热情过载!”

  即便是仓促之间,班尼特还是汇聚出了可观的火元素。

  环绕着火元素的长剑再一次撞上了深渊法师的水柱。

  不过班尼特再怎么强,在深渊法师的极端出力下,水元素还是淹没了那刚刚燃烧起来的火焰。

  这一次,水柱直接把班尼特甩上了天空。

  “呵呵~忏悔吧,与深渊教团为敌,便是末路。”

  不过虽然班尼特一击无功而返,甚至被击退,但是这也为了白启云创造了进攻空间。

  只见他一个箭步滑向了深渊法师的身下。

  那围绕在深渊法师周身的水元素罩直接把他压得喘不过来气。

  但他手里的行动可没停下,那最后的试作品A208——暴风,被他狠狠地甩上了天空。

  “那是什么。”

  被调动了注意力的深渊法师抬头望去。

  A208越过了它的头顶,仿佛悬停在了半空之中。

  在下一秒,翠绿色的光芒从其中爆开,蕴藏在其中的风元素力直接实质化为暴风。

  席卷大地的狂风蔓延开来,直接将它在空中的水元素压到了地面上。

  不过即便如此,也没能对它造成什么有效的攻击。

  见状,深渊法师脸上惊慌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噱笑。

  “光有声势却一点攻击力都没的东西?你不会想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赢我吧。”

  它低下头,看着身下不断挣扎着的的白启云,小手一挥。

  立刻,一个水泡再次形成,朝着白启云涌去。

  这下,他可真是没有办法躲开了。

  白启云怔怔地望向天空。

  下一秒,他的嘴角爬上了不屑的笑容。

  蠢货,那东西可不是用来干那个的。

  在水泡包裹住他的前一秒,他的声音穿破了空气,响彻空旷的广场。

  “班尼特!!!”

  在他出口的瞬间,深渊法师意识到不对劲,它抬起头望向了刚刚被击飞的那个白发小子。

  暴风,狂潮。

  不知名的敌人。

  遗迹,宝藏。

  以及...一同冒险的伙伴。

  到底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从同伴的口中说出来了。

  一周?一个月?一年?甚至更久?

  少年从半空之上握紧了长剑。

  到底是从那一天开始,自己的身边渐渐听不到声音了。

  自己从一开始究竟追逐的是什么?

  ——从今天开始,就叫你班尼特了。

  ——哈哈,你小子不错嘛。

  ——小孩子想来这里还早了一万光年呢。

  ——哦哦哦!小家伙竟然觉醒了神之眼。

  众人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那是熟悉的声音。

  对,他从一开始追求的就不是冒险。

  班尼特虽然追求着冒险,但是那并不是他一开始的目的。

  飞鸟掠过大海,并不是为了寻找游鱼。

  曾经在他人生中不断消失的人们,构成了他内心深处的力量。

  对,冒险只是外在,他一直追寻的,其实只是那个将他从绝境中抱出来的那个男人的背影。

  追逐幻影的人啊,不要就此停下脚步。

  他所追求的是那些人的信赖。

  正如同把还是婴儿的他从绝境里抱出来的那个男人,他想让他们也看到自己稍微成长了一些的样子。

  我是不是比那个时候更成熟了一些?

  我是不是比那个时候成长了一些?

  我是不是比那个时候更可靠了一些?

  信念化作火焰,为他插上了名为勇气的翅膀。

  比以往的每一刻都更加坚定,更加勇敢。

  火焰仿佛化做身体里的血液,每一秒都在沸腾着。

  ——班尼特,你可以的。

  班尼特,你可以的。

  勇气化作红色的光芒,点燃了少年心中的信念。

  跨越遥远的星河,那无边的星光,其中闪烁着的一道指向了少年。

  被指引的星光化作力量,照亮了少年的神之眼。

  火红色的神之眼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了一道星图,那其中蕴含着的智慧,力量,知识,仿佛由这个身体演练了千百万次,加持在了少年的身上。

  这可真是不可思议,如果是现在的我的话,一定可以使出来的,那个招式。

  伴随着力量慢慢觉醒,班尼特的周身燃起了火焰。

  在昏暗的空间里,他就像是一个冉冉升起的太阳。

  火焰,带来温暖,和光芒。

  原本被深渊法师那阴郁的水元素所笼罩的大地,渐渐地,被空气中不断涌动的火元素,反应,消失。

  光芒刺破黑暗,如同少年的双眸。

  为了他们的信赖,为了同伴的信任,他将无所不能。

  哪怕自己不被理解。

  哪怕自己遍体鳞伤。

  哪怕要将自己,燃烧殆尽!

  “美妙旅程!!!!!”

  少年裹挟着将那想要大地上的一切燃烧的火焰从天而降。

  连同席卷在深渊法师头顶的暴风一并点燃。

  火焰旋风席卷一切。

  深渊法师那铺满了四周的元素领域,一瞬之内就被火焰蒸发,一丝一毫的元素都没有留下。

  如果说水可以淹没火焰的话,那么火焰也可以反过来蒸发那无尽的水波。

  被蒸干的大地上残留的只有班尼特脚下的火元素领域。

  而那一直围绕在深渊法师周身的水元素护盾,也终于在这一击下破掉。

  掉出护盾的深渊法师像一个坏掉的布偶,它还想做些什么,但是神色却十分吃力。

  “你们...该死。”

  极为困难地在手中汇聚出了一团水元素,想要在最后的时候再搏一搏。

  但是怎么可能会给他这个机会。

  从水泡中脱身而出的白启云和火元素领域上的班尼特同时欺身上前。

  比之前还要迅速,比开始还要果断。

  两位少年的右拳同时轰在了深渊法师的身上。

  那明明一丝元素力都没动用的拳头,却将它整个身躯在一瞬间都打的变了形,抛了出去。

  不同的是两人的方向。

  相同的是必胜的信念。

  那张被二人双拳击碎的面具,仿佛是证明了,即便没有火焰,少年们的双拳依然可以击碎一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