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蒙德与至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带着眼罩的深蓝发色的男人,从广场边缘走了过来。

  他的话虽然没有什么指向,但总让人感觉暗含深意。

  “凯亚队长!”

  安柏看到了来人倒是显得十分激动,从称呼上来看,这个男人应该也是西风骑士团的一员,而且地位不低。

  凯亚朝着安柏摆了摆手,示意她无需如此。

  安柏意识到他与在场的各位还不认识,便积极地为他们介绍了起来。

  “这位是我们西风骑士团的骑兵队长,凯亚。”

  兔子少女转过来看了看荧和白启云,然后向着凯亚介绍到:“这两位是来自远方的旅行者荧和璃月的旅人白启云。”

  被安柏漏下来的派蒙赶紧凑了上去,“还有我,我是派蒙!”

  “对对对,还有小派蒙,是跟着这位远方的旅行者一起旅行的伙伴。”

  荧对着凯亚点了点头,“你好,我叫荧。”

  “嗯...远方而来的旅行者吗。”

  显然,凯亚对于这个模糊不定的情报不是很满意,不过他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表现出来。

  回应过后,他又看了眼站在一边的白启云。

  “那这位想必就是来自璃月的旅人了吧,虽然遇到了龙灾有些抱歉,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在蒙德度过一段快乐的时间。”

  这位表面上很和善的凯亚队长让白启云觉得自己面前的是一只笑面虎。

  “啊,蒙德的氛围我还是很喜欢的。”

  白启云跟着凯亚互相奉承了几句后,看到了歌德从之前消失的地方走了出来。

  “抱歉了,各位,我还有事,下次再聊啊。”

  少年赶紧朝着房东的方向追了过去。

  “还真是个急性子啊。”

  见到某个碍事的人已经消失了,凯亚对着这次的正主要出了邀请。

  “这位旅行者小姐,可否跟我们去一趟骑士团总部呢?”

  荧突然变得有些僵硬。

  骑士团,那就是执法者,该不会是自己犯了什么事吧。

  凯亚看到荧的样子,赶紧解释了一下。

  “不是啦,不要多想,是我们的代理团长想见见你。”

  “代理团长?”

  荧之前在跟安柏来蒙德城的途中,听她说过。

  由于原本的团长带着西风骑士团的大半主力远征,留守下来的原副团长就成为了这期间的代理团长。

  听说是一位独立且强大的女性。

  荧和派蒙对视了一眼后,做出了决定。

  “好。”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找哥哥,还是需要各方势力的帮助的,要不然只靠自己一个人,那得找到什么时候去。

  “哦,对了,安柏,你也跟着一起来吧。”

  “凯亚队长,别说那种听起来像是凑数的话啦!”

  即便是兔子,也会生气的。

  “听起来?难道不是真的吗?”

  “喂!”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广场出发,前往了骑士团总部。

  而另一边,追着歌德老伯的白启云也终于把手续给办完了。

  从今天开始,他再也不用睡草地啦!

  这蒙德也不像璃月,璃月的野外还有不少客栈,这蒙德的野外只有光秃秃的草皮和丘丘人。

  前几天想找个地方睡觉都不行。

  “那个,老伯,我之前看你往那边走了,您是住在那吗?”

  收好了纸质的契约之后,白启云装作不经意间问出了这个问题。

  头发花白的歌德顺着他手所指的方向看去。

  “啊,你说那个啊,要说是住在那也算是住在那吧。”

  “也算?”

  歌德弯着腰眯着眼,用着有些沙哑的嗓子笑了两声。

  “其实那里跟这边的房产都是我的。”

  “都...都是?!”

  喂喂喂,那个楼看起来就很贵的样子,真的假的。

  白启云被有钱人的气场吓了一跳,虽然他也不是没见过有钱人,但是像这么融入人群的有钱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歌德有些得意地回过头去,他就喜欢这种没见过市面的人。

  “其实如果以前你来蒙德城想短期住的话,那肯定要首选我家的‘歌德大酒店’。”

  歌德指了指那家装修豪华,占地面积大的建筑,上面还有着二层凸出来的阳台,来供人休憩。

  但是他的语气转而一变,有些为难。

  “只是最近,至冬国的使团愚人众把酒店包下了,你现在想住也没有办法入住了。”

  至冬国?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后,白启云顺着歌德老伯的话继续往下说。

  “那不是好事吗?能把整个酒店给包下来的话,那肯定能赚不少钱吧。”

  别说这么大的一个酒店了,就连他家的餐馆如果被包下来一整天的话,那对方的开销也绝对不小。

  “赚钱吗?钱倒是赚的不少,只是....”

  想到了最近城里的风言风语,歌德叹了口气。

  “只是?”

  老伯觉得跟白启云说了好像也没什么,毕竟现在这城里几乎已经人尽皆知了。

  他扭过了有些僵硬的脖子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那些愚人众的人在后,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其实有消息说,最近至冬国的使团跟我们蒙德的西风骑士团闹得很不愉快,差点还大打出手了,之前那个叫什么‘博士’的,来的时候就整的城内风声鹤唳,现在又来了个叫‘女士’的,唉,多事之秋啊。”

  白启云有点蒙,什么‘博士’‘女士’的,虽然各个国家取名的方式都很不同,但是取成这样名字的他还是头一次听见。

  见到白启云有点愣神,歌德也愣了愣,不过转念一想他就知道白启云在想些什么了。

  “别太在意,那些个‘博士’‘女士’之类的更像是外号一样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好像是什么执行官的称呼。”

  “执行官?”

  又听到了一个以前没听过的词。

  虽然他家是祖祖辈辈住在璃月港开餐馆的,也算是小有人脉,但是由于岩王爷的存在,至冬国那些嚣张跋扈的家伙,在璃月港的行动可比蒙德的动静小多了。

  自然而然的,他对于愚人众的情报就没有蒙德这面灵通。

  当然,那是之前,现在对方已经勾起他的好奇了,他自然在以后的生活中会多注意一些。

  实在不行,还可以跟某位经常来蹭饭的富婆问问。

  “那是挺糟心的。”

  白启云打了个哈哈,表现出不想继续深究的样子。

  而歌德也不想继续往下说了,毕竟隔墙有耳,愚人众又是他的客人,这要是让谁听见了传话回去,那见了面也挺尴尬的。

  告别了房东后,白启云拿着钥匙打开了房间,进行了简单的清扫。

  不过能看出来这个房间是有人打理的,要不然按照像房东之前说的许久没人住过的话,那灰尘肯定是堆了厚厚一层。

  可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就是两三天没打理。

  可能是歌德先生雇了人按时打扫过房间。

  只是这位打扫房间的人可能有些忙碌,竟然在床单上这么明显的位置还留下来没扫干净的垃圾。

  白启云靠近床边,把那扎眼的东西用手拿了起来,仔细端详。

  “这是...玫瑰?”

  红色的花瓣在少年的手中被来回揉搓,其中的汁水还未随着时间的过去而风干,这也是一个前几日还有人来过的证明。

  而从房间内没有人居住过的痕迹来看,这瓣玫瑰花的花朵很可能就是打扫人员粗心大意留下来的。

  不过这并无大碍,只是一瓣花朵罢了。

  白启云看看了几眼后便把它丢进了垃圾桶里,不再多想。

  天边已经渐渐染上了黄色。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傍晚。

  也只有这个时候,白启云才能意识到,原来那一堆事情都是在一个下午内扎堆发生的。

  先是在森林里遇到荧和派蒙,后来又被遗迹守卫追杀,然后来到蒙德城东问问西问问,又遇上了龙灾。

  这些事情真是挤得他头都大了。

  光一个下午就要比他之前十多年的人生来的惊险刺激。

  “岩王爷在上,以后千万别再让我遇到这些事情了,小人只是个普通人啊。”

  对着之前为了练习刀工而做出的刻着岩龙模样的萝卜拜了几下后,白启云走出了屋子。

  “接下来...去猎鹿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