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猫尾酒馆的招牌调酒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蒙德城作为风之蒙德的主城,其庞大的身躯从平原的另一头便可远远望见。

  被石砖砌成的灰色城墙,以及围绕着蒙德城的护城河,还有盛开在城外土地上的蒲公英,这一切的一切共同构成了在风与诗歌中飘荡着的牧歌之城。

  “欢迎来到蒙德。”

  “祝您旅途愉快。”

  在越过了两个像门神一样的守卫后,白启云从正门进入了蒙德城。

  “刚才那个就是西风骑士团的西风骑士吧,装备好精良。”

  白启云想起了刚才检查他证件的两个西风骑士。

  只不过怎么感觉刚才那两个骑士没精打采的,是事务太繁忙了吗?

  不过明明也没多少人入城吧。

  真是奇怪。

  白启云沿着入城的主干道,一路向前。

  不知为何,一路上并没有见到多少人,就连每个国家主城会有的冒险家协会面前,都没有什么人。

  “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白启云有些摸不到头脑。

  走着走着,一阵饭菜的香味从前方飘来,勾走了他的注意力。

  “这个味道....行家啊,难不成这里也有什么特别知名的餐馆吗?”

  白启云沿着香味飘来的前方走去,果然,跟其他地方不同,这片区域的人流量明显要比其他区域的人多很多。

  而且周围摆满的木质桌椅,说明了这里其实是一个人群的聚集地。

  “猎鹿人。”

  少年抬起头读出了一旁招牌上的名字。

  在看看周围桌子上摆满的食物,他心里有了猜想。

  ——这应该是餐馆吧。

  只不过现在这种人员满患的状态,不是什么品尝别国美食佳肴的好时机啊。

  “算了,等会再过来吧。”

  反正现在肚子也不饿。

  放弃了现在一探猎鹿人究竟的想法后,白启云开始找寻着落脚的地方。

  他是个璃月人,在蒙德可没有什么住的地方,如果不趁着天亮找一找,那估计今晚上就得像前几天翻山越岭来蒙德时候的那样,不得不野外露宿了。

  这都进城了,又不是没钱,再风餐露宿未免有些太对不起自己了。

  白启云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去冒险家协会问问,毕竟那边什么乱七八糟的委托都有。

  只是,还没走过去几步,白启云就看到一个奇装异服的女孩站在那里。

  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淡金色的长发,头顶还绑了个小双马尾,全身上下的打扮以紫色为主,上半身穿着裸露肩膀在外的一体型黑紫色小礼服,下半身掩于礼服之下的双腿上套着一双不对称的吊带黑丝,左腿上方更是连黑丝都没掩盖住,光溜溜地大腿根部上只剩下一根吊带点缀着。

  这样的打扮,让年轻的白启云很受冲击。

  蒙德人....都是这样的吗?

  “哼,来了吗。”

  不知为何,少女突然举起左手,把手背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方。

  “就让身为漆黑烬灭的统御者的我,来为这座城池的人们扫清一切黑暗。”

  “小姐,可您不就是出身黑暗的吗?”

  少女身边的紫色乌鸦操着一口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向少女提供着看起来会被打的建议。

  但是少女看起来却并不在意。

  “无妨,为凡人们扫除障碍也是本皇女的职责,况且,可不要把本皇女跟那些肮脏的黑暗眷属们混为一谈。”

  白启云在不远处看着...额...一人一鸟的交流,感觉荒唐至极。

  算了算了,一看就不是什么正常人,冒险家协会等一会再去吧。

  少年左右环顾了一下,发现在不远处还有几家开着的店,其中有一家好像还是提供食物的店。

  只不过这个名字....‘猫尾酒馆’?

  酒馆酒馆,是不是跟璃月的‘酒家’差不多?

  那应该也有吃食提供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进去看看,还能顺便问问有什么地方可以租住的。

  想到这里,白启云不再犹豫,无视了冒险家协会面前的一人一鸟,转身推门进入了猫尾酒馆。

  “吱呀。”

  酒馆的木门发出了木头特有的声音,白启云的目光扫寻着门后的空间。

  跟想象中的‘酒家’颇为不同,没有那种大开大合的桌椅,而是一些小巧精致的套座,好像并不是什么吃饭的地方。

  而且现在周围座位上的客人面前摆着的都是酒,看起来就是个纯粹喝酒的地方。

  那这里不适合他。

  未成年人禁止饮酒,严禁酒驾。

  确认了这里不是什么合适的餐厅后,白启云砸了咂嘴,打算动身离开。

  只是,当他的目光扫过柜台后的调酒师的时候,把他吓了一跳。

  “仙....仙人!?”

  柜台后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孩,只是与一般人不同的是,她的头上长着两只兽耳,更准确点来说,是猫耳。

  小巧玲珑的身躯后还翘着一条花色斑杂的尾巴,粉嘟嘟的头发旁翘着两只猫耳,圆滚滚的脑袋上还顶着一顶帽子,显得整个人的头有些大,但是这种不协调感却又凸显出了女孩的可爱。

  上半身穿着一身粉色的外套,下半身穿着蓝色的短裤,自大腿以下全部毫无顾忌地裸露在外。

  整个人就像猫一样。

  迪奥娜听见了这位一进门什么都不做的顾客的话,皱了皱鼻头。

  “什么仙人,这位顾客,请问你要点些什么?”

  呵,这个年纪就来酒馆喝酒,估计也是个小酒鬼吧。

  哼哼,喝酒的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

  白启云刚才被迪奥娜的外表吓了一跳,在璃月,有着这样明显的人兽混血特征的,那几乎都是仙人。

  更别提他还在老爷子的餐馆里看见过那位化名‘王小美’的甘雨小姐。

  虽然她来的时候伪装的很好,但是她下单后,白启云看着菜谱就知道是她准没错了。

  毕竟正常人哪里会点清心拌薄荷这种菜,也只有往日里在白氏餐馆中意于凉拌清心的那位月海亭秘书,半仙甘雨才会点。

  可能是那天她休假吧,不想打扰到其他人,便伪装了一番前来,只不过这种伪装在白启云眼里也没什么用就是了。

  回到酒馆的话题,白启云惊慌过后仔细一看,并没有感受到那种淡淡的仙力,那就说明面前的小女孩并不是仙人。

  也对,仙人那都是居住在璃月的,在蒙德哪来的仙人,即便是有人兽混血,那也不应该叫仙人才对。

  “额,抱歉,刚才是我看错了。”

  既然把别人给叫错了,那就是自己的不对了。

  白启云点了点头,算是表达了歉意。

  “哦,也没什么。”

  反正迪奥娜自己也因为这个特殊的外表被人指指点点过不少次了,像这种只是看错了的,那都不算什么。

  “不过看起来,你还没成年吧,没成年就来酒馆饮酒,哪怕是在酒业发达的蒙德也是不被允许的哦。”

  迪奥娜挺起胸膛,翘着尾巴,像一只高傲的猫咪老师训斥着不懂事的学生。

  旁边的酒客们也哄然大笑。

  “看见没,我们的调酒师迪奥娜小姐又开始教育新人了。”

  “这是今年第几次了来着?哈哈。”

  白启云没有因为周围杂乱的声音而被影响情绪,反而从其中提炼出来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调酒师...迪奥娜吗?

  少年目光扫视着面前的猫娘,然后迅速地换上了一张笑脸。

  “啊呀...其实我不是来喝酒的,我是来打听打听消息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哦?来酒馆不喝酒?”

  听到白启云的话,迪奥娜挑了挑眉毛,语气里虽然充满了疑惑,但是态度上却比刚才要好了不少。

  “不过那就跟我无关了,只要你不在酒馆点酒,我也就不用违反‘未成年饮酒’条例了。”

  她那表情简直是再说‘不用给人调酒,真是太好了。’

  明显到,就连不熟悉她的白启云都能轻易地看出来了。

  还说什么未成年人禁止饮酒...明明你这个小姑娘还是调酒师这件事更加不对劲好吧。

  白启云歪了歪嘴角,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毕竟人生地不熟的,说不定有什么隐情。

  他赶紧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咳嗽了两声。

  “其实我是想问问,蒙德城里,有没有什么能够短期居住的地方。”