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夜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送走了有些慌乱的女仆小姐诺艾尔后,白启云在屋子里开始折腾自己的日用品,直到深夜。

  有些乏了。

  白启云打开门走了出去,准备在大街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突然,一个金发少女带着一只小精灵从他的面前经过。

  都这个时间点了,这两个家伙在干嘛?

  “喂!你们两个,大晚上的干什么呢。”

  深夜,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即便白启云没有刻意大声喊叫,但是距离不算远的二人还是听见了他的声音。

  荧和派蒙转身一看,发现是白启云之后,心里一松。

  “大晚上不睡觉的,你们两个在大街上乱晃悠什么呢?”

  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两人,白启云有点奇怪。

  荧和派蒙对视了一眼,打算实话实说。

  金发少女用她那白皙如玉的右手捋了下有些散乱的头发。

  “我们之前被安柏邀请到天使的馈赠玩来着,只是玩着玩着就到了深夜,告别了安柏后我们本想着找个酒店住一晚,可谁知...”

  啊,原来如此,歌德大酒店被愚人众给包下来了。

  不过在那之前,这两个家伙有那么多摩拉吗?

  那地方听说很贵的。

  白启云瞧了瞧身上有些脏乱的两人。

  “你们两个身上有摩拉吗,那地方听说很贵的。”

  “额..摩拉我们还是有点的,一路上开宝箱什么的开出来的。”

  荧在口袋里掏了掏,那模样是有几千摩拉。

  可是好像远远不够啊。

  不过即便够了,她现在也住不进酒店就是了。

  见到两人如此凄惨的模样,恐怕不管她们两个的话,她们今晚就只能去野外风餐露宿了。

  那滋味,连白启云都不想再尝第二遍了。

  算了,谁让他们相识一场呢。

  白启云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房子。

  “如果不嫌弃的话,你们暂时可以跟我住在一起。”

  不过白启云转念一想,对方不管怎么说都是女生,自己这么冒冒失失地邀请,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彼此才认识不到一个下午,这样的邀请是不是有些太过失礼了?

  谁知道荧和派蒙听见这个话后眼前一亮,荧更是激动地抓住了白启云的双手。

  “真的吗,那太感谢了。”

  手掌上传来的滑腻的触感,那是女孩子的皮肤。

  白启云哪里敢留恋着美好的瞬间,赶紧松开。

  “不用啦,毕竟我们算是....熟人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本来他想说朋友来着,不过就这半天的相识,实在是无法让他把‘朋友’两个字说出口。

  只不过这两个人竟然一点犹豫没有就答应了啊。

  是不是有点欠考虑呢?明明对方只是一个见面不到半天的人,还是个男性。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欠考虑的是自己。

  人家能运用风元素力,打自己这么一个愣头青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白启云叹了口气,对待事物,他总是第一时间用没有神之眼的人的视角来看待问题。

  这可能跟他的成长环境有关吧。

  “你们两个,先去洗澡吧。”

  把二人领到了浴室后,少年开始为她们收拾房间。

  这套房子对一个人来说其实有点大了,不过对于三个人来说还略显有些小。

  但是考虑到派蒙很难算一个完整的人,其实也就刚刚好。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哗’的流水声,白启云心里有点慌乱。

  虽然脑袋一热让对方住进来了,但那可是女孩子啊,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啊,真的没问题吗。

  白启云哪里经受过这样的考验。

  别说同居了,就连跟同龄女生促膝长谈的经历他都没有过。

  所以,为了避免自己出什么岔子,白启云决定赶紧做点什么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走到了自己房间的衣柜里,拿出了一套睡衣放在浴室门口。

  然后敲了敲门。

  “喂,要换的衣服我放在门口了,一会你自己出来拿。”

  没有等荧回复,少年就像是逃跑一样,连忙逃掉了。

  过了一会,浴室内的水声停下,身上湿淋淋的荧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浴室的门。

  见到门外无人,只有一套衣服后,松了口气。

  然后快速地拿走了衣服,光着脚返回到了浴室里。

  穿上了不知道白启云从哪倒腾来的青蛙睡衣后,荧带着有些发困的派蒙回到了卧室。

  她把已经困到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的派蒙放在床上,又把已经用风元素力吹干的衣服放在衣柜里,再次返回了客厅。

  “嗯?”

  白启云看着穿着青蛙服睡衣走出来的少女,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好笑。

  平日里自己穿的正好的睡衣,此时套在曼妙的少女身上却显得稍微有些肥大。

  荧拽了拽身上绿色的睡衣,然后把青蛙头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衣服你是从哪里来的。”

  “还能哪来的,从老家带过来的呗。”

  “也就是说之前你就穿这种衣服?”

  “‘这种’是什么意思啊,明明青蛙也是很可爱的生物。”

  对于少女那略显奇怪的眼光,白启云早就见怪不怪了。

  因为他在家里穿这套衣服的时候也经常被老爷子这么看。

  “不用担心,衣服是洗过的,不会有什么味道的。”

  看见荧左闻闻,右嗅嗅的样子,他赶紧出言解释。

  他可不是能把自己穿过的衣服一动不动就交给别人穿的类型。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荧赶紧停下来了自己有些让人误解的行为。

  “我只是在闻闻这衣服上面有没有青蛙的味道。”

  “哈?不不不,这个再怎么说也不可能的吧,虽然长得有点像,但毫无疑问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布料做的,而不是青蛙皮做的吧,再说了,上哪里找这么大的青蛙皮去啊。”

  白启云那有些过于夸张的反应,没有让荧觉得惊讶,反而让她感觉有点好笑。

  她摆在沙发下的一双白腿像是秋千一样晃了起来。

  寂静的夜里,少女的心情很好。

  白启云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

  “说起来,你们今天的收获怎么样?”

  “收获?”

  荧想了一下,他应该说的是指找哥哥的那件事。

  “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安柏她带我们去了蒙德城里人流量最多的酒吧也没打听到什么。”

  “原来你们去酒吧的目的是这个啊。”

  “要不然还会是什么?”

  “喝...喝酒之类的。”

  被荧那双金黄色的双眸盯着,白启云也有些尴尬,尤其是想到自己去猫尾酒馆被人拒绝后,就更尴尬了。

  看着偏过头的少年,荧实在是忍耐不住自己的笑意了。

  整个人侧躺在沙发上,胸口的山峦不断的起伏,看的白启云一愣一愣的。

  “说起来,你明天有什么打算吗?”

  荧抹了一把脸,坐了起来。

  “明天?明天安柏约我去考飞行执照,她说即便是荣誉骑士,想要在蒙德城周围飞行,那也是需要执照的。”

  “嘿~飞行执照啊,真好啊。”

  这次,轮到白启云像条咸鱼一样躺在沙发上了。

  面对面的侧躺,让他完完整整地看到了少女那美妙的下半身。

  只不过现在这个下半身是被包裹在青蛙睡衣里的,所以他只能看着泛白的青蛙腹部发呆。

  “那你呢?”

  荧张开了嘴,用粉舌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企图让她的嘴唇更舒服一点。

  看到了这一幕的白启云赶紧起身端了杯水递了过去。

  “谢谢。”

  荧接过水杯,低着头像小猫一样,一口一口嘬着水。

  那样子就差没安两只猫耳了。

  “我的话,明天上午要去冒险家协会一趟。”

  “冒险家协会?”

  “对,听热心人士说,冒险家协会的正式成员也可以免试领取风之翼的。”

  看着少年胸有成竹的表情,荧也收起了她有些担心的心情。

  “哦,对了,你是使用风元素力的吧。”

  想到了这点,白启云掏出了几支A203递了过去。

  “这里有大量的其他元素混合物,可以跟风元素触发反应,可以大幅度提升你的攻击力。”

  说着说着,白启云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对啊,可以加入风元素....嘶,没错就是这样。”

  他连忙起身,准备回到房间好好钻研一下A203的强化方式。

  看着手里突然被塞过来的药剂,以及少年的背影,荧有些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