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美妙旅程(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说是要激发这枚核心的风元素力,但是白启云现在确实是一筹莫展。

  之前也说过了,风元素在七元素里面是最为飘忽不定的,这种特性就导致了它与其余六元素格格不入。

  也就是说,之前那种增加其余元素的活性的方法对于风元素来说,其实是没什么用的。

  “要另辟蹊径了吗。”

  白启云拿着手上的清心看了又看,最终还是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只能把它放下。

  不过如果说他现在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其实也是不对的。

  白启云还是有最后一招的,虽然他也不确定这招是否有效就是了。

  但是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想到这里,白启云也就不再犹豫,他紧了紧心神,回想着当时的操作手法。

  那是挺长一段时间以前了。

  一天下午,他如往常一样在搬运着家里的菜谱,然后按照老爷子要求把它们一遍又一遍地抄写然后背诵。

  但是在其中,混进去了一本很与众不同的书,上面记录的是一些杂学,既有炼金方面的知识,也有魔法上的智慧,只不过大多也只是只言片语,没有深入。

  在上面隐晦的提醒道:‘元素的排列可能存在某种规律,这种规律会对元素反过来造成影响。’

  说来也巧,那时候他闲来无事,随意摆弄了下仓库里的一堆材料,还真就在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大概的序列。

  “风,岩,雷,草,水,火,冰。”

  仓库里带有各自象征的元素物洒落了一地,而在那个时候他的眼中,正是维持着这个顺序的元素物上面的元素光芒变得强烈了起来。

  后来,他就把这个序列暗暗记在了心间。

  这东西在特定的情况下,是可以增强序列中的全元素力的。

  可能这就是提瓦特本身的一种规律。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才开始有了对应用元素力并对它们重新组合的兴趣。

  只是后来第二天,他想着再研究研究书上面的内容的时候,那本书却不知道哪里去了,他再问老爷子的时候也只能换来这样一句回答。

  “什么杂书?不知道。你小子不好好背菜谱,还偷偷看别的书?是作业给你留少了?赶紧给我去抄菜谱!”

  他之后又被老爷子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虽然那本书不见了,但是这个序列却永远地留在了他的心里。

  他将其称之为——黄金序列。

  “核心,石珀,电气水晶。”

  白启云以风元素核心为起点,开始在它的后面布上相应元素物的阵型。

  这个阵型是借用北斗七星的排列顺序,他闲来无事的时候发现,在保持黄金序列的同时,按照这个阵型排布的话,还可以再一次地增强元素力。

  甚至他还想过,如果元素力的激发控制得当的话,说不定还能直接用来战斗。

  只是他连激发元素力的能力都没有,这个想法就自然而然地泡汤了,谁让他本身无法应用元素力呢。

  “清心,水,烈焰花,冰雾花。”

  把最后的结尾也点缀好,白启云拍了拍手上的灰。

  过了几秒后,北斗七星的各个节点突然开始散发起了象征着各个元素的光芒。

  其中以风元素最甚,因为它的代表物蕴含的元素里最多,水元素最少,因为它的代表物只是随处可见的泉水。

  各个元素物互相之间产生了共鸣,渐渐地,象征着元素的光芒越来越耀眼,甚至已经冲破了元素视野,这种情况下哪怕是看不到元素力的普通人都能观察到其上的光芒。

  “那个是...”

  一边还在摆弄火把的班尼特也看见了这黑暗中比起火光来的更加猛烈的光。

  过了一阵后,地上摆出的北斗七星的光辉也慢慢地稳定了下来。

  此时,排在第一个的风元素核心,它的外面已经裹上了厚厚的一层风元素。

  这股力量有些像之前白启云在外面感受到的那股风暴。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了元素核心。

  令他高兴的是,这块核心外面的元素力并没有因为脱离北斗七星阵而重新变回原样,而是就那么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

  这可是一个新发现。

  走了两步,白启云把手里的元素核心贴在了元素图腾的上面。

  瞬间,元素图腾就被空气中四溢的风元素力点亮。

  绿色的光芒升入高空,元素图腾上面的花纹也亮了起来。

  断崖之下,一阵强劲的上升气流拔地而起,看来是元素图腾被点亮后所触发的机关。

  “这是...风场?”

  虽然没有风之翼,但是白启云在蒙德的各处曾见识过这种东西。

  他远远地望见过,很多冒险家在风场上打开风之翼,滑向远方。

  那种在空中飞翔的姿态,正是他所向往的。

  班尼特走了过来,看了看断崖对面,那里有着一片可以降落的平台。

  显然,这里的原主人就是故意这么设计的。

  “直接飞过去就好了。”

  他拿出了藏在衣服内侧的风之翼打算直接起飞。

  但是过一会,班尼特却发现身边的白启云一点动作都没有,不免有些好奇。

  “白大哥,时间紧迫,我们还是快点比较好。”

  毕竟谁知道这个风场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一会停了就真的过不去了。

  这个道理白启云也懂,但是他也没办法。

  “我..额,还没有风之翼。”

  “啊?”

  能折腾出来那么大动静的人竟然还没有风之翼?这种明明是蒙德市民几乎人手一个的东西。班尼特属实是没有想到。

  他张了几下嘴,但是没有说什么。

  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虽然有点不合规矩,白大哥你就跟我一起过去吧。”

  班尼特用手感受了下风场的强度,强劲的气流打在他的手面上,竟然给了他一种刺痛的感觉。

  这个强度,应该没问题。

  “嗯,应该可以。”

  确认好了之后,班尼特收回了手掌,静静地站在原地,等着白启云收拾东西。

  不过虽说是收拾东西,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拿不过去了,因为不能占用重量。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办法。

  白启云拿出了几个不是特别重要的罐子,然后用长长的线把它们捆在一起,扔在这边,再把剩余的线握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样等他过去之后就可以通过手里的线把这些东西都拽过去了。

  当然,适用这种方法的自然只有那些不怕磕磕碰碰的东西才行,像是火把这种东西就没法带过去了,只能祈祷对面还有灯可以用来照明。

  “差不多行了。”

  看着已经蓄势待发了的班尼特,白启云把一条结实的绳子缠在了班尼特的腰间,然后再在自己的手上缠了两圈,这样就不用担心自己没抓住掉下去了。

  确认了下系的足够紧实了后,白启云对着班尼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好,白大哥你抓稳了!”

  班尼特耸了耸肩膀,然后选择了一个风元素力强度比较大的地方,纵身一跃。

  在失重感还未袭来的上个瞬间,少年打开了伴身已久的风之翼。

  灰黑色的风之翼在空气中不断抖动着,它那有些窄小的身躯在狂风的指引下,把二人托上了高空。

  ——这就是,飞行。

  看着脚下的万丈深渊,白启云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是那种对于冒险的原始憧憬爬上了他的心头。

  或许,从一开始他所追寻的,就是这个忐忑,却又激动无比的心情。

  如果他不是一名厨师的话,那他一定会选择去当一个,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大地,探寻整个提瓦特的冒险家吧。

  虽然白启云想的很多,但是实际上两个断崖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远,短短十几秒,班尼特就准备着陆了。

  当双脚再次触碰到地面的瞬间,白启云才回过了神。

  他把另一只手上的长线轻轻一拽,那几个滚得乱七八糟的罐子就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